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compressedmomo拍我 只想跟她說一聲加油

只想跟她說一聲加油

去年雨傘運動期間,我在洶涌的人群中看到他在發言,隨即給他發了條短訊:「我看到你了。」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
20130127 113826 爽啊!誰說北上只有放縱

爽啊!誰說北上只有放縱

我從中學開始就佬味十足,儘管那時我還沒開始留胡子,人也算白白淨淨的,剛來香港時有些同學還問我結婚了沒有,為了不讓他們失望,我都說結了,鄉下有個老婆。但作為一個佬味十足的年輕人,我其實很少去「佬一輩」經常去的按摩場所,上星期朋友帶著去深圳的「鴻泰洋水療會所」,是我畢業兩三年來第一次「揼骨」,很久沒有這樣爽過了。
尖沙咀酒吧Castro's

宅男夜生活(三):卡斯楚的奇遇(二)

現在我坐在電腦面前,回憶昨晚在卡斯楚發生的事情,我也終於弄明白了我的第二個疑問--陳分奇為甚麼要介紹一個老同志給我?他的目的一定是想我再寫一篇卡斯楚的奇遇吧,他如此卑微的願望,我怎能不滿足他?
compressedcastro2 宅男夜生活:卡斯楚的奇遇

宅男夜生活:卡斯楚的奇遇

卡斯楚,曾經是西半球一個國家的元首,那個國家盛產革命和雪茄,同時,這個名字目前也是香港尖沙咀亞士厘道一家酒吧的名字,那家酒吧的服務員都穿著一樣的T恤,T恤上的男人自小患有哮喘,在大學期間騎著一輛電單車環遊了整個南美洲。2012年9月29日,我們原本有四人在這家酒吧喝酒,後來變成了五人,然後又變成了六人。問題不在於人多了,而在於多了的兩個人,我們都不認識。

星期四是個好日子

朋友三月時拍的片子,終於要在週四播出,因為取材自我,加上自己好出風頭,生怕這事沒人知道,所以本來想在播出前說些甚麼,但坐在電腦面前才發現沒什麼想說。也因為一早料到會在ATV播,所以連「仆街,ATV黎嘅」這一句也可以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