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邦自治唱反調系列二:中共搞你還要問你意見?

攝影:Elson Li

香港干預中國內政。交換的是,中國干預香港內政。」這是國師對香港人要求追查李旺陽一事的其中一個看法。

上一篇文說過城邦自治的其中一個立足點是:中國沒得救。此文要說的是他們的另一個立足點:中國救不得。至於原因,國師的觀點已經很明白了,香港去救中國,會換來中國的干預。

從國師多次的言論來看,他是相當相信共產黨說的「一國兩制」的(以至於他的徒子徒孫也一再地呼籲港人不要破壞一國兩制),甚至相信中共高層說的「井水不犯河水」,只要香港不搞中國,中國就不會搞香港。但香港回歸中國十五年的發展,大家都有目共睹,中共要搞你,真的不會問你意見。中共說的話從來不可信,連立國之本的憲法都可以謊話連篇,大大的字寫著「言論自由」卻從來沒有言論自由,鄧小平的一句「五十年不變」,你可當真?國師反共這麼多年,沒道理不清楚這一點。

所以,在中共統治下談「城邦自治」,企圖通過不干預中國內政來換取中國不干預香港,是痴人說夢。別說城邦自治,就算香港獨立你有辦法,我都沒意見,甚至巴不得。

這種「我不搞中共,中共便不來搞我」的看法,可說是「我不搞政治,政治便不來搞我」的變種。前者之所以深得人心,因為後者也一樣深得人心--說明天真的人很多。國師有個跟屁蟲在BBC發表了一篇文章,他「冷靜觀察」後得出一個結論,此結論和國師所言一致:悼念李旺陽要冷靜,要適可而止。這跟屁蟲連稱李旺陽是「義士」也跟國師一個調調,所以我向來認為國師是很有水平的人,但他的信徒都……其實「適可而止」也是廢話,中國自古都講中庸之道,任何事情都要「適可而止」,這個詞其實你聽共產黨說話也經常能聽到,甚至前不久人民日報還發明了「適當貪污」這樣的詞。

跟屁蟲提出要冷靜悼念李旺陽的其中一個論點是,有政黨在抽水。我想起曾經有位高考狀元,在回答記者「會不會參加七一遊行」的時候,很「坦率」地回答說「不會」,理由是不想被政黨利用。這樣的答案很典型,很多年輕人之所以政治冷感,就是因為他們太「老成」了,自己甚麼都還沒做過,就老想著會不會被別人利用。

坦白講,我也是一個或多或少有點政治潔癖的人,不願意依附任何政治團體,也不主張像教徒一般去支持某個政黨。但我知道敵人都是成群結隊的,世上也沒有孤膽英雄,連蝙蝠俠都是有人幫忙的。所以,如果遊行的訴求就是你的訴求,與其說一同參與遊行的政黨在利用你,不如說你也在利用政黨。不上街就不會被政黨利用嗎?那些不上街的人同樣會被保皇黨、政府演繹為是支持他們的人。世界固然不是非黑即白,人生有很多選擇,但在一些重大的社會議題上,在雞蛋和牆的對峙中,你必須選擇其一,根本沒有可以讓你明哲保身的第三個選擇,就算你沉默,也只會換來另一群人抽你的水。

我和身邊不少朋友都是獨立行動的人,我們並不追隨某一個政黨,只要他們提出的議題值得支持,我們都會支持。因此他們還提出「鋪鋪清主義」。

這世上其實沒有絕對正義的政黨,那些高喊為世界人民謀福祉願意犧牲自己的政黨,可能更邪惡,比如共產黨就是。政黨也會有自身利益的考量,在某些議題上抽水也實在無可厚非,只是抽得好不好看的問題。其實,新民主同盟抗議agnès b. cafe只用簡體字餐牌,也有人說他們是抽水,「冷靜」地觀察,你會發現他們確實有,但如果你認同他們的理念和行動,那他們其實也是為你發了聲,他們為此撈點政治資本又有何不可?更早之前,更有人說國師極力推動城邦自治運動,也只是為了賣書--這樣的觀點當然更惹人厭惡了。

跟屁蟲的另一觀點,就是重複國師的干預中國就會換來中國的干預,但是演繹的水平很差,一方面說港人不該干預,另一方面又提出港人應促請國際社會介入。最好笑的是他說「泛民中人大多夢想著救國、報國,往往英雄主義作崇,在義憤填腔下衝動行事。」他在前面才剛剛說泛民政黨有「打響選戰」的自利之心,這裡又說「泛民中人大多夢想著救國、報國」,自相矛盾,然後竟然又用「英雄主義作祟」來形容泛民中人,我就在想:這位作者究竟有多愛泛民啊,「英雄主義作祟」這種肉麻的詞連我也從來不敢用在泛民中人身上呢。

(本文共被 999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