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戰場上的明信片》

《戰場上的明信片》:沒有結束的戰爭

日本在二戰投降前的最後掙扎,是把天皇之外的幾乎所有日本男人都送上戰場,所以把戰鬥力主要體現在打掃上的打掃營也要批甲上陣,家中死剩一個壮丁的也要前仆後繼地去死。這可以對比《雷霆救兵》,美國人可以專門派一個隊,去營救一家兄弟中死勝他一個的小兵Ryan。 《戰場上的明信片》(Poscard)的女主角友子,雖然自己不用上戰場,卻是戰爭最大的受害者
《大鈍裁者》

《大鈍裁者》:獨裁非缺鈣,是缺愛

獨裁者為甚麼會成為獨裁者?《大鈍裁者》(The Dictator)提供了一個更加娛樂化的答案:他缺乏愛。獨裁者阿拉丁(「波叔」Sacha Baron Cohen飾演)跟荷李活很多女明星都有一腿,甚至和阿諾州長,他每搞完一個就拍一張「即影即有」,貼在牆上。
《普羅米修斯》

《普羅米修斯》:來個炸薯圈,要大的

很多人都把《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當成是《異形》(Alien)的前傳,導演最初的構想也是如此,因為他正是《異形》之父Ridley Scott--儘管三部曲中的後兩部卻是由另兩個同樣大名鼎鼎的James Cameron和David Fincher導演(異形三其實是David Fincher的電影處女作),但沒有他就沒有《異形》系列。
《春嬌與志明》劇照

讀兩篇《春嬌》影評有感

在幾個月前,《春嬌與志明》出第一個預告片的時候,我就說過對這部電影沒什麼興趣。一來,看彭浩翔電影無非就是看他的小聰明,但預告片完全沒有表現出它有什麼看頭;二來,又是涉及中港兩地,我的第一反應是會不會太氾濫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