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電影

故作高深或故作幽默的電影評論

0

《隱密的角落》:審查制度下的中國推理劇

改編自推理小說《壞小孩》的中國推理劇集《隱密的角落》,最近在大陸非常火爆,以8.9分位居豆瓣華語劇集榜榜首,而且評分一度達到9分以上,後來因為結局「過於正面」,才使評分有所回落。由於劇集表現了了中國社會、家庭、人性的黑暗面,有人形容,它有點像台灣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也正因如此,它無可避免會得到中國審查制度的「照顧」。

0

鮮浪潮《聽不到的聲音》,一種尖銳的聲音

男主角耳朵受損,任何一種聲音到他耳朵裏都變得尖銳和刺耳,但他所面對的更大的問題,其實是聲音不被聽到。短片的高潮位,全在於男主角周漢寧一人的咆哮,那是一個黑警的兒子,所謂「狗仔」,面對螢幕前每一位香港人的控訴。

La La Land 0

《La La Land》影評:無關美國夢

電影講的其實是初心、真我——當然,這個主題也不無老土,但衡量一部電影的好壞,標準並不在與主題有多新鮮,反而,好電影往往都是在講一些古舊的主題、價值觀。

1

下一部《十年》在哪裏?

「袁木好誠實,李鵬係我哋最偉大嘅領袖」,1991年的電影《整蠱專家》有這樣一句深入民心的對白。類似的政治玩笑,在鼎盛期的香港電影裏並不罕見,即使導演是王晶——對,王晶曾經都「好誠實」。但大多數時候,政治元素只是作爲一種加插進去的笑料或佐料而出現,跟電影主題本身甚至是毫無關係的。真正以政治作爲主題的香港電影並不算多見,像《十年》般得到《環球時報》「祝福」的,更是絕無僅有。

1

《山河故人》影評:看完電影,掉了三顆星

「約故人相見,看山河不變」,是電影《山河故人》用的一句宣傳語。如果說「山河不變」,那麼,女主角「濤」(趙濤飾)就是那山河,因為山河本身並沒有不變,故事的時間跨度,從已經過去的1999年至還未來到的2025年,變化最劇烈的就是山河,唯一不變的是濤。

0

從《黃金時代》看到的蕭紅

我有些做電影的朋友,都說《黃金時代》拍得不好。事實上許鞍華在得到本屆金像獎最佳導演時,也承認這部電影不完美。當然,就算許鞍華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你還是可以說《黃金時代》不僅不完美,而且是有很大的缺陷。

0

失蹤,是飛鳥俠唯一的下場

比起電影史上那些經典的長鏡頭來說,《Birdman》用多個長鏡頭拼接成的假一鏡到底,在專業的電影人眼中或許顯得不夠講究,甚至可以說有點隨意,背景伴隨著同樣看似亂敲一通的爵士鼓(但爵士樂的精神正是即興),似乎有意挑戰觀眾的耐性。角色在狹長通道裡的行走,加上好像死不斷氣長鏡頭,讓人看不到希望,陷入焦躁的情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