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看法

2

哈利波特:如果把巫術棒換成吸管

有一個冷笑話,該有很多人都聽過:金庸的小說書名可以寫成一副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英國作家羅琳的小說雖然數量有限,尚不足以寫成一副對聯,但至少下聯是有了--哈哈哈哈哈哈。正好七個字,非常順口,我猜上聯應該是--哼哼哼哼哼哼哼。然而電影為了完全榨乾哈利波特系列的價值,把第七本拍成了上下兩集,把電影版的下聯變成了八個哈,嚴重破壞了音律美。

8

影帝出沒注意

你們這幫人啊,真沒把影帝放在眼中。 一場小小的鐵路事故,算得了甚麼。你們知道大躍進死了多少人嗎?你們知道文革十年死了多少人嗎?你們知道六月四日死了多少人嗎?你們知道四川地震死了多少人嗎?多難興邦啊,賤民們!不靠這三天一小事故,五天一大事故,能拉動內需嗎,能有今天的強國嗎?強國的路,就是千千萬萬的人骨鋪出來的。一場鐵路事故,頂多死傷數百,還嫌死得少呢,你們這樣跟鐵道部過不去,無非是想把他--影帝召喚出來。 既然你們要,沒理由不成全了你們。影帝這次明明臥病在床11天,最後還是從床上爬了起來。他開口第一句就是「我病了」,知道甚麼意思嗎?意思就是:我病了,你們還在吵吵吵,你們不想作人了吧。所以,這次大家是真的把影帝惹毛了。聽到他說甚麼了沒有?「徹查事件」!「絕不手軟」!賤民們,草泥馬們,怕了吧,腳軟了吧。如果你對影帝了解甚少,如果你還不知道這八個字是甚麼意思,那實在有必要幫你回顧一下(見下圖): 此時,人群中傳來一聲喊叫:影帝來了,楊峰快跑!

7

王勇平是個人才

在出了高鐵相撞的事故後,我們看到了比兩車相撞更為震撼的一幕:他們要把車廂埋起來。 這個畫面是對視覺的衝撞!是對邏輯的衝撞! 眾所周知,世上有兩套邏輯,一套是正常邏輯,一套是中國邏輯。用正常邏輯,畫面所見的事無法理解,只能理解為是「盡快把水塘填滿」,但為甚麼要把水塘填滿,為甚麼不用土把水塘填滿,這些問題還是依然一頭霧水。這時,只有用中國邏輯,才可以理解,但中國邏輯博大精深、變化多端、創意非凡,一會兒成S型,一會兒成B型,要弄懂中國邏輯,本是一件難事。 晚上聽到一位朋友說,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在記者會上解釋了這個問題:事故現場有池塘,車頭埋在裡面是為了盡快填滿池塘。 我又再一次震驚了!這一次,中國邏輯和正常邏輯竟然達到如此驚人的一致! 抱著懷疑的精神,在網上找到了該新聞發佈會的錄像。王勇平的原話其實不是那樣的,但將他的話歸納總結一下,無疑,就是上面那樣的意思了。 對於他的回答,以棟篤笑(stand up comedy)的角度來看,表現是卓越的,甚至有超越外交部發言人的潛力。但是從創意上來說,這個答案就不及格。本人可以向鐵道部免費提供幾個更有創意的答案: 「這不是埋,這是在餵高鐵俠喝水!」 「這不是埋,是在清洗!」 「這是埋,但不是掩埋真相,而是保護真相。如此重要的證據不埋起來,肯定會遭到有關人士的破壞。」 …… 王勇平說的那些話中,最有價值的是「信不信由你」。這是中國新聞自由的一次重大進步啊,中國政府對傳媒從來都是採取「我說的,你必須信」的姿態,這次竟然「由你」了。

3

冷血殺手的興趣愛好

二戰時有兩個很重要的人物,一個愛抽菸喝酒,吃得肥腸大肚,還吸食過鴉片,另一個剛好相反,吃素不菸少酒。前者是邱吉爾,後者是希特拉。 本月22日在挪威發生的屠殺事件,已經有人於事後找到兇手Anders Behring Breivik的facebook,發現他的其中一個愛好是玩魔獸世界和使命召喚,並認為這項愛好或多或少導致了他的屠殺。 (點擊可看大圖) 誠然,一個人的興趣愛好,能在一定的程度上反映此人的性格。但我們會說性格決定一個人的愛好,而不會說愛好決定一個人的性格。 對於一件冷血殺人事件,媒體在分析原因時最喜歡把焦點放在殺人者的興趣上,然後簡單粗暴地將此歸為構成殺人行為的主要因素。對於媒體來說,這樣做當然是最簡單的,也最符合大眾的思維方式--因為最不需要動腦子,但對於那個人,對於那一種興趣,甚或對於同樣有此興趣的人,是相當不公平的。 比如去年差不多時間的時候,香港也發生了一宗慘案,一個15歲少年用刀殺死了他的母親和妹妹。蘋果日報的報導就有這樣的描述: 據悉,簡愛看小說漫畫,尤其喜愛曾寫暴力驚慄小說的台灣網絡作家九把刀,以及日本漫畫家藤子不二雄,「呢個世界少啲人咪好啲囉」這話據悉源自藤子不二雄的漫畫。 蘋果日報簡單地把兇手的行為和他喜歡的作家及漫畫家聯繫起來,這種邏輯加上行文用字,看起來非常可笑。該記者不知從哪了解到兇手喜歡九把刀,卻又沒進一步了解他究竟讀過九把刀的哪些書,但是為了把兇手的行兇原因訴諸於其愛好,就用「曾寫暴力驚慄小說」來形容兇手喜歡的作家;然後又把「呢個世界少啲人咪好啲囉」這麼常見的話,非安在兇手喜歡的漫畫家藤子不二雄頭上不可。甚麼叫小學雞?這種邏輯就是小學雞。 當然,文字是傳達思想的工具,對人的蠱惑性尚可說大一點。但說到遊戲,大多數都是簡單純粹的感官享受,對人的影響也小很多。但是社會主流對電腦遊戲有一種固有的敵意,但凡兇手年齡在30歲以下的年輕人,媒體都會輕易地聯想到電腦遊戲。這次挪威的殺手芳齡32,也算是這個範圍內。 要知道,這次挪威屠殺的兇手,他的行為不是出於一時一刻的情緒,他的行為背後是有他的思想理念支撐的。他怎麼可能因為玩魔獸世界和使命召喚而去殺人?這讓兇手看到,他一定會說:這也太他媽侮辱我了吧! 魔獸世界是目前全球最受歡迎的網絡遊戲,沒有之一;使命召喚也是目前最受歡迎的電腦遊戲之一。兩者的玩家加起來有幾千萬之眾,這裡面有多少人成了殺人兇手或暴力分子?就算出了一兩個殺人兇手、暴力分子,那也只是說明他人格有缺陷,而更多的沒有成為殺手和兇徒的玩家,則可以說明玩這些遊戲是沒有問題的。 Breivik在拘捕後坦承作案,認為這次行動「殘忍但必要」;事發前的日記寫著「一旦決定攻擊,寧可殺過頭,也不要殺不足,以免無法達到最大震撼效果。」這不是一個在電腦遊戲影響下殺人的兇手會說出的話。 其實,從兇手Breivik的facebook還可以知道這個人同時還喜歡古典樂,喜歡閱讀、寫作、旅遊、健身等等。古典樂導致了屠殺,還是旅遊、健身導致了屠殺? 經科學家證明,和玩遊戲導致殺人的可能性比起來,聽劉子千《唸你》後殺人的可能性要高一千萬倍。

7

他死了,但他說過的話卻還沒實現

「經歷了百年滄桑的香港回歸祖國,標誌著香港同胞從此成為,祖國這塊土地上的真正主人。」 1997年,他說出這樣的話。 一晃,香港回歸已14年了。 如今,香港記者回大陸採訪,依然會被打,被侮辱。香港人關心祖國發展,會換來中央官員的嚴厲警告,說香港應該「井水不犯河水」。連大陸的同胞都無法捍衛自己安身立命的土地,香港人……算了吧。 在很多年前,這個國家成立的典禮上,有一位獨裁者也說出了類似的話: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尿!如你所知,直到今天,能在神州大地站起來尿的還只是少數人士。 他口中的「香港同胞」也許是一個特指,特指香港的一小部分人,而不包括香港的所有人。所以事實上香港人並沒有成為祖國的真正主人,甚至也沒有成為香港的真正主人。這14年來,擺在我們面前的是:阿爺一吹雞,狗官就跪低;香港人連自己要怎樣的特首也說不了事,還有一群比別的香港人更平等的特權人士騎在香港人的頭上。誰才是香港真正的主人,顯而易見吧,反正不是你和我。 2011年,他死了。而他說的不僅沒有實現,而且看不到實現的希望。那句話也該改成這樣才符合事實: 「經歷了百年滄桑的香港回歸祖國,標誌著香港從此踏入一個更滄桑的時代。」

2

《醉爆伴郎團2》影評:別和胖子吃棉花糖

從《醉爆伴郎團一》(The Hangover)可以得出這樣的教訓:別和胖子喝酒--這句話,從我口中說出,你知道有多困難嗎?因為……因為……我就是胖子!

兩年前,三個酒鬼一場宿醉之後把新郎弄丟了。過了兩年,他們當中又有人結婚,結婚的是平時斯文但醉後卻最瘋的牙醫,這次會不會把牙醫弄丟?

7

純恩啊,我來滿足你了(之一)

我承認對李純恩這個人確實有特別的感情,具體甚麼時候開始已經記不起了,只記得有一次讀了他的專欄文章,便不禁對他產生了某種感情,自此之後,這種感情一直放不下,讓我每次見到他都是心跳加快,兩眼發光,身體的某個部位不可抑止地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