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一個人生教練

我需要一個人生教練,因為我有被迫害妄想症--這是我讀曾志豪的文章得出來的結論。

以前,我以為中國共產黨強推簡體字,禁止民眾書寫繁體字是歷史事實,我也以為曾有不少良心知識份子因反對推行簡體字而下獄是無可爭辯的真相,如今拜讀曾志豪大作(「簡體迫害繁體」妄想症(上)「簡體迫害繁體」妄想症(下)),傾刻間我的人生觀崩潰了:原來那些全都是我幻想出來的。又或許因為有人通過月亮施展了幻術,令很多人都產生了和我一樣的幻覺。請讓我為曾志豪唱一首歌: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話……對,曾志豪文中沒有說那些都是假的,但是如今港人對簡體字入侵如此敏感和惶恐,卻多少可以說是建基於對以上事實的了解,如果說他們的惶恐是被迫害妄想症,那麼令他們產生惶恐的基石則極有可能是假的。

在香港,當我們目睹愈來愈多的商家只採用簡體字而放棄繁體字,我想任何一位對繁體字有感情的人都很難像曾志豪般淡定如常。以我所見,其實很多人並不反對簡體字的出現,政府網頁有簡體字版也不是一兩年的事了,為何沒有激起港人的反感?因為大家都還看到了繁體字的存在。多麼卑微的願望啊,我們只是希望看到繁體字可以和簡體字並排出現在一起,而不是當簡體字出現的時候,繁體字卻不見了蹤影。

我們因為有被迫害幻想症,所以更相信自己的直覺,當我們看到商家只採用簡體字而捨繁體字,我們已經看到了商家在簡體字和繁體字間作了選擇,而這種選擇是我們無法接受的,正如我們無法接受二奶請進了家門,大婆卻被掃出了門外(藉愛情來解釋,曾志豪也許比較容易明白)。在月亮的光芒照耀之下,我們沒辦法像曾志豪那樣保持清醒,想得那麼深入,並為已有公關部門的商家想出個合情合理的緣由來。

說大陸遊客看不懂繁體字,這樣的理由是站不住腳的,而且更加是對大陸遊客的侮辱。我在大陸出生和長大,受共產黨洗腦十餘年,來了香港後卻從未對繁體字產生水土不服之感。其實,認為大陸遊客只能看懂簡體字的人,才是更加誇大了兩地文字和文化間的差異,不利於中港大融合。

曾志豪在他的facebook曾有這樣的說法:「唔該個位姓范既區議員唔好唯恐天下不亂,好多餐廳淨係寫英文,你唔去影佢相,話佢歧視香港人?點解人地加簡體字,招呼大陸人,你就話歧視﹖你係度帶頭歧視香港人唔識睇英文?聽講英文係香港法定語文黎架!」這種說法可笑的是,既然你能假定港人都應該看得懂英文,為何不能假定大陸遊客都看得懂繁體字呢?大陸遊客看得懂繁體字的比例很可能比香港市民看得懂英文的比例還高,那麼,在繁體字和簡體字之間,繁體字不是應該優先採用嗎?

曾志豪舉了很多的例子,比如鰂魚涌太古城一帶的地產代理商掛的都是全日文廣告,因為那一帶是日人聚居地,於是他認為 agnès b 的顧客主要是大陸遊客,故以簡體字餐牌示人也無可厚非。先不說日文、英文和繁體中文本來就不存在你死我亡的對抗狀態,就以曾志豪的邏輯來說,他究竟有沒有想過,agnès b 有港人去抗議不正好說明,那可並不是只有大陸遊客去的地方啊,那麼大陸遊客的「方便」要照顧,本港市民的「方便」怎麼就不應該照顧呢?我想,曾志豪要是真想通了這一點,就不會堅持數篇專欄都寫一樣的東西出來吧 -- 當然,這樣騙稿費是最容易了,而這樣的機會不是我們這些有迫害妄想症的人會有的。我真不知道連 agnès b 自己都承認做法不妥,並做出了改善,曾志豪還在堅持甚麼。

『嚴打簡體字,甚至鼓勵商戶不要提供方便予大陸遊客,「唔識睇唔識講就唔好嚟啦」,以文化包裝,煽動民眾「拒共」,不斷強調中港的差異,下一步便應當禁止說普通話,或要求市民扮唔識聽普通話,不給予援助劣質強國人民,要他們滾回去。再下一步便應該是在深圳河築起圍牆,建立狹隘自私的所謂香港本土文化城邦。』

曾志豪所說的這些「下一步」我都還沒想到(替別人想下一步將會如何如何,大概也是妄想症的一種),身為迫害妄想症患者,我想我的下一步應該是找家醫院治一治。不知青山醫院的病床有沒有團購價,我們這群迫害幻想症患者真的要集體住院了。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16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years ago

以前,我以為中國共產黨強推簡體字,禁止民眾書寫繁體字是歷史事實,我也以為曾有不少良心知識份子因反對推行簡體字而下獄是無可爭辯的真相,如今拜讀曾志豪大作‥‥傾刻間我的人生觀崩潰了:原來那些全都是我幻想出來的。我需要一個人生教練 | 公牛擠奶 http://t.co/PcEmQyZB

trackback
9 years ago

我需要一個人生教練,因為我有被迫害妄想症--這是我讀曾志豪的文章得出來的結論。 http://t.co/1rgusOfT

trackback
9 years ago

我需要一個人生教練,因為我有被迫害妄想症--這是我讀曾志豪的文章得出來的結論。 http://t.co/1rgusOfT

trackback
9 years ago

多謝方潤公正主持公道,這樣的好文絕對應該一 share 再 share http://t.co/S7Bqa9bE

trackback
9 years ago

公牛擠奶|我需要一個人生教練 http://t.co/j4ExAMsj “以前,我以為中國共產黨強推簡體字,禁止民眾書寫繁體字是歷史事實,我也以為曾有不少良心知識份子因反對推行簡體字而下獄是無可爭辯的真相,如今拜讀曾志豪大作,傾刻間我的人生觀崩潰了…”

trackback
9 years ago

多謝方潤公正主持公道,這樣的好文絕對應該一 share 再 share http://t.co/S7Bqa9bE

李有為
9 years ago

字不稱體!言不由衷!愛不用心!禮崩樂壞!

trackback
9 years ago

公牛擠奶 <我需要一個人生教練> http://t.co/MTwzFt7I 曾志豪所說的這些「下一步」我都還沒想到,身為迫害妄想症患者,我想我的下一步應該是找家醫院治一治。不知青山醫院的病床有沒有團購價,我們這群迫害幻想症患者真的要集體住院了。

trackback
9 years ago

多謝方潤公正主持公道,這樣的好文絕對應該一 share 再 share http://t.co/S7Bqa9bE

trackback
9 years ago

Top story: #TweetedTimes 我需要一個人生教練 | 公牛擠奶 http://t.co/nCcYY6vz, see more http://t.co/AGiqUvWC

哈哈笑你
9 years ago

你好~!我是土生土長香港人,使用了接近三十年繁體字,若果繁體字要在香港消失,我會走出來大力反對。但我對曾志豪的說法,有某些部份是同意的。

「曾志豪舉了很多的例子,比如鰂魚涌太古城一帶的地產代理商掛的都是全日文廣告,因為那一帶是日人聚居地,於是他認為 agnès b 的顧客主要是大陸遊客,故以簡體字餐牌示人也無可厚非。」「就以曾志豪的邏輯來說,他究竟有沒有想過,agnès b 有港人去抗議不正好說明,那可並不是只有大陸遊客去的地方啊」

曾志豪認為,顧客“主要”是大陸遊客的話,用簡體字餐牌是無可厚非,我認為這邏輯沒有問題,香港就有不少餐廳,只有英文餐牌,維園附近,就有很多只有菲律賓文字的商鋪,為甚麼從來沒有人走去抗議?

 你說「agnès b 有港人去抗議不正好說明,那可並不是只有大陸遊客去的地方啊」,實在很無稽,難度鰂魚涌太古城一帶就沒有香港人去嗎?難道維園沒有香港人去嗎?只是從來沒有人覺得菲律賓文、日文、英文會對繁體字構成威脅,所以沒有人放在眼內。

你說「以我所見,其實很多人並不反對簡體字的出現,政府網頁有簡體字版也不是一兩年的事了,為何沒有激起港人的反感?因為大家都還看到了繁體字的存在。多麼卑微的願望啊,我們只是希望看到繁體字可以和簡體字並排出現在一起,而不是當簡體字出現的時候,繁體字卻不見了蹤影。」網頁可以簡體字版與繁體字版并存,是因為那是可以有無限彈性伸展空間的網頁,而不是一張餐牌。稍有一點排版常識的人會知道,一張餐牌空間多數很有限,裡面要放滿菜色的名字又要放相又要顧及設計空間感,香港地慣了中英并存本已經夠曬位,如果還要在“中”之中再排多個簡體和繁體版,首先在觀感上會很累”罪“,而且也很蠢!要知道繁體和簡體不少字是共用,如果那餐單寫“粟子雪山”,難度還要在下面硬寫多行“粟子雪山”嗎?你或許會覺得“有不通用的字才分繁簡就可以了!”(對不起,我似乎也有思覺失調,幫你諗埋你有可能會諗的)這又回到設計美感整齊的層面上了。

哈哈笑你
Reply to  陳牛
9 years ago

首先謝謝你對我這種蠢人的破格回應, 希望你能繼續對蠢人有這份包容。又來一大篇蠢問題, 請耐性解答。

你的驗證方法「有人覺得那地方只有簡體字不方便,要出來抗議了,那就足以說明那地方不只有大陸遊客」的確很簡單, 而且很離奇。但我要指出的並不是那個地方到底有沒有其他遊客, 甚至連驗證也跟本不需要吧? 就等於你要去驗證星期日的維園有沒有香港人行過一樣離奇。如果你為你的驗證自豪, 好的, 你的驗證成功了, 你很醒。

(待續…)

餅
Reply to  哈哈笑你
9 years ago

插一句嘴, 雖然已是一個月後的今天。
你所說的大都不錯, 就是有一點不認同:
「繁體中文消亡未免言之尚早, 至少在你和我仍未死的今天、新一代的課本仍然是繁體字的今天、中華民國仍未消失的今天不會發生」和為六四抗爭申冤一樣, 要是今天不爭取, 日後就會被一步步踩上心口。 林日曦在爽報也發過一篇文章, http://www.sharpdaily.hk/article/sup/20120612/100229
請看看, 「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你以為我在危言聳聽?事實上已有研究指出,大部份人在遇上災難之前,都不認為該些災難會有朝一日真的就發生在自己身上。人類都是樂天的,或者,是擅於欺騙自己。
或者你可以再開放思想一點, 接受一個現實, 那就是「共犬正步步進逼, 今天他們在巴士上摸你個手袋, 你無反應; 明天他們就會摸你隻手, 你亦認為可以接受; 後天他們進而摸你大脾…」可能終有一天他們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強姦你, 無人會可憐我們的。我是太悲觀嗎?

trackback
9 years ago

[…] 這世上其實沒有絕對正義的政黨,那些高喊為世界人民謀福祉願意犧牲自己的政黨,可能更邪惡,比如共產黨就是。政黨也會有自身利益的考量,在某些議題上抽水也實在無可厚非,只是抽得好不好看的問題。其實,新民主同盟抗議agnès b. cafe只用簡體字餐牌,也有人說他們是抽水,「冷靜」地觀察,你會發現他們確實有,但如果你認同他們的理念和行動,那他們其實也是為你發了聲,他們為此撈點政治資本又有何不可?更早之前,更有人說國師極力推動城邦自治運動,也只是為了賣書--這樣的觀點當然更惹人厭惡了。 […]

trackback
9 years ago

[…] 陳雲有些信徒,文章不看,先審查別人的背景,背景不好的先給扣頂帽子,然後文章就不看了。他們不幸的是,碰上個我這麼「誠實」的人,在沒跟他們開戰之前,我早就交代了自己的「原罪」--大陸長大,入過共青團,當過團支書;然後正好我又在自我介紹中「坦白」,來了香港後依然保持愛國愛黨的純潔。於是就有些人猶如發現新大陸一樣,指著我說:共產黨啊,共產黨啊。更搞笑者,還研究我名字,說甚麼「一個南方人為甚麼有個北方的名字」(其實客家人祖籍還真的在北方的中原)。有位認識我的朋友說他們中伏了,但我那樣自我介紹真心純粹鬧著玩,沒想給誰下套。話說前不久陳雲老師還以認同的態度分享過我另一篇寫繁簡之爭的文字,他的許多信徒還like了,當時卻不見他們查查我是不是共產黨。 […]

Shares
16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