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王力宏,請把菊花全開

幾天前聽到王力宏的新歌《火力全開》,開頭就來一句憤青味極濃的「打倒帝國主義」,我已經忍了;聽到他唱完不要向lady gaga那些外國文化磕頭,然後自己卻又用英文唱了一大段,我也忍了;直到聽到副歌部分唱「開」時簡直和Kesha的《Blow》一模一樣的時候,我還當他只是向對方致敬而已。

她是文藝女青年

「網上照片所見,北大女生長髮披肩,笑意盈盈,一副明星相,從容不逼的跟日記刀來劍往,毫不失禮」--査小欣在她的騙錢專欄如是說,說的就是上面這位女生。這張照片也就是那篇著名的意淫文字《北大女生不帶一個髒字罵得全場掌聲》的配圖。

床前脫光光

今天從電視上看到這首歌的時候,一開始以為香港又有甚麼大型活動要搞,但我連這個活動是甚麼都不知道,就實在太孤陋寡聞了。看到最後才鬆了一口氣,原來是上海世博香港館主題曲。
4554605768 e0d68324b8 PPHK4有音樂,但少了點人生

PPHK4有音樂,但少了點人生

人老了,已經追不上Punch Party的報名速度,我記得PPHK 1時我是第四個報名的,如今到了第四場我連名都沒能報上。那為甚麼最後我仍能進場?這不是甚麼秘密,靠的不就是我那驚艷無比的花式跪求嘛。沒想到我這一跪還跪出了名,跟人家說我是陳牛,他們可能不知道是誰,但只要一說在twitter上跪求的那個,多數都會恍然大悟,心裡在想:原來他就是那個花癡啊。 PPHK的報名都安排在中午十二點正,往後我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學會在十二點前起床,二是不斷改進花式跪求--對於我來說,還是第二種比較容易。我這種睡懶覺的人當然活該報不上名,但據說把報名安排在中午十二點對於很多人來說都不方便,所以我還是要建議PPHK不如把報名分開中午和晚上兩次進行,每次各一百人。 這次PPHK的贊助商裡居然有「貢茶」,我到會場時「貢茶」已所剩無幾,這些人真不要命,都沒有把內地專家的勸告放在心上。貢茶原是我的最愛,但最近覺得退步很大,以前那種香濃的茶味沒有了,所以決定了以後少喝,不過這次看在PPHK的面子上,我還是喝了。每喝一口都是驚心動魄,我都聽到了精蟲臨死前的呼喊。我太對不起陳家祖宗了。 (by Jack Szeto) 這次punch party可以說是最有party感覺的,因為有現場音樂表演,而且真的好聽。這次的主題是「音樂‧人生」,我的感覺是音樂講了很多,人生講得太少。我跟PPHK上的朋友說這次的缺陷是沒請來旺角街頭的賣唱人,這可不是隨口說的,因為我覺得會拿把吉他到街上賣唱的人總應該有點故事的。 PPHK每次都要換場地,像游擊隊一樣,其實也是一種趣味,真沒想到這次又回到了海港城。上次也在海港城,雖然維港夜景對於香港人來說已沒什麼好稀罕的,但當它以另一種方式出現在眼前時確實有點驚喜,會場前面的閘門慢慢升起猶如一幅巨畫在慢慢揭開,我甚至想用「震撼」來形容--從當時大家的反應來看絕對是配得上這個詞的。倘若沒有這個揭開的過程,那就如女朋友自己脫光站在面前一樣,就算胴體再美也嫌單調了點。雖然十萬火急,但衣服還是要一件件慢慢地脫。

Plastic%2BPeopleFront%2B%255BFull%255D 宇宙膠人

宇宙膠人

捷克有支樂隊叫”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譯成中文就是「宇宙膠人」。他們有首歌的歌詞翻譯成英文是這樣的--千萬別問我捷克文,我他媽也不懂: They’re afraid of the old for their memory. They’re afraid of the young for…

曾軼可老師

我原本並不看快樂女聲(我個人比較有興趣看快感女聲),近日卻也知道有曾軼可這麼一個人,她和春哥平起平坐,與孔慶祥齊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