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他媽為甚麼不可以是藝術

當代藝術和傳統藝術並不相同,甚至可以說,當代藝術就是為顛覆傳統藝術而生,所以當你用傳統藝術的美學標準來評價當代藝術,就如拿陳淨心的愛國標準去評價長毛一樣,只會得出相當好笑的結論。當代藝術的一個重大使命就是挑戰某種舊有的觀念,挑起社會的爭論,使每個觀者都能輕易介入,從這層意義上來說,西九龍的那陀充氣屎可謂立了大功,理應嘉賞。你看,我們可能都是沒讀過藝術的人,但我們現在卻都在討論它。

有網民說,她一看到那些所謂的充氣雕塑,心中便只有疑問,想不通它們有甚麼概念--其實她所疑惑的,她所想不通的,恰恰可能正是那些充氣雕塑的概念所在;她不能接受這些是藝術,但恰恰這些「藝術」就是要告訴她們:藝術也可以是這樣的。

一說到「雕塑」,人總會想到固體--泥土、石膏或者金屬,而且一定是沉重的,難以遷移的。你甚麼時候想過「雕塑」可以是氣體的,而且輕飄飄的,放掉了氣還可以輕鬆移動的?你肯定沒想過,如果你想過,那你就不會疑惑和想不通。充氣球或許常見,但「充氣球就是氣球」這樣的概念已經深深地烙印在你腦裡,你根本無法接受它可以有另一個名稱,甚至可以叫做藝術。

當代藝術其實也是不斷探索創作材料的藝術,當代藝術家不再滿足於畫布、顏料或者其他舊有的創作材料。在創作材料上,「充氣雕塑」是有它的創意的,你的不接受其實給它增添了存在的價值,有一天大家都接受它了,習引為常了,它的力量也就減少了。塗鴉也是當代藝術的一種,無處不在的牆成為了另類的畫布,它最初出現時也給藝術造成了很大的衝擊。我朋友最近就在拍一套有關塗鴉的紀錄片,其中一個受訪者是北京最早的塗鴉創作者張大力,他說他不再塗鴉的原因是塗鴉已經被人接受,甚至納入了建制內,成為政府宣傳可借用的力量,它最初反建制的那種意義對於張大力來說已不復存在。對於當代藝術,如果你要否定它的價值,你最不應該做的,其實就是否定它。

第二個問題是屎可否作為藝術創作的內容?在當代藝術裡,當然不是不可以的,當代藝術本身就包含了無限的可能,正是「人有多大膽,糧有多大產」。同樣道理,以屎作為創作對象,就是在挑戰你的價值觀念,你越否認它,它就有越強烈的存在價值。令人發笑的是,那位認為充氣屎不是藝術的網民,卻認為充氣鴨是藝術,理由是它「宣揚和平」。如果你能從一隻塑膠鴨子身上看到「和平」的主題,那為何不能從那個充氣屎身上也看到「和平」--它又沒有拿槍!甚至也沒有揮動拳頭,或者朝你的臉飛過去!你憑甚麼認為屎不能宣揚和平?除了和平,我認為屎還能宣揚愛和環保,從它身上我甚至看到了道家的「無為」、佛家的「輪迴」……

那這些屎啊、燒豬啊,放在西九龍,是否跟場地格格不入?唉呀,你又局限自己的思維了。藝術不是只有追求和諧的,有時候格格不入往往帶來更大的震撼力。這麼大的一坨屎,放在一個國際都市的中心,這種強烈的矛盾,你真的覺得這是一坨屎那麼簡單嗎?那網民還為附近的五星級酒店擔心起來,又擔心酒店的住客看到會感到不適。我倒覺得住五星級酒店的人未必那麼傻,更多的反而可能是會心一笑。我身為處女座的怪人,平時對屎相當反感,但那坨屎我一看再看都沒有感到任何不適,老實說,它的歡樂效果比一隻膠鴨子大多了,尤其是聽到有人竟然為它感到不適的時候。

這些東西,假如你看不明白,一點也不需奇怪,因為傳統藝術也不見得你就看得明白。把一張趙無極的油畫放在你面前,你又有多明白?你也許看懂了一些,但你懂的那些可能又是人云亦云而已。

所以,屎他媽為甚麼不可以是藝術?屎他媽一家都可以是藝術!

(本文共被 1,422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