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輝的六個理由全是廢話

民主黨,還能信你嗎
圖片來源

陳景輝寫了六個理由來反對投白票,說白了就是要把票投給民主黨。這六個理由我看得生氣,一個以「八十後」自稱的人,竟如此迂腐現實。

第一,先懲罰建制派?

這麼多年來不都是在懲罰建制派嗎?你看到甚麼作用沒有?最重要的是,你他媽還當民主黨是自己人啊?

民主黨不是一次背叛民主派,是一連串地背叛民主派,與自己盟友為敵。民主黨自己都不是以懲罰建制派為先,何以要求別人放過他,先去懲罰建制派呢?懲罰建制派是長期的,不在乎一時,清除民主派內的瘀血,以免全身細胞壞死,卻是當務之急。其實連建制派和民主派都分不清,以下列再多點都是無謂。如果你能說服我,民主黨還是可信的民主派盟友,一個理由就夠了,何需六個?

第二,已經爛到毒

毒蘋果這個比喻實在是爛比喻,是誇大不選爛蘋果的後果。誰說我們是窮人,誰說我們肚子餓,一定要靠爛蘋果來充飢。難道陳景輝沒看到這爛蘋果越來越爛,遲早(或者已經)變成毒蘋果嗎?

今天被迫吃毒蘋果(但不是我們自己選的),四年時間把心一橫研究解藥,也許最終能換來一個改善爛蘋果甚至自己種蘋果的機會,這個所謂的毒蘋果是吃不死人的。古語常說18年後又是一條好漢,現在只需4年。在爛蘋果和毒蘋果之間挑了爛蘋果,你的想法可能只是為不吃毒蘋果而已,但爛蘋果卻會自戀地以為自己仍是好蘋果

第三,少了250萬就不行?

一來這250萬本來就不可能全部落在民主派手中,就算拉下了民主黨,也不等於損失了250萬;

二來,這250萬的意義是甚麼,你能拿它來推翻政改方案或推進民主進程嗎?你能拿它來平反六四嗎?民主黨拿了這些錢,所幹的還不就是和建制派差不多;

三來,別說250萬,政府就算要花幾百億我們也阻止不了(如,高鐵撥款),現在根本不是錢財的問題,為財失義才是大問題;

四來,人家建制派也不差這些錢,他們不會因這小小250萬而突然壯大了。

第四,為甚麼不跟民主黨說不要讓建制派漁人得利?

民主黨不參與五區公投,私下和中央談判並投票通過政改方案,後來又支持建制派提出的收緊議事規則--以此打擊民主派盟友,這些他媽的就沒有導致漁人得利?

民主黨的種種背叛行為,你不罵他們讓建制派漁人得利,你現在反過來要求大家不要因為懲罰民主黨而讓建制派漁人得利,這他媽說得過去嗎?讓漁人得利是民主黨開的頭,就算在這場選舉迫不得已讓漁人得了利,民主黨也一定要承受相應的後果。要怪首先就怪民主黨。

第五,勿以派性來決定投票?

那不如叫他們退黨吧。那種「我就算在民主黨也可以置身事外」的想法其實是相當有害的。選民很難分辨你是「好的民主黨」還是「壞的民主黨」,不要求馬上退黨,但有種的請馬上走出來,大聲告訴大家你支持五區公投、反對政改方案,如果你連這都做不到,就不要怪人以派性投票了。

又要說自己不等同於民主黨,又不敢說出自己的主張,這種窩囊廢選來也沒用。

第六,民主黨不敗,民主運動肯定不會更好,甚或更壞

民主黨慘敗,當然不一定會換來更好的民主發展--其中一個可能的原因是民主黨仍不作反省,徹徹底底做了建制派。

但慘敗是一個機會,摔倒過才懂得反省,民主黨有了新的覺悟,可以用實際舉動重新贏得選民的信心。但民主黨不敗,讓他們朝偽民主的道路繼續走下去,讓他們再繼續欺騙選民和傷害民主運動而無須付出代價,民主運動會更糟。

不靠懲罰,倒給大家說說能靠甚麼拯救民主黨?沒有的話,請閉嘴!

(本文共被 439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