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看法

憤青 0

憤青

憤青是什麼?這個名詞在國內十分流行。它一開始似乎是帶有褒義的詞,後來卻慢慢演變成一個貶意詞,其中原因我並不知曉。一般來說,如今有人說你是憤青,那多半是在罵你,如果罵得不含蓄就直接噴出”糞青”兩字,此時它已類似於廣東話的”扑街”。不過,會罵你”糞青”的人,99%的可能也是一個”糞青”。剩下1%的可能是打了錯別字。 然而,我心目中的憤青並不是這樣的意思。 表面上,憤青情緒難控,容易憤怒,也經常憤怒,簡直有點神經質。但事實上,憤青心目中有他所堅持的信念,這種信念甚至是矢志不諭的,不過這一般都會被人理解為”固執”。如果各位不反對我把憤青提高到一個更高的高度來說,那麼憤青其實就好比孔子說的”志士仁人”,是可以殺身成仁的。至少,憤青不會輕易放棄,不騎牆,不受人擺佈。 世上不平之事太多,所以憤青很多。他們敢怒敢言,常通過一些激烈的、與眾不同的行為來表達自己的思想。憤青,與時代太有關係了。在戰國時代,孟子事實上就是一個憤青,如果他活在一個和平的世界裡,就不會有他的”反戰思想”。我們知道,在政治上孟子是個失敗者。由於憤青與世界的衝突,憤青的下場通常就是失敗,除非憤青自願磨平自己的棱角。而長毛能進入立法會正是憤青中難得一見的成功,但是只要長毛一天沒有實現他心目中的政治理想,都算不得多成功。如果長毛覺得他作為一個憤青,價值僅在於搞一些鬧劇調戲一下別人的話,那他應該遭到鄙視。 憤青最大的優點就是其棱角,但在現實中最致命的也是其棱角。一個憤青若功力不夠,就會被慢慢磨成鵝卵石。磨成鵝卵石未必是壞事,因為不這樣的話也許會活不下去。我們所熟知的黃毓民,他就正在被磨成鵝卵石,原因並不在於他被商台炒了魷魚,而在於他已經被耶穌收服。耶穌的子民嚮往快樂,而拒絕憤怒。在耶穌的博愛世界裡,你已經被宗教解救,沒什麼好再憤怒。但宗教只是給了你一個安慰而已。 憤青往往難以結成一個長久穩固的朋黨,因為畢竟每個憤青的信念不可能總是相同。有時候他們會站在一起,有時候他們各自為戰,有時候他們甚至是敵對的。

世風日上 0

世風日上

  有人看了我的文章之後發出了"世風日下"之哀嘆。對著這些人,我只能說"世風日上"。因為只有我一個人的墮落根本不能代表"世風"之現狀,反倒那個發出"世風日下"的人,讓我看到了"世風日上",人民有救了,道德有救了。   雖然那些道德高尚者表面上看起來像要維護道德,讓世界變得美好,但事實上無論這世界如何—-即使只有我一個人在墮落,他們都會發出"世風日下"的哀嘆,因為只有世風日下才能顯示出道德高尚者在這個世上的價值。就好比有錢人,他往往會在世人面前表現出一副憐憫窮人的姿態,捐錢給窮人,但是事實上很多富翁並不想世人都像他一樣有錢,因為如果大家都有錢的時候,富翁的地位就不復存在了,他那憐憫窮人的菩薩形象也無從表現出來。   這種道德無限高尚的人,他們不僅自己會把我當作敵人,還要煽動別人把我當作敵人–這些被他們煽動的人可能只是與我有一點誤會,甚至根本沒有誤會。於是結果,好好的我可能會"侮辱"了我的朋友。我不知道這究竟是谁侮辱谁。   他們將擊垮那些道德敗壞的人的名聲,易如戰艦擊沉小舢舨。   所以,他們看到的是世風日下,我看到的是世風日上。 Technorati : 道德

也說黃毓民被炒 0

也說黃毓民被炒

鄭經瀚說接到恐嚇,封咪不敢講話等等,加上傳媒渲染炒作,我還曾經真的很相信有這麼一回事,但奇怪的是,這傢伙很快又出來參選議員,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那時候他又不害怕了。難道鄭大班,鄭大爺終于想通了,為了幫市民說話可以把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都豁出去了?對不起,以我的智慧,只能夠把鄭經瀚理解成陳水扁那種說一套做一套的政客。對於此次黃毓民遭辭職,我也不明白為何要上升到”打壓言論”這種程度。電台不是提供給某個人的。我們普通市民也不可能每個人都可以上電台,那麽這是否就打壓了我們的言論呢?黃毓民能夠出聲的渠道不止商台一個吧。以我的智慧,黃毓民被炒更像是商業行為,或者私人恩怨的問題。李敖說過,台灣大多數電視台因為他言論出位,所以不讓他上電視台,於是他去參選台灣立法院議員,尋求說話的平台。本人未有耳聞過李敖可說那些電視台打壓了他的言論。可見李敖說話狠之外,性格上也不是哭哭啼啼的人,是一名真正的戰士。這種人,無論他說的話我同不同意,我都會給他寫個服字.。我覺得,香港人不要事事想得太悲哀,事事想成政治陰謀,如果真有那麼多陰謀,那麼我想大部分政客的屁股也不見得很干淨。天下如此大,商台不要黃毓民同學,他大可以另覓良木而栖,憑著他的人氣,想要別人聽到他的聲音並不難,難的是自己應該保持一種什麽心態戰鬥下去。像長毛同學,以前也什麼電台鳥他吧,他就上街,然後進了立法會,還怕沒有説話的地方嗎。 原文 Technorati : 商台, 黃毓民

簡單,但是好看 1

簡單,但是好看

周老師在《功夫》開拍時說過,在這部電影裏他將一改其無厘頭的搞笑風格,於是在這三年的時間大家對一個不搞笑的周星馳充滿了想像。結果我們上當了,《功夫》搞笑依舊。在看電影的時候,坐在我前面的是一個更搞笑的女子,她的笑聲可謂是”滄海陣陣淫笑”,意思說她笑得相當誇張。 《功夫》延續了周氏電影一貫的”小人物做大事情”的模式,故事的主人公原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混混,後來因為想救”神雕俠侶”而被火雲邪神打得全身散架,成了植物人。然而周星馳因禍得福,其任督二脈卻因此而被意外打通,於是他從一個街頭小混混變身成了武功奇才,結果把天下第一殺手火雲邪神都給打敗了。小人物做大事情是許多小市民的夢想,這也許是周氏電影受大眾歡迎的一個原因。一直對做大事情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普通大眾看完電影,不禁會大呼過癮。 在這部電影裏,周星馳不再是唯一的主宰,而女主角的戲份更是少得可憐–事實上嚴格來說,這部戲和《少林足球》一樣,是沒有女主角的。女主角雖然戲份少,但我還是發現了”女主角”黃依聖挺漂亮的,這是《功夫》的重大貢獻。不過我們似乎忘了這部戲裏,除了賣雪糕的啞女,還有一個”河東獅”包租婆,她應該才是女主角,而且她身體肥碩,是個重量級女主角,結果也入圍了金象獎最佳女主角。 周老師最好的電影總是具備這樣的特點:搞笑之外又會帶給觀眾一點感動。當然這種感動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有些人可能還會覺得周星馳是裝逼。在《功夫》的最後一幕,周星馳和黃依聖都化身成小孩,牽著手跑進周星馳開的糖果店。那就像一個只屬於他們兩個人的童話世界。現在的電視劇和電影都很喜歡製造青梅竹馬的愛情故事,但是效果都不是很好,而且那一塵不變、互相抄襲的講故事方式甚至很令人反感。然而唯獨在周星馳的電影裏,我覺得很不錯,沒有做作,沒有過分的渲染,並且我不覺得這是對周星馳有偏好。 周的電影,常常會有意無意地諷刺一些東西,我覺得是這樣的。在《功夫》裏,有一個極品,他穿褲子總是露出半個屁股,這個人由於在《少林足球》裏的精彩出演,到現在我們都稱呼他”醬爆”。據我所知,現在的年輕人就流行這樣穿褲子,把股溝性感地露出來,其實不僅穿褲子,上衣也一樣流行露乳溝–這兩種物體有時候還真像。周星馳刻畫這個搞笑人物,大概就是在諷刺當下的那種流行穿著吧,我是這樣想的。另外,周老師從不介意開刷自己,他曾在《大內密探零零發》中自嘲一個獎也領不到,如今在《功夫》中又拿自己的《少林足球》開玩笑,可以說是別有一番趣味。他出場之前,有幾位小朋友在踢球。然後他出場了,玩球的小朋友要他教他踢球,他就說:叔叔不玩足球了。這樣一個情節,與《功夫》本身的故事是毫無關係的(說明周老師的無厘頭本色仍在),卻不是可有可無的情節,因為我們可以看到他自嘲著,也嘲笑著別人。在我看來,這句話能夠在一定程度上讓電視劇《功夫足球》和張衛健很不好意思。張衛健就是那個叫周星馳教他踢球的小朋友。 我對《功夫》的整體評價就是:簡單,但是好看。也許也可以說:簡單,所以好看。 這就是《功夫》,這就是周星馳。而我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周星馳和這樣的電影。 [tags]功夫,周星馳[/tags] Technorati : 功夫, 周星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