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導性

我一直認為,對於成年人來說,性是引導不了的,只能引誘。但是如果一只一絲不掛、含情脈脈、風情萬種的母狗出現在你面前,你會不會被引誘?如果你會,那滿大街遛狗的人豈不是很無辜。

在紫草的blog上有人提出質疑:

那份問卷第十條「你最想同咩動物做愛?」 ---
若果人是一個理所當然的答案,那問題即為廢話。
假設問題不是廢話,即是動物引導性指向人類之外的集合。

如果一個人本來就只想和人這種動物做愛,那他會不會因為問題很廢而說出其他的答案呢?正如我們不會因為「我媽是女人」是一句廢話而改說「我媽是男人」。大話西游裡,唐僧問妖怪,你老母貴性。難道唐僧是要引導妖怪們承認他們的母親是男性?那妖怪後來自插一刀,你以為這是受了引導所致?你只能說唐僧很無聊,搞「爛gag」。而我也深知如今這個年代,gag搞得太爛也會被人鄙視的,但這已是另一個問題了。

這個問題問得的確不太好,最大的問題在於「最」字,這意味著就算你的答案是人,也不能排除你會和其他動物做愛。但我并不認為這有引導性。如果這個「最」字是出題者有意設置而非出於疏忽,那也頂多只是如陶傑所言,一場惡作劇而已。如唐僧問妖怪「你媽貴姓」的性質一樣。

不過,這個問題并非完全一無是處。如果全都答人,那至少可以證明大學生會和狗做愛的擔心屬於杞人憂天;如果有人答了人之外的答案,那也可以提供個案對人獸交進行研究,比如有人獸交想法的比例是多少。收集一份原始資料有甚麼意義,紫草已有他的論述。他講得比我好,我不再多說。如果人類認為不好的事情就不應該進行調查的,那有許多調查研究都應當立即停止。

據中大學生報刊登的答案,沒人不是最想同人做愛的。引導性的猜疑不攻自破了。

[tag]中大學生報[/tag]


Technorati :

(本文共被 101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