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杜琪峯《碧水寒山奪命金》

《碧水寒山奪命金》:杜琪峯大銀幕首試黑夜美學

影片最有意思的是,多場動作戲都發生在夜晚,尤其是後段劉松仁與江漢在山洞裡的那場戲,拍得實在太好。以當年的條件,其拍攝難度肯定比20多年後《PTU》裡那些為人津津樂道的黑夜戲要高,但在美學高度和藝術效果上完全不輸給後者。
特權樂園

《特權樂園》:納粹平庸的惡

什麼是平庸的惡?《特權樂園》(The Zone of Interest)主角及其一家便是。 赫斯雖是納粹集中營的軍官,但對猶太人並沒有強烈的憎惡(當然也沒有同情),對希特拉也沒有表現出狂熱的崇拜(當丈夫要調遷時妻子甚至覺得可以找希特拉說說)。他像我們每一位普通人一樣,只在乎有一份體面的工作和一家人能過上體面的生活。
電影《石門》

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石門》:中國版《Barbie》

說這部戲像Barbie,是它充斥著對男性的諷刺,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說它不像Barbie,是因為它的諷刺那麼地不動聲色,也沒有那些宣之於口、令人擊節讚賞的女性主義教條,畢竟女主角像大多數真實的中國女性那樣,仍在生活中掙扎,既沒有Barbie那樣的光鮮亮麗,更沒機會生出推翻男權的覺醒。
香港電影《年少日記》

《年少日記》:墮下的對證

《年少日記》的敘述手法引發討論,但該電影的真正「詭計」可能在於其煽情手法。觀眾通過鄭有傑的悲慘遭遇反思家庭暴力的問題,同時質疑對此類故事的共情是否廉價。雖然不少人能在主角身上看到東亞孩童的共同創傷,卻不認同導演過於悲觀的描繪,認為應該為故事增添些微的幸福。電影也探討了兄弟情與自殺問題的複雜性,使人對家庭關係有了進一步的思考。
《周處除三害》劇照

《周處除三害》影評:阮經天不是周處

解除了這個誤會,電影裏一些看似不合理、不統一的東西,比如簡單如「阮經天飾演的主角陳桂林到底想怎樣」,就變得說得通,而原本看似串聯不起來的故事,在精神內核上至少是一致的。
《風再起時》劇照:梁朝偉和郭富城

《風再起時》不是一坨大便

用四個字可以總結這部電影,不是導演自白中提到的那四個字。因為如果說它是「一坨大便」吧,那顯然很不公道,也不尊重,它至少在影像上的表現是水準極高的,但作為一部電影,它又真的難啃和難以下嚥。
《壯志凌雲:獨行俠》

《壯志凌雲:獨行俠》:只是一部開飛機的爽片而已

《壯志凌雲: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本質上是一部青春校園片,有著青春校園片常見的學生間的爭強好鬥,師生間的誤解和情誼,只是故事發生在一個比較特別的學校裏,而最後為了驗證角色的成長,必須給他們安排一個實戰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