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無所有文千篇

有一位叫”安早”的網友留言讚我厲害,原因不是我做了什麽了不起的事,而是本blog已有逾千篇的文字。對此,我被讚得很不好意思。

文章的數量並不能代表什麽,主要是沒有讓陳某一躍升天,不要說全世界全中國,就算在香港blog圈内,陳某也還是寂寂無聞的蝦兵蟹將。很多跑龍套的可能比影帝們演的電影還多。如果這個數量有什麽意義的話,那就是説明了本人比較無聊,不務正業,把許多珍貴的時間都花在了得不到任何好處的blog上面。那些時間我原本可以用來做些更有意義的事,比如沾花惹草,或者讀書也好。假如高考我能考上大學,倒證明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就是學習和寫blog可以兩不誤。但是假如我空手而歸,那我就不知道該哭爹還是哭娘了。

如果對這個數量還能作進一步的研究,那結果就是我原來是一個隱蔽青年。昨天正好看到報紙上寫隱蔽青年的特點,六點中我中了四點。同學笑言:電車男。我說,我不坐電車,所以頂多是個步行男。想起這件事,原來我更加是blog男。

其實前面都言過其實了。文章的確有1000篇了,但這是從2005年在hompy開始一直寫了兩年的結果,平均每天實際不到兩篇。而這1000多篇裏面,並非全是我的原創,很多是網摘。有些就算是我的原創,也只是三言兩語的短句,對於別人而言,大概沒有多大的閲讀價值。流量統計可以證明這一點。本blog只在犯衆怒的時候,瀏覽量才飆升至每天300多IP。他媽的,300IP不算多,用駡名換來代價慘重;他媽的,那本來也就是個意外,卻被某些傻逼解讀為我想借此出名。說到犯衆怒的那篇文章,其實早就在hompy和香港教城創作天地發表過,並沒有人罵我,更沒有讓我突然出名。主要得出兩點結論:1,hompy和香港教城的人流(不是人工流產)比mysinablog低,2,去hompy和教城的讀者理解能力比較高。

對於1000這個數字,我唯一稍感自豪的就是,沒有千篇一律。其實,除了讚我寫得多的”安早”,也有其他網友讚我文筆好。但我縂覺得讚我文筆好的都好像暗含一種意思:我的文章除了文筆還過得去,其他都不值一提,沒有point,瞎掰。説到文筆好,又想起這幾天發生的一件事。一位女同學說,陳奉京,上天是公平的,你雖然”樣衰”(幸好不是陽衰)一點,但至少你有才華。我想了想,操,別説才華這東西沒啥用處,其實我連才華也沒有。我他媽要是有才華,還需要這麽鬱悶嗎?還需要每天寫一篇blog嗎?

爲此,我特地作詩兩句:

丟了愛情賣了田

一無所有文千篇

所以,最後的結論是,我是一個會寫詩的blog男。

[tag]blog[/tag]


Technorati :

(本文共被 39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