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捍衛王菀之討厭政治的權利

政治無處不在,就算你討厭政治,當你路過政治時,請探出你的腦袋,了解一下社會在發生甚麼

王菀之說討厭政治一點也不奇怪,其他藝人又有多少不討厭政治?他們只是討厭政治到連「討厭政治」四個字也不想說而已。其實我也討厭政治,有位朋友曾對我的這種姿態表示質疑:「你寫那麼多政治,又經常上街,你說你討厭政治,不是自相矛盾嗎?」她要是高慧然,大概就會這樣說我:『彷彿一個俗人,吃喝嫖賭之後,很不屑地道,「我很清高,我討厭人間煙火,我討厭吃飯屙屎性交。」』

我知道我們的生活不能完全離開政治,政治就是我們的空氣,對於這一點的認識,我敢肯定不會比高慧然少,但是我不明白,為甚麼就不能討厭政治呢?其實,在沉默等於冷漠的社會氛圍下,對政治的高談闊論,何嘗不是一種清高的表態呢?

我確實寫了很多關於政治的文章,甚至有時候覺得自己並不是在寫政治,也被當成了政治,比如《一個島鎖住七百萬人》就不能算是政治,就算有政治成分也只屬於少量,但「主場新聞」把它分在了政治類別。我自稱「文藝憤青」,其實已經點明了我對政治的態度,就是我討厭政治,但是我也關心政治。

對,政治與社會上的每一個人都有關,吃穿住行,有哪一樣不是政治?每年的巴士加價、地鐵加價、電費加價,我們每天呼吸的空氣乾不乾淨,這些都是政治,又有誰能逃離得了政治?這點道理真是講得嘴皮子都要破了。生活離不開政治,這是我不得不關心政治的原因。我關心政治,我每天都讀很多關於政治的資訊,當然也免不了思考關於政治的問題,這些事情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不能接受被政客當成傻瓜來耍。如果你不想被政客欺騙甚至利用,你就不應該遠離政治,而是必須面對它,了解它。王菀之把梁振英僭建和老人特惠生果金混淆在一起談,就充分顯示了她的政治無知。倘若你像王菀之一樣不關心政治,她給了你一個很好的教訓。

有人也許會想,關心政治便關心政治吧,也不至於要寫政治吧,像我寫那麼多政治,一定是有政治上的抱負吧?我不能否定,很多人寫政治可能是出於一種抱負,或者希望社會變好,或者希望社會毀滅,好壞都是一種抱負,有人簡直當了自己是文宣的工具,但我實際上沒有甚麼政治的抱負,我對於政治,也就僅僅止於寫寫文章上上街而已,就算上街我也很少跟著大家喊口號。我寫文章談政治有時候是出於八卦心態,有時候是為了滿足說話的需要,有時候是對某些政客忍無可忍;我上街,是希望有一天我不再需要上街,我可以多點閒暇看看電影泡泡妞。

我討厭政治不是因為覺得政治骯髒,各位有所不知,其實我非常喜歡骯髒下流的東西,我不喜歡政治純粹是興趣問題。在自由而且多元化的社會,有人不喜歡政治是必然存在的情況。我們總是基於政治的無可避免,而強迫別人去喜歡政治,這種行為其實也忽略了人性的一點,就是越無可避免的事情,越容易致人生厭,比如有些人生為女兒身卻討厭女兒身,性別是天生的當然無法避免,但她為甚麼不可以討厭?

討厭政治還有不同的種類,我是從本質上討厭政治的人,就是無論政治變成怎樣,我都討厭,但也有一種討厭,只是討厭當下的政治環境,倘是如此,則更應該積極參與政治,去改變它,把它變成你喜歡的樣子。

香港需要克服政治冷感,去尋求社會的進步,但我們並不需要走到每個人都要擁抱政治熱愛政治的地步。我誓死捍衛王菀之討厭政治的權利,就算是高慧然也無法將之剝奪。當然,既然政治無法避免,那麼,就算你討厭,也要有個限度,不能討厭到把頭埋進沙裡,然後當作社會與自己無關。

(本文共被 95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