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香港電影

0

《好好拍電影》:值得好好欣賞的許鞍華

電影拍出了許鞍華的真性情,她在鏡頭面前幾乎毫無保留地分享著自己,而這種真,很難通過鏡頭在其他導演身上看到。所以到影片最後,許鞍華對電影、香港的告白,則並不會讓人覺得都只是頒獎禮上常聽到的那些陳詞濫調而已,顯得特別的真誠和動人。

0

《佔領立法會》與《理大圍城》:我們都是困住的人

看了《佔領立法會》和《理大圍城》,想說些不太中聽的話。一部是關於為什麼要進去和如何進去,一部是關於為什麼要出去和如何出去,兩部紀錄片皆呈現了人在社會運動中是如何作出選擇和影響整個運動的。作為社運紀錄片,兩部片子可算相當地冷靜和剋制,沒有太多激烈的衝突場面,也沒有一昧地煽情。比起新聞更重視呈現場面,它們做到了紀錄片應該做的事,就是還原被新聞模糊化了的人。

0

《拆彈專家2》:空洞的控訴,中二的恐怖份子

雖然電影一開始就道出了令人想摧毀一切的根源在憤怒,但劇情最終安排主角「改邪歸正」,說到底還是否定這種憤怒的。而對於這種憤怒,電影提出的「解決方案」,竟然是主角無厘頭的「自我醒悟」(他一早識破了臥底計劃只是被洗腦)。

1

下一部《十年》在哪裏?

「袁木好誠實,李鵬係我哋最偉大嘅領袖」,1991年的電影《整蠱專家》有這樣一句深入民心的對白。類似的政治玩笑,在鼎盛期的香港電影裏並不罕見,即使導演是王晶——對,王晶曾經都「好誠實」。但大多數時候,政治元素只是作爲一種加插進去的笑料或佐料而出現,跟電影主題本身甚至是毫無關係的。真正以政治作爲主題的香港電影並不算多見,像《十年》般得到《環球時報》「祝福」的,更是絕無僅有。

杜汶澤低俗喜劇騾子 22

《低俗喜劇》影評:沒有本土不本土,只有好看不好看

《低俗喜劇》正式公映前,杜汶澤在facebook說過一番話,他說香港人不是不支持本土電影,當有一部真正屬於本土的電影拍了出來,香港人還是很支持的。這番話還配上某戲院優先場滿座的截圖,一片紅色,似乎特別有說服力。

5

為了兩個家庭的和諧生活,金像獎用心良苦

那夜,在元朗朋友家酒飽飯足之後,幾個人一起看金像獎直播。看得差不多的時候,出去吃糖水,然後回家。回到家才知道在我離開電視機的那段時間,在我吃糖水說冷笑話的那段時間,在我坐著朋友的車奔馳在元朗往荃灣的公路上的那段時間,已經發生了很多驚天動地的事情。

4

《綫人》影評:聖鬥士霆鋒

一說到聖鬥士,就必然想到那五個為保護雅典娜而永遠打不死的小強,他們不僅打不死,而且每次瀕臨死亡就是他們小宇宙爆發的時刻。類似這種聖鬥士的角色在電影裡並不能說是少見,尤其是共產黨的電影--都可以說是小強電影的顛峰之作,但我還是不得不說,謝霆鋒在《綫人》這部電影裡演的角色也是一名聖鬥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