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最後的武士》看日本武士

最後的武士

從《最後的武士》(The Last Samurai)一片中我們可以看到,日本傳統武士在激蕩變革的明治時期的處境。

在傳統的日本社會,武士處於社會的最高層,擁有很多的特權。明治維新所帶來的種種激烈變革,莫説是武士,就連普通百姓恐怕一時半日也難以接受。更何況不少武士親身策劃並參與了倒幕,他們曾對新世界寄予厚望,但倒幕成功之後,他們才發現他們一無所獲,甚至仍然一無所有。他們意識到了一個更重要的問題,這個國家再也不需要他們了。

對此後日本武士頻繁的暴動,一般都認為武士們財政困難是最重要的原因,我們知道他們幾乎每個人都欠著一屁股的債。但從《最後的武士》看來,武士最不滿的似乎並不是財政上的困難得不到解決,此片對此甚至一字未提。片中的武士,武士刀和武士的頭髮是他們尊嚴的象徵,更是他們的生命。要他們解下武士刀,剪掉頭髮,可視爲對他們生命的侵犯。所以勝元的兒子信忠在街上被新軍士兵要求除刀削髮的時候,寧願以死一拼。他的反抗是歇斯底里的,但是沒有用,而且他又不能立刻捨身就義,也就只能號啕大哭了。在之後不久,拯救他父親勝元的行動中,他終於有機會悲壯地獻出他的生命。可以說,他是為信仰而死

歷史潮流浩浩蕩蕩,熱武器終究要取代冷武器,但武士們認爲使用熱武器是對他們的一種侮辱,因此在整個故事中,他們拒絕使用火槍。隨著日本最後一名武士結束了生命,傳統的武士道精神也似乎走到了終點。在世人眼中,這是一群頑固而不識時務的傻瓜,而我卻打心裏欣賞他們,他們的那種傻勁。對生命最大的尊重,莫過於讓它結束得有尊嚴。

當然,別忘記這只是一部電影,並不等同於史實。它給武士添加了太多的浪漫色彩。

(本文共被 1,159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