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閱讀香港】薯伯伯:書中有道風景叫香港人

他說,如果沒有人去記載歷史本來的面貌,當吳靄儀這一代人成為過去,到時制度被扭曲便沒人走出來說本應該是怎樣的。讀完這本書,薯伯伯感慨像吳靄儀那樣咬文嚼字、堅守制度的人已經愈來愈少。他又想起專欄作家馮睎乾提過「Margaret Test」,原來很多年輕人已經不知道這位曾為守護制度付出那麽多且對香港舉足輕重的人。

0

譚德塞被罵,是因為能力而非膚色

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說:「批評衝着我來,我毫不在乎;讓我難過的是,整個黑人族群、整個非洲都被侮辱,我無法忍受。」他成功從中國政府那裏學到了一招:用種族歧視來為自己的失責辯護。

0

會問「蠢問題」 才是好記者

當世衛的抗疫表現在全世界都遭受質疑,當其助理總幹事Bruce Aylward也因為在《The Pulse》節目中的表現而備受非議時,製作《The Pulse》這檔節目的香港電台卻陷入了漩渦之中,在香港遭受政府官員、建制派及保守媒體的抨擊。政府和建制派說節目干犯了「一中」原則,保守媒體說記者問了naive的問題──而那篇文章竟是由一名記者執筆撰寫的。

La La Land 0

《La La Land》影評:無關美國夢

電影講的其實是初心、真我——當然,這個主題也不無老土,但衡量一部電影的好壞,標準並不在與主題有多新鮮,反而,好電影往往都是在講一些古舊的主題、價值觀。

0

下一部《十年》在哪裏?

「袁木好誠實,李鵬係我哋最偉大嘅領袖」,1991年的電影《整蠱專家》有這樣一句深入民心的對白。類似的政治玩笑,在鼎盛期的香港電影裏並不罕見,即使導演是王晶——對,王晶曾經都「好誠實」。但大多數時候,政治元素只是作爲一種加插進去的笑料或佐料而出現,跟電影主題本身甚至是毫無關係的。真正以政治作爲主題的香港電影並不算多見,像《十年》般得到《環球時報》「祝福」的,更是絕無僅有。

0

只想跟她說一聲加油

去年雨傘運動期間,我在洶涌的人群中看到他在發言,隨即給他發了條短訊:「我看到你了。」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

1

崔健究竟刺痛了誰?刺痛了什麼?

「二十年前的情歌已經足夠代表香港了嗎?」這是一個好問題,但沒引起好的討論,崔健拋出的這一塊磚,不僅沒有引來玉,反而爲他招來了成千上萬的磚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