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世界

道德有烈酒一樣的功效,人容易喝醉。人一醉就會產生某種幻覺,比如以為「世人皆醉我獨醒」。

說說占占同學的兩個故事

顧客:「老闆,呢碗粥有粒老鼠屎,我要向食環署舉報。」
老闆:「唔好呀,單憑呢碗粥你就斷章取義?你如果唔食晒我所有既粥,有乜資格評論呀?」

這個故事看上去太棒了。但只要稍想一想便能發現破綻。可參考sidekick和紫草兩人的看法:

sidekick:「o個粒係老鼠屎定係豆豉呢?」

紫草:「美國有間華人開的餐廳,因為報紙虛構他們老鼠多,就一堆人不敢去。可想而知,他們見到豆豉,都會以為是老鼠屎。這是種新時代的杯弓蛇影。」

一個人的確不需要喝完整碗粥就已有資格評論那碗粥有沒有老鼠屎,但僅僅是那碗粥而已。其實,我不喜歡用「資格」一詞,我更想說這與資格無關。任何人都有資格,就算沒喝過那碗粥,問題卻在於沒有親自看過那碗粥就發表評論,評論的準確度難免大打折扣。要看到那碗粥,和要喝完整碗粥,是完全不同的意思。現在的情形是,不少人連那碗粥也沒看過,然後因為有一個出來說那碗粥裡有老鼠屎,大家便對此堅信不疑。

從道德上來說,老鼠屎還是豆豉,是個莫衷一是的問題。就好像紙上畫一個圓圈,有人會想到月亮,有人會想到包子,豬八戒色心一起卻可能會想到乳房。對於不喜歡豆豉的人來說,豆豉和老鼠屎的味道恐怕沒甚麼分別。你的美酒對於別人來說也可能是毒藥。

我還看到另一種情形是,有的人的確看過了那碗粥,但他否定的不僅僅是那碗粥,而是整個粥鋪。要準確地評價整個粥鋪,就要對整個粥鋪有足夠的了解--當然,絕不是要你喝完裡面所有的粥。要不然,人家老闆可虧大了。由此不禁想起了一個笑話。古時候有一對恩愛的夫婦,叫阿牛和豆腐。他們家的火柴用光了,豆腐叫阿牛到市集上去買一盒,走之前提醒阿牛要驗一下火柴能不能點著。阿牛回來了,告訴他的老婆,火柴都能點著。豆腐說,那火柴呢?顯然,火柴都被阿牛燒掉了。火柴沒了,卻點著了豆腐對阿牛的一肚子火。這個故事有甚麼寓意,不用我多說了吧。

有一位議員之前在特首答問大會上問曾特首,如何保證大陸運過來的菜都是好菜。曾特首說,不可能一車車地驗,只能抽樣本。曾特首說的是事實,但驗菜和審查是完全不同的事情。用驗菜的方法來查書,難免會因人廢書。大陸很多搞審查的官員都是只配驗菜的。

我給占占的回覆也舉了一個例子:網上有一組流傳甚廣的圖片。第一張一看,是一對豐滿的乳房。到第二張卻發現那不過是一個小孩把胸罩戴在自己的屁股上。可見,對一件事或物有較完整的了解,便可避免把屁股當成乳房的尷尬。不妨再舉一例。有一人說,他討厭種族歧視的人。聽到這一句,大家都會以為這個人是反種族歧視的,黑人朋友可能還想上去和他擁抱握手。但是這個人又補充了一句,「以及黑人」。所以從整句話看,他本人其實就是一個種族歧視者。好了,說回到中大學生報。單看那三道問卷調查的問題,眾多媒體得出了中大學生報在鼓吹亂倫和人獸交的結論。但從整張問卷或者從整個情色版的內容來看,這個結論就很難站得住腳。有些人擔憂有人看了中大學生報會真的去亂倫,真的和自己的寵物進行「超友誼的交流」。我在上一篇已經提過,這種擔憂對成年人來說是沒有必要的。聽別人說了甚麼然後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去實踐的人是智商發育出了問題,而自己不會那樣做卻擔憂別人會那樣做的,智商多半也好不到哪去。拜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退一步說,老鼠屎被證實是確實存在的。那老鼠屎是怎麼來的?有些人會言之鑿鑿地說,粥鋪是故意放老鼠屎進去以謀財害命的。事實上不僅有些人,而是很多人都會這樣看。但是那粒老鼠屎也可能是百密一疏造成的。接著就要說到動機的問題。

法官:「現在判你不小心駕駛,引至他人受傷,須賠償陳先生醫藥費。」
司機:「唔公平呀。我好心,比陳先生坐順風車先至搞成咁。我出發點係好o架,我係好人。」

比喻用得好能加強說服力,用得不好就變成「偷換概念」。動機好所做出來的事情不一定是好的,這是一個極為簡單的道理,完全不需要作一個故事出來加強說服力。如果實在心癢癢,那也可以舉一個更簡單的例子:你看,董建華爺爺是一個好人吧,「八萬五」多好啊,卻害慘了不少人。

我在給占占的回覆里也說了:在法律上,有無動機并不是證明一個人有沒有罪的關鍵,卻是衡量刑罰輕重的一個重要因素。有動機的殺人叫做謀殺,沒動機的叫做誤殺。很多人早就給中大學生報定了罪,然後所說所講都只是為了說明中大學生報有罪,比如占占的兩個小故事。然後,自然而然地,別人都變成醉翁了。可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動機好不好,固然是不能推導出結果好不好。但結果好不好,也推導不出動機好不好。許多人卻是因為媒體列出的那幾道問題而推導出中大學生報的編輯都是色情狂、變態佬。

占占說『不少「衛道之士」出來力撐學生,攻擊另一方的「衛道之士」。』「攻擊」這種用詞,是言過其實了。難道占占頻頻發文就只是想虛構自己「被攻擊」的形象嗎?而『那些力撐學生的,從不逐題問題(例如:你喜歡在中大哪裡做愛?)辯解,只是虛無縹緲地高唱「言論自由,談性無罪」等「道德高地」口號。』則證明了占占應該沒怎麼看過「力撐學生」的文章。我情愿相信占占同學是沒看過,而不是看不懂。順便請教一下,「你喜歡在中大哪裡做愛」這樣的問題應該如何辯解?如果你說中大校園裡是不可以做愛的,那我還可以想想怎麼「辯解」。球都沒有拋過來,卻要人接球就有點無厘頭了。

最後要恭喜大家,經此一事,香港離童話世界又前進了一步。看來,迪士尼的威力很猛啊。當整個香港都變成迪士尼的時候,誰還會嫌香港的迪士尼太小?所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於迪士尼。

再次附贈本人幾年前的爛詩一首:

童話里
有七個小矮人
守護著公主
可現實
只有七個高大的男人
輪姦公主

谁會是王子
就算王子
也不愛公主
只有七個陌生的男人
輪姦公主

[tags]中大學生報[/tags]

(本文共被 42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