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葡萄的懺悔書,兼感謝朗思

方潤兄說,如果「朗思製作」不是分享者眾,他實在覺得我撰文批判是浪費時間。這話沒錯,但倘若一個人取得了一定的名氣,你再去批判他,往往會落得比浪費時間更糟糕的下場:你的批判變成了是眼紅人家,而批判所針對的事,就被完全規避。

所謂「葡萄心理」,從來是旁觀的第三者提出來的,也不涉及雙方的爭鬥,比如寓言中的狐狸吃不到葡萄便說葡萄是酸的,提出這是酸葡萄心理的卻是旁觀的我們--而我們與狐狸也沒有任何利益瓜葛,但是如今朗思卻以稱對方為「葡萄心理」來回應批評,以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來獲得自我感覺良好,則是相當令人忍俊不禁。或許我該學劉鎮偉,從此自稱「葡萄」,我身為「公知」,如此自貶身價來取悅低智人士,也算是為社會做了貢獻了。

作為一顆「葡萄」,我最應該反省的就是,這世界那麼多比我優秀而且成功的人,單說靠網絡成功的也是數之不盡,我好挑不挑,挑個最沒水準的朗思來眼紅,在葡萄界,我也算是比較沒志氣的葡萄了。那些說別人眼紅自己的人,請先檢視一下自己有甚麼值得人家眼紅的;那些自稱因吃過葡萄而遭人妒忌的人,也有必要先鑑定一下自己吃的究竟是葡萄還是羊屎。

同時我也是要感謝朗思的。從唐英年的遭遇,我們得到一個深刻的教訓:一個蠢人在出醜的時候,若仍拿自己的短處去和別人的長處對撼,只會醜上加醜。我感謝朗思的是,他正在重複唐英年的歷史錯誤,也證明了這個教訓的價值。本來我只是在 facebook 說朗思連國際學校都不懂,說了也就算了,沒想和他罵戰,就好像我看到別人在吃屎,我最多提醒他一句他吃的是屎,而斷不會為了屎好不好吃和他爭論起來。怎知朗思卻要冒出來解釋說,「名校已告失守,國際學校還會遠嗎?」這句話是為了引起大家的思考,表現出一副不獻醜到底決不罷休的姿態,我實在不忍心不幫他一把,而且一個蠢人有了獻醜的決心,世上是沒有甚麼可以阻擋的,看看大陸的反日憤青便知。所以,我寫完《如何批判地使用朗思製作》後,朗思果然再次出來繼續獻醜。對於娛樂價值如此高的事情,我是絕對歡迎的,我還會把朗思的回應貼出來與大家共賞:

>此人自信心之強大,乃是人間罕有。所謂香港城邦,大概就是靠這種無比強大的自信心築成的。

首先,我不是什麼「國師跟屁蟲」、「城邦創造者」,我只是一個熱愛自由的人。或許在某些議題、理念方面,我與陳雲及城邦論者非常接近。
但我有自信心呢,是肯定的了,否則不會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宣傳我的政治理念吧。你以為個個都似「左膠」一樣,自認是失敗者、弱者,然後到處扮可憐、搏同情嗎?
朋友,如果你覺你們的理念是正確的,就唔該,自己努力一點,多點對外宣傳,吸引市民大眾眼球。只懂在自家地盤自說自話自吹自擂自鳴清高,除了可以自我感覺良好之外,又有什麼意義呢?

陳奉京先生,多謝你對朗思的關注。但我不會跟左膠們打泥漿摔角,因為這是浪費時間的行為。仲有大把o野等住我去做。

1,自從「左膠」一詞誕生後,我就分不清左右派的分別,到底是否不認同城邦自治的,或者認同城邦自治的大框架而不認同城邦自治的某些細節和某些人的,就一概歸類為左派?現在朗思一說,我就清楚了,原來左派和右派的分別,就在於自信心的強度不同。

我一直以為自己已是一個相當自戀的人,但在朗思眼中,我仍然是一個自認失敗以及到處扮可憐的弱者,以這樣的標準推算,朗思那一派的「右派」(我不知道他是否代表所有右派),該都是由自戀狂組成的。

倘若我是一個自認失敗的弱者,又何以自大到「自吹自擂」呢?朗思自己人格分裂就好了,為何要強迫對手也人格分裂?

2,我說朗思自信心太強,是說他明明自己沒搞懂國際學校,卻反過來說批評者是「葡萄心理」,這與他的政治理念正確與否無關。他卻在回應中表示,自己的自信心強是基於堅信自己的政治理念。這世上,包括已死的拉登,但凡有信念的人,沒人不會相信自己的理念是正確的,但這與自信心無關,這世上除了朗思和北韓主體思想信仰者,也沒人會說自己的自信心來自於自己的政治理念。我愛自由愛民主,所以我便自信?

一個人若對對自己的信念有真正的信心,也斷不會通過編造事實來加強說服力。

3,甚麼是自家地盤?網誌本來就是很開放的地方,很多志向遠大的人還將之經營成媒體--我雖沒有這樣的大志,但這裡也愛護言論自由,任誰都可以留言,你罵我的我也不刪,而且我同樣會把自己的文章通過各種途徑分享出去,究竟和朗思自己在 facebook 上搞「創作」有甚麼分別呢?

facebook 亂刪貼子亂封帳號時,大家罵它獨裁,我自己出錢建個可以較少受人控制的地盤,何錯之有?我可從來沒有說在 facebook 搞創作或搞政治宣傳是錯的,但說起來,我自建網誌比在 facebook 開個帳號更花錢花時間,論付出,實在不比朗思少。

如果自己開闢一個說話的地方就叫做自吹自擂,那「主場新聞」的人又幹嘛不把稿子拿去現有的報紙上發表,而要開個自己的地盤呢?專欄作家又幹嘛不學朗思上 facebook ,而要在報紙上的個人專欄自吹自擂呢?

我在上一篇文章說的,是一些「創作」上的問題,並未涉及平台之爭,朗思卻無緣無故要將 facebook 和網誌兩個平台區分成「努力宣傳」和「自吹自擂」之分,這樣的沒話找話說,我看同是寫網誌出身的堂主也未必認同。

4,口說不和我浪費時間,卻回應了這麼一大段,還接二連三的回應,也算是精神分裂的一種吧:

5,其實,我也沒有說過「朗思製作」一文不值,所以朗思也沒有必要告訴我哪個名人分享過他的製作。對與錯,不會因為分享者的寡眾而改變,也不會因為分享者是誰而改變。就算耶穌、釋迦牟尼、孔子和老子神奇四俠聯手分享過朗思製作,也不會令「名校已告失守,國際學校還會遠嗎?」變成一句有思考價值的話題。依靠別人的 like 和 share 建立起來的自信,最為可笑 -- 我又葡萄了!

(本文共被 1,45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