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殺曾憲梓

Tsang olympics2 謀殺曾憲梓

粵語的「聖」和「性」同音也許不是一個巧合。看吧,所謂的聖火還沒到香港,許多香港人已經興奮異常了。在治療陽萎上,聖火比任何藥物都來得有效。連站都難站穩的曾老先生也因為這「性火」即將舉在自己手上而突然覺得自己「好大隻」。

我突然覺得香港政府是不喜歡曾老先生的,所以「趁佢病,攞佢命」。曾老先生得了什麼病?他這麼老了,還固執地要做火炬手,這絕對是一種病。曾先生「跑」時,護衛手大概是不必了,我覺得沒有一個人忍心從這樣一位老人,一個將死之人手上搶走火炬的,何況他坐在輪椅上,誰搶他火炬就是誰在製造第二個金晶。

多叫幾個醫生陪他老人家跑吧,跑完這最後一程--作為火炬手的最後一程。我就不信下一屆奧運他還有機會跑。

曾老先生真是好傻好天真,竟然配合兇手完成對他的謀殺。借奧運來殺人,這香港政府也真他媽夠有創意的。

 

網上聖火,人人可傳

相關閱讀:

餘弦棧 <你火我都火>

梅林邀月 <授之者無理,受之者無恥>

老頑童的窩 <為甚麼是他和她>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您可能也會喜歡…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