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面旗,原來中共看得到

圖片:Ryanne Lai

 

陳佐洱,作為一個曾經擔任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的中共高官,在一個月內兩次公開談到港英旗,實屬罕見。

他說要「嚴正應對」,倒沒什麼好驚訝,一來中共愛打嘴砲,甚麼「嚴正抗議」、「強烈譴責」都是些司空見慣的套話而已,二來他應該只能算是前高官,現在擔任的政協常委、港澳台僑委副主任應屬統戰工作,沒什麼管治實權,聽他說話,就跟聽曾憲梓放炮一樣,不必太放在心上。我唯一驚訝的是,那面港英旗,原來中共是看得到的,而且有了反應,其實許多香港人都尚未看到,尚未有反應呢。

不知陳前高官知不知道舉旗的其實還分兩派,一派僅要求一國之下的自治,一派則要求獨立。要求自治的一派,陳雲是其精神領袖,人稱「國師」。國師的自治觀,其實秉承自中共承諾的「高度自治」,而且在某些事件上的觀點和中共也一致,即所謂「井水不犯河水」,大家互不干犯。反共三十年的國師認為獨立會觸動中共神經,而一國前提下的自治相對而言更容易達成。但國師維護「一國」的心意,中共大概領會不到,在中共眼中,並沒有分甚麼自治派和獨立派,兩派都一樣,都是影響他們的「一國」的。達賴喇嘛不是常說只要西藏自治不要獨立嗎,但中共覺得達賴所要求的自治已經和獨立無異了。所以對於在國際上聲望頗重並有諾貝爾和平獎加持的達賴喇嘛,中共都不願意與之談判,你認為陳雲國師對中國一句「井水不犯河水」的承諾,是否能與中共交換自治權?

既然中共看到了那面旗,並有了些反應,那他們就無法不面對問題了,不管這個問題是港獨、自治,還是甚麼。這對香港來說,是好事。

陳佐洱形容港獨是一種病毒。倘若中共真的要出招對付這個「病毒」,我倒非常期待他們會用甚麼方法。斷水斷電?這種手法,正如 Bane 封鎖 Gotham City,試圖用恐嚇手法煽動起市民的恐怖情緒,以此壓抑市民的反抗,但中共也要冒很大的險,因為這樣做可能反倒正如港獨所願,促成了獨立--將「病毒」切除了,也就不叫「病毒」了吧。國民教育?行不通了。給予更多經濟上的好處?問題是這些年來能給的好處都差不多給了吧,還能給甚麼。還是要像對付西藏一樣?

相比起藏獨的真打實幹,港獨還遠著呢,如今頂多處於叫陣階段,一面旗子,雖然沒能把敵方陣前大將嚇得人仰馬翻,但竟也把馬嚇了兩跳呢。那麼,以後勞煩各位在街上多舉舉中共害怕的那面旗子,無論你是自治派還是獨立派,反正在中共眼中沒什麼兩樣。

(本文共被 777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