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國安法

0

一個普通香港人看國安法條文

將大陸法律用詞直接用於香港法律的粗暴及可笑,也充分說明了,這是由一群不瞭解香港和香港法律的人,為香港制定的法律。估計發佈得遲的原因,就是要做「繁簡轉換」的工作。畢竟在此之前,連特首也不知道具體條文。

3

國安法推動的「二次回歸」,港人感受不重要

無論是立法的意圖、程序還是至今半遮半掩的條文,說國安法預示着「一國兩制」的終結,都不算是什麼「嚇人」的言論。一國兩制的終結,換一句話說,也正是最近很多人提到的「二次回歸」。最最荒誕的地方在於,「二次回歸」比23年前的第一次「回歸」,更不顧及港人的感受。所謂「港人治港」,實是廿一世紀人類社會最大的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