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少年Pi的奇幻漂流》,你想聽一個怎樣的故事

李安導演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講了兩個不同版本的故事,一個殘忍,一個美麗,一個是動物兇猛版,一個是動物版,你想聽哪一個?
李安導演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李安導演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講了兩個不同版本的故事,一個殘忍,一個美麗,一個是《動物兇猛》版,一個是《動物世界》版,你想聽哪一個?

雖然電影並沒有明確地告訴觀眾,哪個版本才是真實的,但李安導演的取態還算是明顯的,他努力營造那個美麗的版本,而殘忍的版本只是從「圓周率」口中短短幾句帶過(雖然如此,但故事也是完整的),一個畫面也沒有。一個很簡單的道理,越美麗越詳盡就越虛假,先講一個虛假但美麗的版本,再用一個真實卻醜陋的版本將前面的版本推翻--也不能說是推翻,其實就是還原,這是一種講故事的方式,只有這樣理解,殘忍版作為美麗版的還原,在最後被講出來才有其意義。影片不提供後一個版本的畫面,這是導演必須有的含蓄,而那些畫面,觀眾足以自行想像出來了。

對於兩個版本的故事,負責事故調查的人選擇了殘忍版,負責寫故事的人選擇了美麗版,這樣的暗示,還不夠明顯嗎?調查事故的需要的是真相,寫故事的需要的卻是讀者愛聽的故事,而非真相,李安已經通過片中兩種職業的人所做出的選擇,告訴你哪個故事才是「圓周率」的真實經歷。

李安導演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兩個版本的故事看似除了結局一樣之外,並無任何關聯,但寫故事的那個人畢竟是個寫故事的人,寫故事的人首先得懂得聽故事,他聽出了兩個版本之間的聯繫,美麗版裡的每個動物,其實都是殘忍版裡每個人物的化身。美麗版裡的動物相殘其實同樣是兇殘的,兩個版本的分別只是人和動物的分別,但把人換成了動物,兇殘就成了大自然的規律,變得理所當然了。他道出兩個故事的關聯,其實也就是李安再一次告訴觀眾,哪個故事才是真實版本。李安明提暗點,就差沒畫公仔畫出腸,已經非常照顧觀眾的智商,你還好意思看不懂嗎?

對於「圓周率」來說,兩個版本的故事都是不可或缺的,殘忍的版本雖然殘忍,但它卻是真實發生過的,如此刻骨銘心的經歷他不可能忘記,這個版本主要是用來面對自己的;美麗的版本雖然虛假,卻因為換成了動物,使人不用直面人性裡兇殘的一面,而這個版本則主要是用來說給別人聽的。和眾多傳教節目講的故事不一樣,一場海難並沒有令「圓周率」從此讚美神,反而是讓他更加堅信神的不存在。死裡逃生後的他,念念不忘的是老虎,不是神,而這個老虎和《劫後重生》(Cast Away)的排球Wilson也是不相同的:Wilson是湯漢斯在荒島用來消解寂寞的擬人化朋友,而老虎卻是「圓周率」本人的化身,是「圓周率」的生存意志的外化,這種生存意志原始而兇殘,是人作為動物的本能,「圓周率」能活下來靠的就是這種兇殘本能,所以當他知道自己得救了,知道自己回到了人類社會,「老虎」就消失了。善良而軟弱的他一開始懼怕老虎,其實就是害怕那種兇殘的生存意志會吞噬他的本性,使他變成可怕的人,但他最後馴服了老虎,也意識到了「老虎」是他生存下去的關鍵。

李安導演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在「圓周率」漂流的過程中,大自然既有美的一面令人驚嘆,也有狠的一面令人驚嚇,面對這樣無常無情的大自然,「圓周率」怎麼可能會相信有一個人格化的神存在?

然而,「圓周率」雖然不再相信神的存在,卻沒有否定宗教的作用,宗教可以美化殘忍的事實,給人心靈的力量,憑著這股力量才能送走「老虎」,讓它不需要再回來。記得聖經裡就記載著許多血腥的人類歷史。

無論你喜歡聽哪個版本的故事,兩個版本都必須一起聽。然後你選擇相信哪一個,或者想將哪一個講出去,那就是你的事了。

李安導演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補充:

有人看了我的分析後說,保險公司最後的報告裡,也是選擇了美麗版。對於這個細節我記得不太清楚,但我可以解釋為甚麼報告裡用的是美麗版。

事故調查員傾向於相信殘忍版,是毋庸質疑的。但他們為甚麼在報告裡卻選擇了另一版本,這是否表示他們最後還是相信了美麗版?上文說了,兩個版本對於「圓周率」來說都是不可或缺的,一個版本用來面對自己,一個版本用來說給人聽。事故調查員自己聽的時候,選擇了相信殘忍版,但寫進報告時,他們知道報告是寫給人看的,也是在講故事,此時他們從傾聽者變身成和「圓周率」一樣的述說者,於是他們選擇了述說美麗版,一個更符合常人口味的版本。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15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Onsiu
8 years ago

電影有濃厚的童話色彩,以動物喻人。童話就是用美麗手法,說現實故事。

陳牛
8 years ago

對於兩個版本的故事,負責事故調查的人選擇了殘忍版,負責寫故事的人選擇了美麗版,這樣的暗示還不夠明顯嗎?調查事故的需要的是真相,寫故事的需要的卻是讀者愛聽的故事,李安已經通過片中兩種職業的人所做出的選擇,告訴你哪個才是「圓周率」的真實經歷 http://t.co/6YziDVxi

Patrick the Reporter
8 years ago

對於兩個版本的故事,負責事故調查的人選擇了殘忍版,負責寫故事的人選擇了美麗版,這樣的暗示還不夠明顯嗎?調查事故的需要的是真相,寫故事的需要的卻是讀者愛聽的故事,李安已經通過片中兩種職業的人所做出的選擇,告訴你哪個才是「圓周率」的真實經歷 http://t.co/6YziDVxi

陳分奇
8 years ago

對於兩個版本的故事,負責事故調查的人選擇了殘忍版,負責寫故事的人選擇了美麗版,這樣的暗示還不夠明顯嗎?調查事故的需要的是真相,寫故事的需要的卻是讀者愛聽的故事,李安已經通過片中兩種職業的人所做出的選擇,告訴你哪個才是「圓周率」的真實經歷 http://t.co/6YziDVxi

林胖比
8 years ago

看完電影再看..

林胖比
8 years ago

看完電影再看..

Selina Cheng
8 years ago

雖然這不是一部宗教電影,但卻不甚同意你說故事證明神的不存在。我個人的解讀是pi認為是要找尋這「人格化的神」是誰的真相並不重要,但一個泛稱的神卻是存在的。

這故事最有意思的是,雖然到結尾哪個版本才是事實很明顯有答案,但主人公最後還是選了虛假。這其實暗示在某些事情上,對真相的追尋其實對於最終的理解毫無幫助。

這是因為感性而美麗的故事與理性而殘酷的事實之間,沒有絕對,人物被動物代替,但其實故事的情節是同出一轍,兩者均提供正確感知世界的可能,因此世界不能被簡化為二元,不是對便是錯。這亦相同於Pi同時相信三種宗教的原因:宗教的出現是人用以理解自然與超自然的方式,不同的宗教想要理解的世界卻終究只有一個。無論是無神論科學家、還是虔誠的信徒,在大自然前同樣會驚嘆她的偉大。到底神是誰、神存不存在,我們總是嘗試去找一個唯一的真相回答。然而,就像我們無從能知到底Pi的故事哪一個版本才是事實,我們也不能知道哪一個宗教才是真相。真相實際為何跟本毫不重要 — 重要的是人選擇以哪一種態度去看待這個世界。因此,對於pi來說,神父、印度教的祭司和回教的imam間的爭執就跟日本官員的爭執一樣無稽:如能明白事情本身的意義,那跟本無需知道事情在真實世界裡如何發生。pi認為,相信哪一個宗教都沒分對錯,只有不可知論者最不可取:因為他拒絕去選擇任何一種看法,自以中立為最可取,因而在有神論和無神論者之間,不可知論者缺乏的是信仰本身。故事開首說明" This is a story that will make you believe in God" ,但它的結論卻是真神是誰並不重要,那不是有點自相矛盾?與其說這故事教人相信一個特定的神,God 其實就是信仰本身。如果我們說pi的故事教人去相信信仰本身,則絕不為過。畢竟,希望同時作為三個宗教的信徒的Pi,其實就是最真誠而純粹的信仰者。在原著中pi說,I just want to love God.

其實原著中在海上漂流的故事只佔書的後半部,前半部講述了pi在印度有關動物學和神學的許多際遇和體會,亦用了極多隱喻去加強作者有關信仰、人性和人對自然的看法。雖然都是一些零碎的事件,但卻對故事提供了許多前設和寓意的基礎,而且一點也不悶。也很驚人作者有如此功力:寫過兩百頁也未入正題,但卻一點不會叫讀者悶得放棄讀下去。如有興趣去讀一讀原著,會發現pi的故事還有許多層次是電影未有帶觀眾去發挖的。

陳奉京
Reply to  Selina Cheng
8 years ago

回應得很認真

Apple Ng
Apple Ng
8 years ago

上面既講得又不無道理;;
作者既分析亦很全面~!!

Billy Hung
8 years ago

調查事故的人最後是選了美麗版本的

Hank
Hank
8 years ago

pi在成人後跟作家在餐桌上吃飯前是有禱告的,證明他仍有信仰(沒必要不信又裝蒜,太牽強),這點很關鍵!pi在自己的評論中提到:沒有一個版本能說明船為什麼會沉,就像科學和宗教沒有一個可以完全使人信服的解釋宇宙的起源,最終,仍要取決於pi問作家的問題:你相信哪一個?所以,認同第二個故事的真實性並不直接導向對信仰的絕望,而相信第一個故事也不代表活在愚昧與幻想中。在pi的成長歷程中,恰恰相反,他內化了兩種不同的詮釋 ,但當作家來找他時,他仍說他的故事會讓你相信神的存在。己的

其實,版主的分析恰恰反應了版主的世界觀,我的分析也是。我倒不認為認同完全的無神論才是李安真正的目的,表演只是想成為一個鏡子,讓個人映照出自己的信仰,從這
點上來說,真是太成功了。

Yuen Hiu SHan
8 years ago

善良而軟弱的他一開始懼怕老虎,其實就是害怕那種兇殘的生存意志會吞噬他的本性,使他變成可怕的人,但他最後馴服了老虎,也意識到了「老虎」是他生存下去的關鍵。

Yuen Hiu SHan
Reply to  Yuen Hiu SHan
8 years ago

pi認為,相信哪一個宗教都沒分對錯,只有不可知論者最不可取:因為他拒絕去選擇任何一種看法,自以中立為最可取,因而在有神論和無神論者之間,不可知論者缺乏的是信仰本身。

Yuen Hiu SHan
8 years ago

善良而軟弱的他一開始懼怕老虎,其實就是害怕那種兇殘的生存意志會吞噬他的本性,使他變成可怕的人,但他最後馴服了老虎,也意識到了「老虎」是他生存下去的關鍵。

Shares
15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