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看法

3

《偷戀隔離媽》影評:關於文學

文學的功能是甚麼?有的人說是陶冶情操,有的人說是政治宣傳,我卻認為,文學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其實和看八卦雜誌差不多,就是為了滿足偷窺的欲望,因為文學說的都是別人的故事,而我們對別人的故事非常感興趣。

4

那面旗,原來中共看得到

陳佐洱,作為一個曾經擔任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的中共高官,在一個月內兩次公開談到港英旗,實屬罕見。

2

歷史的偶然和必然

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李輝說「六四」只是一次「偶然事件」,不是中共的「原罪」,他要麼是對歷史無知,要麼是在撒謊。對於一個以暴力手段奪取政權,並真心信奉「槍桿子裡出政權」的政黨而言,用軍隊去鎮壓民眾,以維持統治的穩定,那絕對不會是偶然的事件。

14

劉慧卿是民主黨主席的合適人選

民主黨是一個典型的「鐵打的營,流水的兵」,入黨的和退黨的都多,人人都可做民主黨,人人都可不做民主黨,而民主黨始終在那裏,未曾改變。一個曾經「訓街」作公民抗爭的劉慧卿,多少人曾視其為民主女神,然而「侯門一入深似海」,劉慧卿一入這民主黨,就彷彿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從此擁抱「理性主義」,不再說抗爭,火雖然未熄,但火都是撒向過往的同路人。

7

市民龐一鳴和議員胡志偉,也談談民主黨

最近龐一鳴和胡志偉「開戰」,許多人覺得龐一鳴太惡,胡志偉則得體有禮,依我看,有此看法的人,大概是對調了兩者的身分。如果龐一鳴是議員,而胡志偉只是一名普通市民,我也會覺得龐一鳴太惡了,但事實恰恰相反。如果大家能夠把龐一鳴還原成普通的市民,而不是給他一頂「環保鬥士」的高帽,並且能夠認清胡志偉現在是一名議員,而不是一名普通的市民,看法也許就不一樣。

1

是壯舉,也是一場成功的商業活動

我對於速度沒什麼概念,這也是我經常遲到的原因,所以,Felix Baumgartner 從高空十二萬英呎跳下來,我不在乎他是以多快的速度下墜的,更不在乎他有沒有超越音速,對於我來說,這件事最重要的意義,是證明了在廣告中宣稱給你一對翼的 Redbull ,也是不能給你一對翼的,而只能給你一個氣球。

8

莫言得諾獎,大國的一粒偉哥

天朝近年儼然已是經濟大國的模樣,奧運會和世博會的舉辦也顯示了它的硬實力,然而它當然不會止步於「經濟大國」便滿足,天朝更渴求的,是文化上的軟實力也能得到世界的認同。如今的中國就像是一個練了六塊腹肌但心理脆弱,因心理殘缺而造成勃起障礙的壯漢。

6

被簡化的「中國人」

「五千年的風和雨啊,藏了多少夢;黃色的臉黑色的眼,不變是笑容。」劉德華這首《中國人》,唱遍大江南北,雖是一個香港人唱的,但香港人自己反倒沒那麼愛聽。中國人對於「中國人」這種身分的描述和認知,向來都很膚淺,到現在仍然停留在「黃皮膚、黑眼睛和黑頭髮」,甚至連語言、文字這些最基本的文化特徵也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