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 you

當我知道她在xanga上block了我,我才真正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在此之前,她已經幾天沒和我說話,但是沒有任何徵兆表明她對我已經憎恨到要把我列入邪惡軸心的黑名單。那不是她第一次不理我,歷史上一個國家完成一次分合便是幾百年,以此來計算,我和她已經經歷了兩三千年了。我已經習慣了她每次不理我幾天後又會和我說話。她第一次不理我,是在我們相識不久--事實上到現在也不算相識太久,如果不把那兩三千年計算在內。

那次她不理我,我懷疑是我夾在她和某人的恩怨當中。但後來她說了兩個原因,都與我的懷疑無關。一個原因是,我不高興時沒有告訴她;另一個原因是,她在考慮要不要和我來往。

在她最後一次不理我之前,我們正在解決之前的一次矛盾。當時發生了一件事,那件事本來只是我和組員之間的問題,後來居然變成了我和她和好的障礙。說起來,那件事我受盡委屈,某位組員的淚光導致謠言四起,都是衝著我而來,而她居然也相信了那個謠言。我所就讀的學系總是有很多的謠言,我承認有時連我自己也不自覺地參與其中,在上個學期的最後,課程主任李老師在一百多個學生的面前說了一番語重心長的話,叫我們應該和平相處,互相體諒,說得比奧巴馬老師的演講還要精彩,掌聲四起,但情況卻沒有因此改變。到上大學的意義,原來並不是為了充實自己的知識,而是學會在社會「謀生的技巧」--在外謀生,避得開所有,也避不過是非。

她曾經在一次談話中表示,她不喜歡是是非非的生活,可現實很諷刺,最後我們卻被是非所累。她說:我們還是sem break回來之後再和好吧。然後我說了一句氣話,於是我們到現在也沒有和好,而且我看不到未來有任何和好的可能。

我知道她block了我之後,傷心死了,馬上以forgive加上她的英文名註冊了一個新的帳號。我的目的不是進去偷窺她寫了甚麼,證明這一點很容易(雖然事實上我不需要證明),一是她的xanga沒有上friend lock,基本上是xanga會員就能進去看,沒必要偷窺;二是一個偷窺者不會像我那樣如此明顯地向被偷窺者顯示自己的身分。不過換來的卻是又一次block。後來我想了想,我當時確實喪失了部份理智,這麼急著去尋求原諒根本不會有結果。接下來有一次連續好幾天都沒有看到她,讓人擔心,我就又偷偷地進了一次她的xanga--我承認那一次的確是偷偷摸摸的,連註冊的帳號我都是用隨機組合的字母,好讓她不會懷疑到我頭上,除此之外我再沒進去過她的xanga。但是那一次上去一無所獲,我沒能知道她發生了甚麼事,因為她一如既往地把每一天的日記隱藏起來--她這個習慣可不是因為我。事實上就算我知道她發生了甚麼事也沒用,我幫不上忙,因為她不需要。正當我在擔心的時候,她又出現了,msn上掛著一行字「打回原形」。同時,我那個帳號又被block了,不過我已經沒反應了,而那個帳號也已經完成它的歷史任務。

後來,windows live推出lifestream的功能,上去玩了一下,她馬上又在那裡block了我。而我最近發現在facebook上,她也已經block了我。事實上,無論在windows lifesteam上還是facebook上,她都沒什麼東西好讓我去偷窺--她不太玩這些東西,所以她block我不是為了阻止我獲得她的消息,而是向我表明一種姿態。這令我陷入無休無止的痛苦當中:我是否真的如此面目可憎。我可以不在乎世界怎麼看我,但我在乎她怎麼看我。

自從她不理我之後,我當然嘗試過和她回復正常的外交關係--如果我甚麼都不做我無法原諒自己,但我很識趣,我沒有死纏爛打,還可以在此拍胸脯保證我從沒有對她實施過任何滋擾。如果偶爾看到她很晚沒睡在msn上叫她早點睡也算是一種滋擾,那我實在無話可說,乾脆以後我望她幾眼也歸入強姦好了。

我奇怪的是,三個不同地方的block並不是同時進行的,她在xanga block我超過了一個月才在facebook block我。至於msn,她

有沒有block我,我沒辦法求證,求證出來也沒多大意義。她曾經說過,她喜歡被人記住的感覺,那我必須恭喜她,我記住她了。她自相矛盾的是,她說她不會記住任何人--既然她不會記住,那大概也不會感覺到別人是否記住她。

她在facebook也block我後,我感到結局已經來臨。老實說,我曾經寄望時間可以沖淡我們的矛盾和不快--這基本上是我的處世方法,但目前看來,時間再強大都好,它總算遇上對手。

「如果你能忍受妹妹的奇怪性格,你可以永遠做我的哥哥。」這是她曾經說過的話。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9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機器貓小叮噹
機器貓小叮噹
13 years ago

.

“她曾經說過, 她喜歡被人記住的感覺”

有心使然的話
這一方面她果然很成功

“如果你能忍受妹妹的奇怪性格, 你可以永遠做我的哥哥”

分離就是為了讓你記住
你會永遠記住她
奇怪是這樣解釋的吧?
可是你也成功地做了她永遠的哥哥

這首歌也許你會有多少共鳴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j_aUC429hU

機器貓小叮噹
機器貓小叮噹
13 years ago

永遠的事
任何人說了都算

換這首歌
或許你更有共鳴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gac0VpiFs8

曾經自己 
像浮萍一樣無依
對愛情莫明的恐懼 
但是天讓我遇見了妳

我初初見妳 
人群中獨自美麗
妳彷彿有一種魔力 
那一刻我竟然無法言語

從此為愛受委屈 
不能再躲避 
於是妳成為我生命中最美的記憶
甜蜜的言語 
怎麼說也說不膩 
我整個世界已完全被妳佔據
我想我是真的愛妳 
我是真的愛妳 
我是真的愛妳

我全心全意 
等待著妳說願意
也許是我太心急 
竟然沒發現妳眼裡的猶豫
只是妳又何必 
狠心將一切都抹去
妳絕情飄然遠離 
連道別的話也沒有一句

請妳讓我隨妳去 
讓我隨妳去 
我願陪在妳的身邊 
為妳擋風遮雨
讓我隨妳去 
讓我隨妳去 
我願陪在妳的身旁等妳回心轉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E6dfOXM-vo

牛年啦
醒醒罷
從新出發
咚咚鏘咚咚鏘咚咚鏘咚鏘
牛年到

機器貓小叮噹
機器貓小叮噹
13 years ago

客有為齊王畫者,齊王問曰:「畫孰最難者﹖」曰:「犬馬最難。」「孰最易者﹖」曰:「鬼魅最易。夫犬馬,人所知也,旦暮罄於前,不可類之,故難。鬼魅、無形者,不罄於前,故易之也。」

執著的是你放不下的心
放不下的因由纔是重點
日後我們可以將你的故事拍攝成電視連續劇

機器貓小叮噹
機器貓小叮噹
13 years ago

.

骨子裡
我是將你當成了大雄
豆腐妹妹當成了靜宜
滿足了自己小時候想當機器貓小叮噹的夢想

– 我的矛盾在於
– 不正經是為了把真實的自己隱藏起來
– 被人知道得太多不安全
– 然而我同時又在期待理解我的人

也是等價交換

trackback
12 years ago

[…] 只是這緣份太短,短得用一根手指足以丈量,她現在去了中大,而我成了無業遊民,這是兩種世界的人。事實上在分道揚鑣之前,我們已經切斷了關係,但無論如何,她是上帝安排給我的驚喜,上帝這老家伙已待我不薄啦。那位被迫讀副學士先修的朋友,如今遇上了我,上帝對他也不薄啦。 AKPC_IDS += "1767,"; Tags: 緣份 Categories: 風花雪月 Random Posts不死的佐拉 (5) 孫悟空三打白骨精,才終於把白骨精打死。然而強中自有強中手,佐拉的生命力比白骨精還強。時隔多日我為何…有道有層套 (3) 有道有個用戶反饋組,就有道worpress plugin的問題給我發來了電郵。我感到非常意外。 郵…2006/08/19網摘 (0) 书的分类法 引述 :『一个普遍的事实是:某个人如果从小外貌出众,一般不至于被逼成一个天才。所以… Comments (0) Trackbacks (0) Leave a comment Trackback […]

Shares
9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