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批判地使用「朗思製作」?

這個問題,其實是 Eric兄提出的。所謂「批判地使用」,其實也是一句玩笑話,因為「批判」和「使用」之間是存在矛盾的,將兩者結合的用法,演化自共產黨要觀賞資本主義文藝作品時,往往會以「供批判用」作為其觀賞理由。

但「朗思製作」是值得思考的,「朗思製作」是一個政治宣傳為主的圖片製作,為了達到宣傳目的,所引用的材料不乏未經考證的網絡傳聞,但因為夠爆夠切合時事熱點,所以分享的人很多。這並不是一個獨立的現象,現在連很多原本是傳統媒體的意見領袖,為成就一家之言,也不惜大量使用不知來源的圖片或謠言,取悅追隨者已經成為最重要的事,格調已經不再重要。在社交網絡時代,分享越來越容易,人也越來越浮躁,考究的功夫則越來越被忽視,立場和目的凌駕於一切。

老師說,說人之前應先自我反省。好吧,我也是一個膚淺浮躁的人,偶爾也會未經查證就把一個傳聞分享出去,比如之前網絡名人陳大文大力打擊盛女,把一張不是Bonnie的照片說成是她的照片,並抹黑人家是「玩家」,我沒好好求證就把陳大文捏造的「勁料」分享出去了,後來Bonnie親自上門澄清相中人並不是她,認識她的幾位朋友也說不是她。作為一名形象大好的「公知」,那次失手實在是我人生一大污點,也給我最好的朋友提供了茶餘飯後的談資。

以「朗思製作」為例,他之前將一篇可能是發表在某個討論區的文章,轉製成圖,放上facebook。

一位小學老師的憤怒

《一位小學老師的憤怒呼聲》,題目很能吸引眼球,裡面的內容也是很能引起一些人共鳴的話題--雙非,但資料的真實性卻值得懷疑。首先一個宣稱曾是小學教師的人,錯別字卻不少,標點符號甚至都是半角。當然,人人都會打錯別字,但小學老師都是受過高等教育和專業訓練的﹐會否對自己如此沒有要求?其次,九龍的某所小學,一個只有30人的班級,有23個學生是單非或雙非,而且全是綜援家庭,這樣誇張的數據是不是完全沒有可值得懷疑之處?(注意,我不是說這沒有可能,畢竟對於數據,沒有調查是沒有發言權的)

朗思還跟我解釋說,原文錯字更多,刊出版本已是他修改過的。

換成是一個正常的人,面對這樣一份錯別字比普通人多的資料,首先不是幫人家修改錯別字吧?如此可疑的資料,卻因為資料表達了自己認可的某種價值而予以採用,甚至還要對原材料作出修改,以更加符合自己的宣傳需要,試問這樣的宣傳手法和五毛有甚麼分別?五毛最擅長的就是編造謠言

除了資料的可信度,文中許多觀點也是值得思考的,比如是不是現在連單非的孩子因為父母中有一個不是本地人,也一樣要受到歧視?是不是雙非甚或單非的家庭都是比較霸道的?醫護人員過勞是一直存在的問題,是不是現在所有問題都要推到雙非身上?

但「我們」絕不思考這些問題,因為雙非和大陸人只有一種,他們就是邪惡的,只有把雙非和大陸人趕盡殺絕才是唯一正確的事。

再來一張朗思製作的關於國民教育的圖:

朗思國民教育

這張圖的材料是沒有問題的,華仁書院確實登了國民教育科教學助理的招聘廣告,但一句「名校已告失守,國際學校還會遠嗎?」,未免太搞笑吧。名校屬於本地教育系統,還包括一些左派學校,但國際學校並不屬於本地教育系統,他們以在外國升學為目的,連本地考試也不參加的,何以混為一談?

朗思又辯解說,那句話是為了引起大家的思考。我就不明白了,國際學校根本沒有推行國民教育的問題,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實嗎,有甚麼需要思考的?你這麼有空,會不會去思考屎撈飯會不會好吃,會不會去思考從一百層樓上跳下來會不會死人?從來沒有深刻過,就不要裝深刻,所謂「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我看上帝笑的就是這種人。

其實,此人的水平早在李旺陽事件已見識過,當時只覺得他是國師的跟屁蟲,但以他剛剛回應我的說法來看,此人自信心之強大,乃是人間罕有。所謂香港城邦,大概就是靠這種無比強大的自信心築成的。

(本文共被 2,108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