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蠻字,所謂蠻語

我不怕簡體字,也不怕普通話,我害怕的是簡體字或普通話的霸道。而很不幸,這種霸道在某些反簡體字或反普通話的人中也非罕見。老實說,這種霸道越是正義凜然,越是可怕,因為一個正義感太強的人做起事來總是更加堅決更加地一意孤行,當年老毛要求推行簡體字不正是如此嗎?

簡體字固然有諸多的不好,但無論如何,簡體字並非全是共產黨發明,其實有一部分是來自民間,且歷史也不短,非共產中國數十年的國祚所能比擬。民國時期的老蔣政府也曾準備推行簡體字,表都編好了,最後懸涯勒馬,放棄了。你要是有心,也能在香港市井之中發現不少簡體字,甚至更多的不規範字,我覺得這些作為民間智慧的一種,存在也無不可,因為它們也不會干擾正體字的書寫。又有一些簡體字其實是採用了古字,比如「從」字的簡體字「从」()就是古字。

當你將簡體字一概罵為「蠻字」或「殘體字」,其實不僅侮辱了你所「敬仰」的古人,而且更是表現了自己的蠻橫無知。許多反簡體字的人士連中性如「繁體字」這樣的詞都覺得是侮辱,那「蠻字」、「殘體字」這些用語又何以見得中肯?

當然,正因為那一部分簡體字是來自民間,所以也通常是不規範的。共匪的錯,就是拿不規範的來取代規範,然後規範的反而丟進歷史的塵埃之中去,這過程就像滿清要求漢人剃頭扎小辮子一樣,強制執行,誰也不可以有異議,就算後來發現是錯的,也絕不認錯糾正。

至於普通話,說它因為受蒙古話和滿州話影響所以就是蠻話,也實在太侮辱蒙古人和滿州人了。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還滿腦子蠻夷觀念,十足的迂腐,更莫說粵語本身其實就是深受南蠻各少數民族語言影響的語言,絕非某些人說的那麼正統,說人家是蠻語就太五十步笑一百步了。

由於華洋交雜,近代香港的粵語其實也吸收了大量的外來語,我覺得如果這些外來語若是本地語言所缺乏的,那轉為己用也屬於正常的文化交融,而且正好體現本地文化之開放和活躍。

捍衛繁體字和地方語言我是舉手舉腳支持,但自己都說理不清,或走偏了路,又如何立於不敗之地呢?我也反簡體字和普通話,但我反的不是簡體字和普通話本身,我反的是以簡體字取代繁體字,以普通話消滅地方語言。

大陸有位學者在網上講為甚麼要反對簡體字,講得非常好,連陳雲都讚好,只可惜人家雖然反「蠻字」,卻講的也是「蠻語」,而且人家竟然不敢義正詞嚴地罵支持簡體字的是「賣國賊」。

預設圖片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文章: 1628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