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歷史

才華橫溢劉大生 1

才華橫溢劉大生

劉大生何許人也?這廝畢業於北大法律系,據他所言和詩人海子曾是同學,似曾任職江蘇省委黨校的教授,現今身分不明。不知此人法律讀得怎麼樣,但他卻喜論史品詩,從他的文章可見,其在歷史和文學上層次還很低。 一文《愛國學生也害國,賣國政府不賣國》,題目倒是夠吸引眼球,內文則是無知一堆。愛變成害容易理解,也有很多事實可見,但按照劉大生愛找病句的毛病,實在不應該出現「賣國政府不賣國」這樣的「病句」,至少也該在「賣國政府」四字加上引號,否則既說是賣國政府,又何以不賣國。 文章說的是五四運動。曾看過一篇為北洋軍閥政府辯護的文章,說他們經濟發展多有成就,對待教育也十分開明,諸如此類。所以劉大生絕對不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不過,說不定那篇鴻文也正是出自此君之手。 劉老師在文中說: 五四学生的暴力行为不仅在物质层面上危害了国家,更在精神层面危害了国家。请愿者放火是对政治道德的颠覆,是对法治精神的破坏,是对政治科学的破坏,是对民主原理的破坏。 所以说,爱国学生也害国。 此段文字說的是五四學生火燒趙家樓一事。劉老師說趙家樓是民樓,民樓不可燒。聽他的意思,就是官府可燒,五四學生應跑去燒北洋政府–到時北洋政府不開槍才怪。但另一方面劉老師卻說,火燒民用建築的項羽是偽革命家。且不說沒人讚譽過項羽是革命家,項羽更不可能自詡革命家,僅火燒民用建築一說就十足好笑。讀過點中國歷史的人都知道項羽燒的是阿房宮,雖然最近有研究說那不是阿房宮而是咸陽宮,但無論是阿房宮還是咸陽宮,都不是民用建築。 我們再看趙家樓是甚麼建築。趙家樓當時是北洋外交長曹汝霖府邸。請問,曹汝霖是民是官?可笑的是,事後當時的總統徐世昌卻否認學生火燒趙家樓。這究竟代表甚麼,很值得玩味。 至於「政治道德」、「法治精神」、「政治科學」、「民主原理」,真不知其所言何物也。五四運動是害國還是救國,實非歷史知識貧乏的劉老師所能評判。 第二個問題是,北洋政府有沒有賣國? 在事实上,五四时期的中国政府并没有卖国。不仅如此,整个北洋政府其实都没有卖过国。台湾是清政府卖掉的,蒙古是蒋介石卖掉的,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大片国土是毛泽东扔掉的,日本应当向中国支付的巨额战争赔款是周恩来做人情拒绝掉的。请问,北洋政府有这样的卖国行为吗?五四时期的政府不仅没有卖国,而且很爱国,不仅爱国,还爱出了成就。 只有把國土割讓予人才叫賣國?劉老師不僅為北洋政府脫罪,還給它扣愛國的帽子呢。請問和日本簽訂的二十一條是怎麼回事?曹、陸、章三人成為五四學生的矛頭所指,正是因為他們三人是參與對日談判和簽定二十一條的主要官員。當然,他們只是北洋政府中的一員,未必是罪魁禍首。曹、陸、章三人若感到無辜,要怪就怪自己任職的政府。北洋政府是巴不得自身的壓力、全國的怒火全都轉移到曹陸章三人身上,然後把他們三人撤職,還可擺出一副聽取民意的開明形象,得以騙倒劉老師這樣的天真人士。但曹陸章也非完全的無辜,用香港的話說就是問責,難道葉劉淑怡也可以無辜地說「我只是為政府辦事」? 北大校長蔡元培1923年提交辭呈,未經批准便出走歐洲。蔡先生是因當時政局混亂腐敗才提前出走,但劉老師卻小題大作,說這是不負責任的校長,這樣的校長教不出好學生,蔡元培更要為五四後中國的苦難負責。蔡先生是不是好校長,他能不能教出好學生,明眼人都看在眼裡,只有劉老師是睜眼瞎。一個為北洋政府脫罪的人,竟責難起一個校長來了。我倒想看看,劉老師在江蘇省委黨校任教時都教出了甚麼學生。 最好笑的是,這個法律系畢業的劉老師竟然品起文學來了,他說五四的「文學巨頭少文采」。他先是譏笑胡適的《文學改良芻議》「實在干癟的利害,一點文采也沒有」。《文學改良芻議》是一篇甚麼東西?就是一篇關於文學主張的文字,價值在主張,文采尚在其次。劉老師在共黨的教育下長大,欣賞不了文采也是可以原諒的。他踩扁胡適無非是為抬高自己,自譽其自傳《不惑的代價》是美不勝收。可惜他的這篇美文發表於《當代法學》,一般人沒機會欣賞到。為甚麼如此美文竟然發表在《當代法學》這種聽上去十分沉悶的雜誌上呢?阿彌陀佛! 劉老師又指出魯迅多病句,更舉了兩個例子這麼多。 1,他認為「橫眉冷對千夫指」是病句,理由是眉毛本就是橫著的,所以應該改為「閉目冷對」。他連病句的概念都沒搞清楚,病句是指語法有錯的句子,顯然眉毛本身是不是就橫著的,與語法完全無關。比如,我說「劉大生是傻逼」,但劉大生是男人沒有逼的,這並不構成我的說法是一個病句,而只能說我的說法與事實不符。「橫眉」一詞當然不應該理解為只是描寫具體形象上的橫著眉毛,把它改為「閉目冷對」不僅更改了原意,更無所謂文采可言。 2,他認為「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也是病句,說「成」應改成「有」。我不否定任何文學家都可能犯點小錯誤,但劉老師此種改法大可不必。魯迅原話其實是隱藏了半句不說,就是「走的人少路還不能成路」,這哪能說得上是病句,只能說劉老師自己有病。其實提出魯迅有病句的大有人在,只有劉老師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 事實上我一開始無法確定劉老師有病,在網上搜索他的名字,找到其他文章才知道他真的有病。他還有一篇證明自己有病的大作《病句走大運》說海子詩歌病句多,受人推崇是因為走運。他拿海子《天鵝》來開刀。 夜裡,我聽見遠處天鵝飛越橋梁的聲音 我身體裡的河水 呼應著她們 劉老師說這三句除了「橋梁」令人費解,還算不錯,這已經是他對這首詩最高的評價。依我看,「橋梁」會令人費解全是劉老師個人的智力問題。 當她們飛越生日的泥土、黃昏的泥土 有一只天鵝受傷 其實只有美麗吹動的風才知道 她已受傷。她仍在飛行 1,這四句,劉老師又理解不了「生日的泥土」、[黃昏的泥土」。後者不能理解一定又是劉老師的問題;前者確實比較費解,但未必是詩人的問題。古詩我理解不了的多了去,我要是劉大生,我就說屈原有問題,李白有問題,杜甫也有問題,所有詩人都有語言障礙。 2,劉老師說「飛越」的時態不明。且不說中文本不像英文般講究時態,僅就這首詩而言,時態也不是必須的。它是抽象的,而不是在進行具體的描寫。我們作為讀者,有必要弄清楚「她們」是「飛越著」、「飛越了」還是「將飛越」嗎?正如當有人對你說「我愛你」,你會去追問時態嗎?而且一旦加入了時態,詩的味道可能就變了。 3,劉大傻認為「美麗吹動的風」應該改為「美麗的風」。這又是不懂詩人卻亂評詩,不懂文采卻亂放屁的例子。如果詩人「美麗吹動的風」所指真的是「美麗的風」,那不僅「吹動」一詞確有蛇足之嫌,整句也不太通順,「美麗」後還應再加個「的」。但依我之見,「美麗吹動的風」所指實非「美麗的風」,因為錯誤未免太明顯了,就算海子初稿可能犯此等錯誤,我就不信之後他不會發現並糾正過來。「美麗」在此處應是用作名詞,所謂「美麗吹動的風」是說由美麗吹動起來的風。另一種理解是,「美麗」是形容「吹動」,而非「風」本身,那麼「吹動」則不僅不需刪除,而且不能刪除。其實,風是無形的,很難用美醜來形容,而風的動卻是有形的。 而我身體裡的河水卻很沉重 就像房屋上掛著的門扇一樣沉重 當她們飛過一座遠方的橋梁 我不能用優美的飛行來呼應她們 1,劉老師說「而……卻」的轉折沒有道理。如果要講道理,許多詩都可以燒掉了,特別是李白的。這個酒鬼寫的詩,飄飄邈邈,有多少是符合道理的。劉老師以為此處的「沉重」對應的是天鵝的受傷,所以沉重對沉重,沒有轉折。但事實上,「沉重」對應的是「飛行」。天鵝受傷了,但她仍能飛行,這和連飛行都不能的我,當然構成了轉折。如果要照顧劉老師這種智商有問題的人,這首詩就應該寫成:我想用優美的飛行來呼應她們,而我身體裡的河水卻很沉重。這樣,他就應該不會懷疑轉折沒有道理了。但詩就不是詩人的詩了。...

1937,不能忘記 0

1937,不能忘記

主唱:黃立成&Machi作曲:Jae Chong填詞:黃立成.崔惟楷.洪健鈞.費聿鋒.林燕岑 歌詞 認錯 事實不是說謊就能帶過道歉 歷史不是捏造就能改變懺悔 才會真正得到尊嚴南京一九三七 永遠不會忘記 認錯 事實不是說謊就能帶過道歉 歷史不是捏造就能改變懺悔 才會真正得到尊嚴南京一九三七 永遠不會忘記 歷史回到公元一九三七日軍入侵我的土地殘殺手無寸鐵的難民南京城內血肉狼藉 哀嚎四起鮮血染紅了帝國的鐵蹄 三十萬南京同胞數日裡犧牲殆盡八年抗戰彷彿人間煉獄無數的少女被踐踏被蹂躪變成戰爭中滿足獸性的工具 七十年過去 少女們年華早已老去慰安婦也慢慢被忘記身體的傷口也許可以被撫平心裡的創傷卻永遠無法抹去 如今戰犯被貢在靖國神社裡參拜一條條日軍的罪狀成為二次傷害我不能再讓死去的祖先等待我要罪人得到懲罰 因為正義還存在 認錯 事實不是說謊就能帶過道歉 歷史不是捏造就能改變懺悔 才會真正得到尊嚴南京一九三七 永遠不會忘記 認錯 事實不是說謊就能帶過道歉 歷史不是捏造就能改變懺悔 才會真正得到尊嚴南京一九三七 永遠不會忘記 經過多少年後 老奶奶依然被恐懼吞蝕誰能還給她 快樂的日子黑白畫面在腦海裡就像一根刺沉重的回憶滿是 說不出的往事 我情願像個孩子一樣天真無知我情願從來沒有讀過那段歷史我每天夢見蘆溝橋 殘破的石獅也忘不掉屠殺這個 殘忍的事實 世界都知道納粹殺猶太的事實而我們的國殤被人用陰謀掩飾我為我的日本朋友覺得難過他們國家用謊言 遮蓋過錯 人民不知道上一代犯了什麼錯只知道原子彈來自美國他以為自己是被害人那是胡說 我不能再沉默 認錯 事實不是說謊就能帶過道歉 歷史不是捏造就能改變懺悔 才會真正得到尊嚴南京一九三七 永遠不會忘記 認錯 事實不是說謊就能帶過道歉 歷史不是捏造就能改變懺悔 才會真正得到尊嚴南京一九三七 永遠不會忘記 手裡玩著任天堂我懷疑我的祖先 是否身在天堂潮流人炒作APE連我也愛看日本AV你們還在哈日沒關係但歷史和真相永遠不能忘記 世界已缺乏愛我們不想掀起新仇舊恨更不願人間再有戰事嘴上說著切腹做錯事都不敢承認 我看不見武士道精神請你拿出你的大和魂請扛起所有責任把自由還給千萬個冤魂我依然聽見回蕩在南京的嘆息 一個真相 一句道歉他們才能安息他們還在等待自從南京一九三七 認錯 事實不是說謊就能帶過道歉 歷史不是捏造就能改變懺悔 才會真正得到尊嚴南京一九三七 永遠不會忘記 認錯 事實不是說謊就能帶過道歉 歷史不是捏造就能改變懺悔 才會真正得到尊嚴南京一九三七 永遠不會忘記 [tags]南京大屠殺,歷史[/tags] Technorati : 南京大屠殺, 歷史

時間表表誠意 0

時間表表誠意

劉江華說,香港對普選的意見存在兩個極端,一個是要求普選一步到位,一個是希望能拖就拖,而他們民主建港協進聯會的原則就是循序漸進。這句話無非又是在強調他們的務實。但是循序漸進也得有個時間表,沒有時間表的循序漸進就會是第二個極端──能拖就拖。 時間表的作用是說明你有計畫,不只是空談「共識」的所謂務實。時間表是一種誠意。就好比你老闆交一份工作給你,然後問你什麼時候能夠完成。你卻告訴他「不知道啊,沒有時間表」,叫你的老闆如何信你?過了十年,你老闆又問你,十年前交給你的工作完成了沒?而你還是那句話,不知道啊,循序漸進。你老闆非被你氣得吐血身亡不可,然而我要告訴你的是,世上沒有這麼蠢的老闆,十年前已經炒掉你了。 尤其是民建聯,有前科。以前他們的政綱明明寫著2007年普選,可還沒到2007年這句話就消失了,先嫦娥一號一步到太空旅遊去了。以前自己在政綱上寫下的時間表都沒起作用,何況在沒有時間表的情況下?誰知道你的循序漸進要拖到何年何月。不過,民建聯和政府都可以把責任推給不「務實」的政黨和民眾身上。 我們看看晚清改革。立憲是晚清改革其中一項重要工作。那個時代立憲的難度不會低於今天的普選,但是人家滿清再保守也給了個九年的籌備時間出來。看看,那個落後的滿清在一百年前就能給出立憲的時間表,香港政府怎能一點不為此汗顏?但是就算滿清有一個時間表,歷史學家依然告訴我們,那是滿清在拖延時間。那麼,以後的歷史學家書寫香港的普選歷史,會如何評價那些只會說「循序漸進」而給不出一個時間表出來的政黨和政客呢?鄧小平對收回香港的態度是「我們不是李鴻章」,值得民建聯的徒子徒孫學習啊;更值得曾蔭權學習,不是要強政勵治嗎? 作為馬後炮,我們再回頭看晚清歷史。如果當年晚清也說,立憲要在有全民共識的情況下進行,那麼結局又會如何?我們無法猜想,但是我們知道滿清迫於革命壓力,在1911年將九年的籌備時間縮短為六年。然而為時已晚,就在那一年,辛亥革命爆發,滿清像其他封建王朝馬漢一樣被埋進了歷史的塵埃中。從歷史我們看到,政治改革不僅要有時間表,還要有壓力去推動保守而且懶惰的政府。當然,香港人和幾千年來的中國人分別不大,都是太務實了,只關心飯碗。泛民給政府的壓力遠不及當年孫中山和他的同志們給清廷的壓力。千萬別說革命,那是顛覆政府罪。 讀預科時,歷史老師經常給我們搞辯論會。有一次的題目是:亞歷山大二世是不是真正的解放者。亞力山大二世是誰?他是俄國解放農奴的一位沙皇。我的對手同學說,亞歷山大二世用四年時間來籌備解放農奴,足見其誠意。我反問,那是不是籌備時間越長,越有誠意?這件事本來是用來說明我們香港的青年是多麼地務實的。 2012,還有5年。 [tags]普選,民建聯,歷史[/tags]

被抹去的歷史 1

被抹去的歷史

香港的皇后大道沒有變成人民大道,台灣的介壽路倒先一步變成了凱達格蘭大道。香港的皇后碼頭拆掉了,台灣的大中至正牌坊也命不久矣。一個要去殖,一個要去蔣,都是在爭議聲中用拆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可問題解決不了,只是形式上把那段歷史抹去了。 我所奇怪的是,大中至正牌坊和台灣教育部究竟是什麼關係?杜正勝繼新造「三隻小豬」是成語之後,又再一次鬧出笑話,把「大中至正」張冠李戴到清朝宦官李蓮英的死人頭上。杜正勝真是全世界最具有惡搞精神的教育部長。 太平天國時砸孔廟,文革時砸孔廟,砸了一百多年的孔廟,中國人心中的孔子依然死不去,最後還要反過來修孔廟。蔣介石對台灣功過有多少我並沒有研究過,我也不知道蔣介石在台灣人心中的地位究竟有多重要。但是拆多少塊「大中至正」也拆不去人心中的蔣介石;對於心無蔣介石的人,拆不拆「大中至正」都沒有意義。想起了《哈利波特》裡的人,對魔地佛恐懼得連他的名字也不敢說。 按照所謂「歷史傷痕」要拆的看法,中國太多東西要拆了。首先北京的紫禁城要拆,那是舊封建時代的心臟。不拆紫禁城,怎能展現共和國的新面貌。反正現在的天安門也是50年代拆剩下的。其次,西安的秦始皇兵馬俑也要炸掉,那是集權帝王的象徵。太多太多了。 阿權以後想拆甚麼地方,可以向阿扁取經,看看人家幹得多麼瀟灑。手要快,手腕要強,還要換一個智商和阿杜差不多的教育局局長。 朋友們,把有皇后頭像的港幣和有孫中山頭像的台幣留著吧,以後應該會很值錢。 [tags]台灣,蔣介石,香港,歷史[/tags] Technorati : 台灣, 歷史, 蔣介石, 香港

愛上洪秀全 0

愛上洪秀全

洪秀全,聽上去像個韓國人的名字。但是韓迷們請注意,如果你不知道洪秀全是誰,請翻開中國近代史。如果你知道他是誰,也請你注意,我的愛並不是你想像的愛。順便請各位暗戀我的女性放心,就算在情場中經受多大的挫折,我也不會改變我的性取向。 我對洪秀全的愛,在於我突然想寫一個關於他的小說,長的短的都可–事實上我控制不了長度。太平天國的小說已有人寫過了,電視劇都有人拍過了,只是相對於三國而言,這個故事還沒有徹底用爛。事實上,我不管有沒有小說已寫過洪秀全,因為如果我要寫,肯定不寫正史上的洪秀全。正史上的洪秀全已經腐爛了,我那條通往修成正史的道路也在今年的夏天斷掉了,所以戲說歷史是唯一的出路。 研究正史的老學究不喜歡戲說歷史,所以他們把歷史折騰完了,交到他們的弟子手中已是一條死屍,然後他們的弟子從這具死屍中取走了還有點用途的器官,只剩下腐朽的軀殼再交到我們的手上。我相信,香港自從有需要連續作答3個小時的中史考試,就不會再有大師出現。所以當被歷史考試戲弄完,戲說歷史是唯一的出路。當然,香港的電視劇早就開始戲說歷史了,但那些卻多是一種無病呻吟。反倒是日漸衰落的香港電影,曾經有作品將歷史戲說得很不錯–不過我相信這種作品將很難再出現了,不是因為香港電影之死,而是因為香港的歷史之死。 我筆下的洪秀全,不再需要背負著歷史上的功敗興衰。我和他有一個共同點,都曾失意於科場。儘管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一個轉折點,但我知道那是洪秀全的轉折點。我連題目都想好了,就叫《天國的階梯》。只是以我現在對寫作的熱情以及對洪秀全的了解,不知何年何月才會有這篇小說的出現。 [tags]洪秀全,歷史,中國歷史[/tags] Technorati : 中國歷史, 歷史, 洪秀全

不合格之謎 1

不合格之謎

現在大家都知道曾蔭權為什麼會考歷史不合格了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_V2qJWdxes [tags]曾蔭權,民主,文化大革命,歷史[/tags] Technorati : 文化大革命, 曾蔭權, 歷史, 民主

公開的秘密 1

公開的秘密

前些天,歷史科黃元淵老師打電話來,問我溫書的進度。 我說,快溫完中國史,只剩下日本史了。我的語氣堅定而有力量,沒有半點玩世不恭的意思。 昨天古詩同學也打電話來,主要是問我歷史在哪兒考。 我說,是鐘榮光紀念中學。 古詩告訴我,她也是。除了她還有雞和伊蓮娜。我是十分驚喜,因為考到第三科,總算有認識的人同一個考場了。 然後不免聊起溫書進度,難免說起老師的來電。老師當然不是只關心我一個,雖然歷史班的同學時常以為黃老師只偏愛我一個。要是被八卦雜志聽到了多不好,準會變成師生同志了。 關于我的溫書進度,事情的真相是:老師打電話給我那天,中國史的確快要溫完了。但這也是我唯一的進度,其他史就好像我喜歡的諸位女性,我連碰也沒碰過。我以為中國史應該很快就溫完了吧,可事實是直到昨天才算正式溫完。也就是說,直到考試前一天,我的準備程度頂多只有四分之一。我在這里向祖國坦白,向黨和人民坦白,最主要是向黃老師坦白。希望老師能原諒我的懶惰,給我機會重新做牛。 老實說,昨天我是緊張死了。我可以死在英語上,但決不能死在歷史上,正如我可以被泰森打死,但決不能被豆腐打死。歷史裙下死,做鬼都羞恥。今天考完上午的歐洲史後,我也向另三人坦白,我最怕的一件事是,考得太差,丟人。這是我這幾天做夢的關鍵所在。如果有一天我的身體雞能嚴重退化,出現百年一遇的楊偉現象,我希望用愛面子這一點來證明自己其實仍是一個男人。 關于歷史,我已有相當一段時間沒有做過思考,這幾天同學打電話問我問題,我也只是簡單作答,有一些我也實在不會,羞死人。所以我深知我的備考情況十分糟糕。同學們以為我每次說沒溫書都是假話,但我每次說的都是實話。可又因為我說的是實話,同學們又難免覺得我在吹噓自己。很多時候我還真是無心吹噓,難道我本性如此?比如,我前面說我已有一時間沒思考歷史,所謂的思考并非學者似的思考,而是學生的思考,但是可能就讓人誤會我在故作高深。我是故作高考,行不?我他媽就是一個為高考幾乎精盡人亡的學生,哪有空做什么高深的思考。 昨天晚上喝了點茶,精神倍好。我就這么一邊看《奪命真功夫》,一邊看歷史筆記。《奪命真功夫》完了,我還一直在看筆記,直至深夜3點。到此為止,我總共溫了中國史、意大利統一和維也納會議,還不到全部筆記的一半。上床睡覺,居然很快入睡,茶的效果到哪去了? 睡了三個小時,早上再匆匆看了德意志統一和一部分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實在看不下去了。不過總比考mock時的情況要好。因為考mock時我誤以為先考亞洲史,結果在對歐洲史毫無準備之下作答歐洲史。不磨刀就上戰場的,也算是個勇夫,不過是莽夫之勇。 這次作答歐洲史DBQ之時,我在同一版面上作答兩小題。我發覺這可能出錯了,所以涂了再抄一遍。其實我不太清楚規矩,不知道可否將兩小節在同一版面作答。試後問人,把她們嚇了一跳。她們說是可以的,而且她們都這樣做。但我也算是小心駛得萬年船吧。我是最討厭一些沒有必要的規矩的,但有時候反而是更怕栽在這些規矩上面,甚至把沒有的規矩套在自己身上。奴性乎? 這么抄寫一邊,也浪費了一點時間。然後寫完第一道essay,我又上了趟廁所進行生理減壓,又浪費了一點時間。我真是一名優秀的time killer,請組織頒發獎狀,以資鼓勵。萬幸的是,我剛好在限定時間內趕完了第二道essay。不敢保證我寫得全對,也不敢保證我寫得足夠,但至少也算是完成了。順便一提,考試前有一個小插曲。我看準考證跳行了,坐錯了位置。當時我正坐在91號,不知在想些什么,可能在想有沒有女人此時此刻在想我,可能也不是。突然就真有一女人出現在我眼前,準確來說是一女考生。她問,這是91嗎。我意識到我坐錯地方了,看了一下準考證,然後趕緊收拾東西挪窩。由於我向來有順手牽羊的好習慣,所以那桌上的電腦條碼和答題簿差點被我帶走,幸好有旁邊小女生的提醒。 她說,那是她的。 我一身冷汗。 如果我想牽豆腐或者其他女孩的手。我把手伸過去,然後她說,手是她的。我一定不止一身冷汗,而是挖個洞埋了自己。 四人中午在葵芳的一小公園里吃面包。真難吃。雖然我還有日本史沒看,但實在沒什么心思看,主要聊天。她們問我,你認為誰誰誰會喜歡誰誰誰嗎?我說,可能會。然後補充,誰誰誰可能喜歡的人不少,就像我一樣。然後伊蓮娜就幫我數這兩年喜歡過的女同學。其實不多,也就三個。和櫻木同學一百多次的失戀記錄相比,我仍需加倍努力。 下午的考試就沒什么好說了。只是看到右前方有一同學似乎被題目難住了,我很是竊喜。有同學上廁所,我又竊喜,這家伙又少了時間了。基本上,我就像一個傻逼。所以我說沒什么好說,但還是說了。 總體而言,這份試卷屬于中等難度,主要是DBQ後面的題目較難,一大堆凌亂的數據堆在框框里。我懷疑這是出給經濟或者會計科同學做的。其他考生也應該覺得難,所以我不是太擔心。好說歹說,我會考歷史也是拿過火箭的。這次我不敢說我能再摸到火箭,但是請至少也給個維他命C吧。老師剛才又打電話來關心。我說應能拿C。這次沒有騙他了,上次也是善意的謊言。但是文科的考試真是很難說,考試這件事本來就是很靠運氣的。我會考能拿火箭,可能也是因為運氣好。運氣一來,就如流氓學武術,擋也擋不住。 如果你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獲,我這自大加懶惰的家伙不配拿高分,那么我只好告訴你,其實我平時讀歷史還是花了功夫的,都是奪維他命真功夫來的。我只是討厭考試而已。這都是如假包換的大實話。能坐在高考考場的皆非泛泛之輩,連雞同學都是有神雞力量庇護的。地球人全知道。 [tags]高考,歷史[/tags] Technorati : 歷史, 高考

非人 1

非人

一天竟然考六個小時的試,上午連續寫三個小時的歷史,下午再連續寫三個小時的歷史。太瘋狂了。我現在深刻地體會到持久力對於一個成功的男人來說有多麼重要。或者說,只有通過了此種考驗,才算真正的男人。 上午考的是歐洲史,但我之前溫的是亞洲史,因為我記錯了順序。本來是打算中午吃完飯再隨便看幾眼歐洲史,臨時緊抱佛腳,但殘酷的事實卻擺在我的面前,來不及抱了,要抱只能抱自己的牛腿。不過我的目光掃到旁邊那位美女的腿,突然間色心大起,很想沖過去抱一抱。關於考試,我只好硬著頭皮上。用吳宗憲的笑話來說就是,當時我全身都軟了,只有一個地方是硬的,那就是……我的頭皮。事實也證明,我頭皮硬的時候,吹水的功夫還是有兩下子的。阿基米德曾經說過,給我一個支點,我能撬動整個地球。而我要說的是,給我一個G點,我能吹出一整個洞庭湖的水。 其實亞洲史我也只看過大事年表,而且溫完不久就發現溫了基本等於沒溫,忘得差不多了。幸好情人節還沒到,否則我寫著寫著就會把明治天皇寫成明治巧克力。雖然稱一個人為巧克力一點也不為過,但是歷史不能這樣考,而且這麼寫估計要拿給阿扁看才看得明白。中午匆匆瀏覽了中國史部分的筆記,就這樣上戰場了。誰說無知者無畏的?你奶奶的,我當時的心跳都飆到時速一百公里了,差不多可以和中國”自主研發”的彈頭列車”媲美”了。 考完之後幾乎崩潰。聰聰已經只懂得傻笑,不過看上去好像很開心。我心想,媽的,再讓我寫多十分鐘,我都有可能變成楊過第二了。姑姑,你在哪里? [tags]歷史,考試[/tags] Technorati : 歷史, 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