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時政

真的猛士,敢於面對淋漓的鮮血

2

DSE歷史試題司法覆核案 高浩文法官遇上了「火車困境」

在國安法引發的一片躁動中,一個多月前的另一單關乎香港未來的社會爭議,由DSE歷史科試題取消所引起的司法覆核案,也有了判決。提出覆核的考生敗訴,負責判案的法官高浩文(Russell Coleman)認為,是否取消試題屬於「學術判斷」,不應由法庭裁決,而考評局取消試題的決定則並無程序不當。

0

一個普通香港人看國安法條文

將大陸法律用詞直接用於香港法律的粗暴及可笑,也充分說明了,這是由一群不瞭解香港和香港法律的人,為香港制定的法律。估計發佈得遲的原因,就是要做「繁簡轉換」的工作。畢竟在此之前,連特首也不知道具體條文。

3

國安法推動的「二次回歸」,港人感受不重要

無論是立法的意圖、程序還是至今半遮半掩的條文,說國安法預示着「一國兩制」的終結,都不算是什麼「嚇人」的言論。一國兩制的終結,換一句話說,也正是最近很多人提到的「二次回歸」。最最荒誕的地方在於,「二次回歸」比23年前的第一次「回歸」,更不顧及港人的感受。所謂「港人治港」,實是廿一世紀人類社會最大的謊言。

0

譚德塞被罵,是因為能力而非膚色

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說:「批評衝着我來,我毫不在乎;讓我難過的是,整個黑人族群、整個非洲都被侮辱,我無法忍受。」他成功從中國政府那裏學到了一招:用種族歧視來為自己的失責辯護。

0

會問「蠢問題」 才是好記者

當世衛的抗疫表現在全世界都遭受質疑,當其助理總幹事Bruce Aylward也因為在《The Pulse》節目中的表現而備受非議時,製作《The Pulse》這檔節目的香港電台卻陷入了漩渦之中,在香港遭受政府官員、建制派及保守媒體的抨擊。政府和建制派說節目干犯了「一中」原則,保守媒體說記者問了naive的問題──而那篇文章竟是由一名記者執筆撰寫的。

0

大時代下的瘋狂

在《大時代》裡,我們看到了股市的瘋狂。香港現在進入了另一個大時代,中港矛盾大爆發的時代。在這樣的大時代裡,你最好站對了隊伍:你是大陸人還是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