Category: 看法

素質問題 0

素質問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aSVAcEBziE 這個視頻裏的母子據説是來自大陸的遊客。但是僅從這視頻我也無從判斷。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v5eqayucRE 這是一個香港年輕人在接受電視臺訪問所說的話。 暫且不去考慮第一段視頻裏的母子是否大陸遊客,先說關於大陸的隨處小便問題,我不僅親眼看過,而且自己小時候也做過–也就是說隨地小便的問題在大陸的確存在著。這裡要討論的是,香港市民的素質和大陸同胞的素質相比,何者更高一點?本來這樣的討論是危險的,會導致某些人的人種優越感或者地區優越感,甚至挑起之間的對罵和仇恨。但是很不幸,這種討論早就已經存在了,這種種優越感也已經存在了,不是我等所能控制。 之所以隨地小便的情況在大陸很普遍,除了是人的素質問題之外(這又牽涉到國民教育之類的龐大問題),還有公共設施不夠等等問題。中國雖然發展迅猛,但發達地區也就集中在沿海少數幾個城市,你想想,在西北的草原、落後的農村,甚至一些小城市,你能找到多少公共廁所,別説建廁所,建個房子都難。如果你去那些幾乎沒有公共廁所的地方旅遊,人有三急,但你卻堅決要在廁所裏解決問題,你的素質在那種環境下大概只會被當作裝逼。 在香港做出隨地小便的行爲當然很有問題,但是視頻一的母子獲得了一個”大陸賤狗“的駡名,而視頻二的香港青年在自己弄髒了公共地方的時候卻可以”很有素質”地大聲辯駁。除此之外,作爲香港人還應該想到,對於那些來自五湖四海的遊客,是否已經有足夠的指示。也許對於他們來説在香港找個廁所之難,就好比我們在大草原、落後農村找廁所那麽困難。 一句”大陸賤狗”除了顯示出某些香港人在大陸同胞面前無限牛逼的優越感,也顯示出一部分香港人很沒素質。 [tags]國民素質,香港[/tags] Technorati : 國民素質, 香港

0

三國戀

9年前,臺北和一個叫乍得的非洲女人經歷了幾十年的波折,再次戀愛了。值得一提的是,這個非洲女人多次搞掂了臺北和北京,顯示出令人吃驚的魅力。這9年時間的戀愛沒有讓臺北和乍得的愛情天長地久,在這個月的5號他們結束了9年的愛情長跑,頓時成了陌路人。像所有分手的情侶一樣,他們都不願承認是對方抛棄了自己。 雖然如此,臺北還是覺得這是一個莫大的侮辱,原因是北京再一次”卑鄙”地介入他們的愛情,挑撥了他們的關係,使乍得最終不得不轉投北京的懷抱。 在我看來,乍得的背叛對於臺北來説並不算太糟糕。像乍得這樣用情不專的蕩婦,她的背叛,是臺北的解脫。就算少了這個蕩婦,臺北也還有20幾個情人,而且都要比乍得可愛得多。但臺北認爲,這次分手正好發生在他們的院長出訪乍得之前,因而更具侮辱性。但是如果這件事發生在院長已經到達乍得之時,那才是真正無地自容的侮辱,而現在臺北卻還可以挺直胸板、理直氣壯地大罵情敵的無賴。這看上去很爽。 乍得的分手也解決了臺北這幾天的一大煩惱。這個煩惱就是該怎樣拒絕北京官員陳雲林來臺。之前臺北沒有足夠的理由拒絕,會顯得他小氣;但臺北也不能不拒絕,因爲放陳雲林來臺,意味著共黨攻到臺灣來了,意味著臺灣島上又多了一種顔色,意味著又給了在野黨一次勾結外敵出賣臺灣的機會。怎知數日間颱風衆多,風雲變幻,乍得突然就向臺北提出了分手,而第三者就是北京,這正好給了臺北一個理由可以理直氣壯地毫不小氣地拒絕紅色統戰。 乍得雖不守婦道,私會男人,但臺北現在至少還有20幾個情人。這數字和北京的160幾個相比,雖然不太好看,但要是想到自20世紀70年代被取消了聯合國席位之後,臺北還能保住20幾個情人已實屬不易。美國雖然常以大哥身份罩住臺北,但連這位大哥也沒有和臺北有正式的邦交關係。所以這事情看上去也不是只有北京無賴。臺北應該感嘆:國際社會太黑暗了,聯合國根本就是一個龐大的黑社會聯盟…… 臺北要想把他失去的榮譽都贏回來,只有”光復大陸”一條路可走。其他的路恐怕只會越走越孤獨。 Technorati : 乍得, 北京, 臺北

0

乍得乍失

這兩天台海兩岸關係又起了點小波瀾,事関一個貧窮落後的非洲小國。它的名字叫做”乍得”(臺灣譯”查德”)。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但它玩弄中國人的歷史早已有之。 對於乍得突然和中華民國斷交,中華民國外交部部長表現得十分憤怒,但這憤怒針對的不是乍得,而是中國大陸。他稱這是中國對臺灣兩千萬人民的侮辱。這説法未免有點”憤青”了。李登煇到日本去參拜靖國神厠,倒不見一個臺灣官員說這是對臺灣兩千萬人民的侮辱;陳水扁強姦臺灣民意,也不見有臺灣官員大義凜然地說陳水扁侮辱了兩千萬臺灣人民。 其實這件事情應該這樣看:是乍得同時侮辱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國民國。下面讓我們看看乍得幾十年來和兩岸政府的關係: 1962年乍得曾與中華民國建交。 1972年11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乍得建交,乍得與中華民國斷交。 1980年8月,乍得內戰加劇,中華人民共和國曾撤回使館,1985年6月復館。 1994年初中華民國與乍得針對雙方復交事宜進行磋商。後經中華人民共和國交涉,會談無結果。此後中華民國多次派人赴乍得活動。 1997年8月12日乍得與中華民國復交,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即宣佈中止與乍得的外交關係。兩國政府間一切協議也隨即停止執行。 2006年8月5日在中華民國行政院長蘇貞昌當任中華民國總統特使出訪乍得前與中華民國斷交。 8月6日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外交關係,成為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第169個國家 — 來源wikipedia 可見這非洲小國乍得也不是一次兩次這麽玩了。中國人五千年的智慧在這個小國面前猶如侏儒。一朝被蛇咬,十年怕麻繩;別説麻繩了,就連咬過自己幾次的同一條蛇出現在分別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的兩兄弟面前,他們都毫無懼色,還慷慨大方送錢給它,爭著被它咬。中華民國外交部長還好意思說是對兩千萬臺灣人民的侮辱。1997年建交那一霎那,臺灣的外交部就應該早有心理準備。中國政府也別高興得太早,從歷史看來,這絕對算不上是一次外交勝利。説不定有一天乍得還會再咬中國大陸一口,除非下一次中華民國學聰明了,不再與這樣的無賴國家建交了。 乍得之所以玩得起,估計是因爲它那裏有石油,但是那裏除了石油,還有貧窮、飢餓、疾病和戰亂。或許在這個資源緊缺的年代,除了石油,什麽也不重要了。有奶就是娘,有石油咱就可以做兄弟,管他是乍得還是炸彈。就像我們現實生活中看到的那樣,一個女人只要有錢,就算她是芙蓉姐姐,也會有男人為了搶他而互相撕咬的。 Technorati : 中國, 乍得, 查德, 臺灣

0

狗咬狗不是新聞

衆所周知,有一些模式是近幾年來香港電影不斷重復、樂此不疲的。只要有一種模式獲得成功,香港的一些電影人就會以爲那種模式是成功或者賺錢的關鍵所在。 或許是從《暗戰》開始,兩個男人鬥智鬥勇或者還包括鬥笨的模式便成了香港好劇本的標志,或者還是枷鎖。日益缺乏想象力和創造力的編劇們,他們的腦袋瓜子永遠停留在這個地方,就連性別也沖不破–就算《三岔口》把兩個人變成了三個人,但那還是關於男人的電影。別看《黑社會》是一大群男人,事實上還是只有兩個男人的故事。即將上映的《狗咬狗》繼承了這種雙雄模式,變化只在於這兩個男人有了一個更野性的名字–狗。但是在香港人眼中,狗不是寵物嗎? 《狗咬狗》的賣點在於它自稱是「限制級電影」。我在官網看了一下預告片,一些鏡頭的確很限制級,比如車子從整個人身上碾過去,爆頭(這些暴力也不算新穎)……《狗咬狗》勇猛地或者說剽悍地把”限制級電影”標註在自己身上,大概是受了《黑社會》的鼓舞。就好像在過去幾年無間道模式不斷被模仿一樣,暴力美學似乎也通過《黑社會》的成功而魅力四射。 可《黑社會》的成功並不在于展現暴力。 Technorati : 暴力美學, 狗咬狗, 香港電影

通識功課:評論升中試、學能測試和中一分班試 0

通識功課:評論升中試、學能測試和中一分班試

升中試、學能測試和中一分班試,由於時代背景的不同,自然也就各有特點。 在過去未實行九年義務教育之時,升中試是一場殘酷的淘汰賽,這場淘汰賽給那些幼小的心靈帶來了巨大的壓力,因爲失敗意味著沒有書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它那一試定生死的陳舊形式,在今天也已經不為香港教育界所接受了。不過可喜可賀的是當時每個小六生都尚能通過自己的努力決定自己的命運–當然,在遭遇自己所不能掌握的命運之前,人們總是不會覺得自己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會有多麽寶貴。 在實行九年義務教育之後,升中試給小學生帶來巨大壓力的特點終爲人所詬病,於是一個據稱為小學生卸除壓力的升中派位形式–學能測試便因此應運而生,它之所以能減輕小學生的壓力,是因爲每一屆學能測試的結果並不決定當屆小六生的中一派位,而是決定下一屆的中一派位。它的缺點就在於,對於親身參與測試的當屆小學畢業生來説,這便成了一場與己無關的遊戲–雖然關於學能測試與自身派位無關的真相最初好像是有所隱瞞的–可見教統局自己也搞得糊塗,一方面要減輕學生壓力,一方面又怕學生沒有壓力變兒戲。而這場遊戲對於教統局來説是真無趣,因爲它要消耗它本已少得可憐的資源來陪小朋友玩遊戲。 於是,新的升中派位方式又誕生了,它雖然類似之前的學能測試,但它現在披了個馬甲,叫做中一分班試。它和學能測試的主要分別在於:1,分班試是在派位后進行;2,分班試的題目並不統一,而是分別由各中學出題,這就省下了教統局許多功夫,可以專心蹺二郎腿;3,由於分班試與考生自己切身利益有關,所以不能再像學能測試般隨便應對。 從學能測試到中一分班試,對於教統局來説,這是一次成功的改革(或者說是一次成功的換湯不換藥),因爲把大部分要做的苦力活都攤到各中學身上去了,從此在各中學、小六生都在爲此忙碌的時候李國章們可以在辦公室裏安心喝茶了。但對於香港教育,則不得不說,毫無進步可言。小六的同學們依然要面對命運不在手的窘境–人們說,像升中試那樣命運雖在手但壓力太大。難道命運在別人手裏就沒有壓力嗎?所以這種觀點實在可笑,爲了減輕自己的壓力,就把自己的主動權交給別人。兒童當然需要歡樂,但這麽”巧妙”地處理壓力,對於兒童的成長是好事還是壞事?一些文人學者感嘆了好多年了:日本的小孩能吃苦耐勞,而中國的小孩則嬌生慣養。這是有道理的啊,就發在我們的教育上面。如果升學的問題構成壓力,那正好有絕佳的機會可以教會他們如何處理壓力,而不是躲避壓力。因爲就算升中一躲過去了,再過幾年依然要面對同樣的甚至更殘酷的升學壓力。當這個社會越來越多的人用死亡的方式解決壓力,這除了説明社會壓力大之外,也説明人們自小便沒有學好處理壓力。難道這不應該作爲教育界的一個反思的方向嗎? 暫且放下有壓力好還是沒有壓力好的討論,我們看看像學能測試和中一分班試這樣的形式對減輕壓力有多大的效果,也就是說達到了其初衷沒有。首先,逃不了與年代久遠的升中試進行對比。但是人們在做對比的時候常忽略了當時的背景。當時的背景是,升中試的結果不僅決定中學的派位,而且決定一個小學畢業生還有沒有機會繼續讀下去。這自然就會壓力大一點。人們卻錯誤的以爲,當自己需要為自己的前途親自上戰場的時候,壓力就會大一點,所以把自己的前途交托給別人吧。其次,在學能測試的年代,雖然不用再擔心自己考得不好,但是每一所小學爲了爭取更多的Band one名額,仍然不斷大量操練小學生,給小學生們製造壓力。而對於那些徘徊在名額邊緣的小六生來說,他們的壓力可能更大–因爲他們自己的命運飄忽不定不可預測也不可掌控。所以每當中一派位都能看到哭哭啼啼的小學生。學能測試對減輕學生壓力的成效可見一斑。 還要談到公平的問題。在學能測試年代,由於名額的問題,所以有的小學的同學,其表現就算比其他學校的同學要好,但他所在學校的名額有限導致他不能獲得與他能力相符的派位。在中一分班試的年代,不同中學不同的題目勢必會使公平問題變得更加嚴重。 我認爲一個更爲理想的中一派位機制應建立在一個較爲公平和可自我爭取的考核上。這種考核非一試定生死,而是加入平時分等多方面的考核。不用擔心會帶來和升中試一樣的巨大壓力,因爲這是一個人人有書讀的年代,而不再是那個資源緊缺學會緊缺的年代。當然,小學生仍需學會如何處理壓力及如何面對逆境–這才是真正可有效減輕壓力的方法啊。 補充:真正的問題不在於壓力,而在於是否應該這麼早將人的優劣分出等級。 Technorati : 中一派位, 教育, 香港

2

《鬼域》影評:在我們遺忘的領域

先鋒小説的一種特徵就是,故事裏有故事,故事外也有故事,你很難分辨何時在故事裏,何時在故事外;而故事不會採用平鋪直敍的寫法,而是不斷糅合穿插倒敍。最近的鬼片都有實驗性的傾向,《鬼域》就是這樣一部。

意大利人的復仇 1

意大利人的復仇

昨晚的意大利雖然沒有踢出最好看的足球,但至少沒有再輸給Hiddink。 2002年,韓國戰勝意大利,但那是兩隊真實實力的體現嗎?韓國隊實在踢得骯髒,如今的澳洲隊也是。儘管沒有人能找到實質的證據證明韓國隊獲得裁判的優待,但看過這場球的人,除了韓國人自己,大概都會不免懷疑:意大利人是不是被暗算了。別忘了,那時的國際足聯副主席鄭夢准是韓國人。 昨晚的那個裁判其執法標準也是值得懷疑的。Materazzi被直接紅牌罰下的那次犯規,其實和澳大利亞人最後絆倒Grosso的犯規,性質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那個被絆倒的澳大利人狡猾地多滾了幾下。雖然裁判判給了意大利一個點球,令意大利勝出,但他卻沒有同樣給那個粗魯的澳大利亞後衛一張牌,哪怕是一張黃牌。就算如此,Hiddink還要懷疑那個點球判罰的準確性。Hiddink啊,請不要再為自己的失敗尋找藉口了,是你下半場的保守戰術令澳大利亞戰敗。 [tags]意大利,世界盃[/tags]

0

明日之後,還有明日嗎?

1,許多的電影告訴我們,科學家是不可信的。他們聰明的大腦裏面常隱藏著可怕的想法,比如《變形俠醫》。而《明日之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則告訴我們,不相信科學家,甚至不相信科學家的兒子,後果會怎麽樣。 2,電影裏最搞笑,或者說唯一搞笑的地方是,無數的美國人爲了逃難紛紛”非法入境”墨西哥。要知道,這顯然要比現實中非法進入美國的墨西哥人要多得多。那位高傲的美國副總統在最後不得不感激第三世界的人民收容了他們。 3,我開始擔心,我們什麽時候會被冰雹砸死,被風暴卷走,被冷空氣凍僵,被洪水淹死。 4,所以我現在就要開始勤練鉄頭功、定風朮、禦寒朮及游泳。如果我鉄頭功強勁,那我便連彗星撞過來都不怕,我要是怕,還不如撞豆腐死掉;我要是會定風朮,鉄扇公主的扇子我都不怕;我要是會禦寒朮,我光豬去南極都不怕;我要是會游泳,我還可以去龍宮找老龍王喝茶,我會怕洪水?除此之外,我還要現在就開始努力建造我的諾亞方舟,爲的是讓我心愛的人可以在災難中活下來。如果幸運的話,我會和她繼續將人類繁衍下去。 5,不過,假如能和心愛的人在一場巨大的人類災難當中一塊兒死去,那也算是不錯的結局。 6,我們需要相信,如果有一天人類的大災難來了,肯定不是死神的到來,而是上帝對我們的懲罰。因爲死神只對一兩個人的性命感興趣,要他辛辛苦苦取走所有人的生命,他可不干。 7,教訓未必來自歷史,也可能來自未來。 [tags]電影[/tags] Technorati :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