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屎是一種「西方價值」

圖片:譯言

自詡為「國際都市」、「東西方文化交匯之地」的香港,竟也有官員吐出這四個字來:西方價值

這「西方價值」一詞的出現,往往帶有貶義,不僅否定其普世的意義,還包含了「偏見」的意思。簡單來說,他們想說的是「西方的偏見」。回歸雖然才十多年,香港某些官員的政治思想卻是進步神速,已完全掌握「西方價值」這個詞的真義所在,完全不輸給受過黨校教育的大陸官員了,所以能說出「西方價值只是向中國施壓的方法。」--其實這個「中國」也是讓人疑惑的,其所指究竟是哪個「中國」?如果是普通老百姓的「中國」,老百姓又何曾因為所謂「西方價值」而有壓力?

口中念著「西方價值」的他和他們,在身穿畢挺的西裝時,為何沒有想過西裝體現的是西方價值,是向中國施壓的方法?

口中念著「西方價值」的他和他們,在坐著舒服的汽車時,為何沒想過汽車體現的是西方價值,是向中國施壓的方法?

口中念著「西方價值」的他和他們,在喝著香醇的紅酒時,為何沒想過紅酒體現的是西方價值,是向中國施壓的方法呢?

我們也不該有男女平等,不該有一夫一妻,我們的女人應該繼續纏小腳,我們應該繼續隨地吐痰,還應該有個皇帝繼續供我們跪拜。他們不怕紅酒汽車LV,不僅不說那些是西方價值,而且全心全意地接受它們享受它們,偏偏一說到民主自由人權,就視之為不可接受的甚至包藏禍心的西方價值。

當西方價值代表先進價值的時候,你否定西方價值,就等同於在否定這個處處是西方價值的社會,就等同於在否定你那與西方價值密切相關的生活。

百多年前,中國的進步學者已經在宣揚西方思想,而今日的香港官員竟然還頂著一顆天朝的腦袋,在唸叨著「西方價值只是向中國施壓的方法。」--難道這些人都是從古時穿越時空而來?有這些受迫害幻想症的疲軟官員,是多麼不利大國的勃起。

就算在大陸,也不是個個官員都在口頭上如此排斥西方價值。他們也讚揚民主自由人權,在憲法裡說自己的政權是「人民民主專政」,各種該有的自由也寫進了憲法,更宣稱中國是世界上人權最好的國家,凡此種種,無非是要通過「西方價值」把自己的偽政權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事實上,共產黨就是一個極度西化的政黨,其核心思想馬克思主義不是西方價值?有多少中國傳統價值不是共產黨一手毀掉的?最親西方(和最仇中的),就是現在的這個執政黨啊。香港官員竟連中國執政黨都承認、中國憲法都有寫的價值觀貶為「西方價值」,這不是反黨、顛覆國家,那算甚麼!不拉你去槍斃算好了,可你這麼一個反黨反中份子怎還好意思在香港推國民教育?

中國的官員比香港的官員聰明的是,他們知道,人權如果是支大棒,那也是人人都可以拎起的大棒。美國拿人權棒打中國,中國也可以拿人權大棒還擊,年年一份《美國人權報告》是少不了的。把普世價值否定為西方價值絕非高招,能用普世價值來還擊,那才叫高。

然而,從正面的角度理解,「西方價值」確實可視為對中國施壓的方法。這百多年來,沒有「西方」的鞭策,中國能有今天嗎?說不定還是大清王朝的天下呢。沒有那些依靠西方價值強大起來的西方強國突然出現在中國面前,迫使中國去改變,現在的中國也許仍停留在自給自足以農立國的階段。

這個時代已不是爭論東西方價值的時代,連鄧小平都已經說過,不管黑貓白貓,能抓著老鼠的就是好貓。因此,不管東方價值西方價值,能讓國家進步的就是好的價值。至於某官員,如果他覺得西方人不吃屎所以不吃屎是「西方價值」,因此他要通過吃屎來對抗西方價值,那是他個人的事,我是全無意見的。

(本文共被 364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