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時政

真的猛士,敢於面對淋漓的鮮血

0

譚德塞被罵,是因為能力而非膚色

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說:「批評衝着我來,我毫不在乎;讓我難過的是,整個黑人族群、整個非洲都被侮辱,我無法忍受。」他成功從中國政府那裏學到了一招:用種族歧視來為自己的失責辯護。

0

會問「蠢問題」 才是好記者

當世衛的抗疫表現在全世界都遭受質疑,當其助理總幹事Bruce Aylward也因為在《The Pulse》節目中的表現而備受非議時,製作《The Pulse》這檔節目的香港電台卻陷入了漩渦之中,在香港遭受政府官員、建制派及保守媒體的抨擊。政府和建制派說節目干犯了「一中」原則,保守媒體說記者問了naive的問題──而那篇文章竟是由一名記者執筆撰寫的。

0

大時代下的瘋狂

在《大時代》裡,我們看到了股市的瘋狂。香港現在進入了另一個大時代,中港矛盾大爆發的時代。在這樣的大時代裡,你最好站對了隊伍:你是大陸人還是香港人?

1

叔叔越壞,少女越愛

原以為梁粉主要是些有怪僻的麻甩佬,比較意外的是,還不乏青春少艾。

3

問林超榮:出了甚麼問題

林超榮對林慧思事件有他的看法:「普通的街頭謾罵,大部分人用政治包裝,轉移問題,真的出了問題。」我其實沒看明白林超榮說甚麼,但「我支持香港警察」群組似乎看明白了,說他講得中肯。

11

他們早就沒在討論愛國了

我當然也不喜歡「愛國愛民」這樣肉麻的口號,於我而言,愛並不適宜宣之於口,更適合放在心裡,或表現在行動上,畢竟這也不是甚麼國破家亡的危急時刻,沒有大聲呼籲的需要。對於那些宣稱要為一句口號而杯葛六四悼念的人,如果你還在跟他們辯論愛國,那你可能未判斷到他們的態度。

21

三城記:這是傳媒最壞的時代

窮的共產黨可怕,富裕的共產黨也可怕。經濟上越來越有實力的中國共產黨,就像拿回了魔仗的伏地魔,世上再無敵手。他們擁有了天底下最可怕的兩種暗黑力量--權力和金錢,他們的手越來越大,他們已經不能滿足於只操控國內的媒體,他們把手伸向了台灣,伸向了香港,境外的媒體不能用權力搞定,就用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