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鮮浪潮《聽不到的聲音》拍攝現場

在浪潮中拍鮮浪潮

電影是與警察有關的題材。構思時,老友的腦海裡還是五年前的警察。他追求寫實,說原劇本的有些設定已經過時了,必須重新審視。
compressed山火IMG 20150404 084302 回鄉記:佔中

回鄉記:佔中

朋友最近在一個短片拍攝組裡幫忙,片子是突破機構出的錢,叫《自焚者》——我開玩笑說,應該跟隨潮流,叫《自焚者們》,加個「們」字,頓時便有千軍萬馬之勢。導演的前作是大電影《一個複雜的故事》,但這個《自焚者》的故事卻一點也不複雜,說的是十年後的香港,終於有人因為香港的政治問題而點火燃燒自己。

圖輯:拆遷北京

五年前,北京政府打著奧運旗號,拆掉市內多條胡同,百姓被迫離開家園,強拆氣氛沸沸騰騰。同年,西城區老胡同,包括當中三十多家百年會館和廟宇,共約44公頃的土地,在中信地產集團帶頭之下--計劃至今進行至第五期--拆遷到現在只餘大片殘垣敗瓦。

遠方有位姑娘

可能是受了世界末日的影響,2012年很多人都從香港往外跑,在我所認識的為數不多的女人裡,就跑出去了兩個,文二是其中之一,奇怪的是她們去的不是西藏,反而是一些最容易被淹掉的地方,根本不把瑪雅人放在眼裡。文二這一去已有三個多月了,我收到了她從台灣寄來的第二張明信片,我開始有這麼一種想法:她不回來也許更好。

倒梁游擊記:元旦第一槍

由於除夕夜玩得太晚,到了第二天,我倒像是中了元旦第一槍的人,差點沒醒過來。好不容易從床上坐起身,在我意志力仍然非常軟弱的時候,有一句話鑽到了我的腦子裡:「打響元旦第一槍。 你舉得起這種口號,不必什麼武力抗爭,第二日睡醒,就有好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