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的是感覺

去年的12月27號,是地震把電纜震斷後的第二天,我決定和朋友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去添馬艦的環球嘉年華。

到了門口排隊的時候,我遠遠看到那些恐怖的機動遊戲,就已經嚇得屁滾尿流,心中開始後悔。我一直在盤算著,用一百多元進去觀賞別人玩機動遊戲,值不值得。經過一番天人交戰,我還是和朋友們一起買了門票,上了”賊船”。

我在入場的那一刻,下定決心一定要玩幾個稍微安全的機動遊戲。但當我們到達了第一站,我的決心就崩潰了。我改變了想法,玩不玩其實並不重要,大家都是在尋找一種感覺而已。我發現,原來我看著別人玩也是有感覺的。中醫不是拉條紅線也可以把脈嗎?通過空氣,我的腦袋同樣可以接收到來自機動遊戲上的那些不同頻率的腦電波。你看,我多麽阿Q啊。

事實上,對於我來説,尋找他媽的……感覺,的確比什麽都重要。接下來朋友玩的幾個項目,我都是站在場外看,聽著音樂,感覺良好。我不斷地想起一些事情。人都很忙,但我們仍然需要一些可以想的空間。平時我想事情,最主要在廁所。我說”越臭的地方,思想越具爆發力”多少包含了我愛上厠所思考的意思。如你所知,上厠所的時間並不可能很長,而且我家的廁所還不至於豪華到有音樂播放功能。不過,我家的廁所也並非完全沒有音樂,如果如厠的聲音也可以打動人心的話。除此之外,也可以自己唱。但我唱的歌,連我自己也不想聼。聼完之後基本上都不用上厠所了,因爲都吐出來了。

感覺這種東西,把自己関在家裏是找不到的。所以說,走到人群中去,走到真正的生活中去。以前在大陸,我和朋友去舞廳,朋友們都上去跳舞,我就只是坐在下面喝酒,次次如此。看著舞池中狂野的人們,覺得這種情景太超現實了,如果我也上去跳,以我的舞技,必定是那個超現實場景中最超現實的。如果你要做一個詩人,你應該多去那種地方。我就曾經寫了一首詩:

酒吧,舞廳
昏暗和淩亂的彩燈
隨著舞步,舞動
象征著各種情緒
動物們蜷縮在黑暗裏
暫時沒有了動靜
酒瓶碰撞在一起
發出最美妙的聲音
只有我在靜靜聆聽

舞廳是一個森林
它徹底昏暗下去
昏暗得如動物們祈禱的那樣
關不住的野獸呵
終于中了黑暗的魔咒
開始歡呼,並且吹起了口哨
于是沒什麽還能平靜
除了森林的巫師

幻影中有一個女人
像一絲不挂的蝙蝠
她跳起了舞
還唱起了歌
野獸們圍住她
揮舞著尖銳的爪子,嚎叫不停
這一刻,誰也不認識誰
她終于暴露出一切
野獸們期待著的
那是黑暗的另一道咒語

全身塗滿的顔料
反射出迷亂的光
這是黑暗溢出的欲望
我看見了光與暗之間
有無數顆腦袋在搖晃
仿佛風車在轉動
而那個女人不是唐吉柯德
她的手順著乳房
一直往下
野獸們的視線也
一直往下
還有什麽,會往上
還會有什麽呢
她的武器居然是
堆滿肉的屁股
及扁平的胸部
到底是誰
殘忍地發出第三道咒語
黑色的衣服
白色的思維
是谁要将這種秩序
进行下去

這個中了咒語的世界
裝滿了各種東西
可有一樣是我所需
我要離開這野森林

那天我站在機動遊戲旁邊,站在人們的呼喊聲下,我找到了感覺。

我喜歡喝酒,只要喝了通常要喝到肚脹尿頻才肯罷休;煙,我有時也吸上幾口。喝酒,或者吸煙,用”酷”字來形容的都是傻逼。在我看來,這兩件事永遠不會讓任何一個人酷,最酷的是什麽也不要干。我只是通過這兩件事來尋找感覺。大家尋找感覺的方式不同,有人做做愛也能找到感覺,但是對於另一些人來説,必須先有感覺才能做愛,要說酷,我覺得這件事要酷得多。儘管煙和酒都可能是毒藥,可能讓我們性無能,但是沒有感覺的生活,是另一種慢性毒藥而已,比性無能還慘。

後來我們坐了摩天輪,可以左擁右抱照張相,真好。後來我們又去玩了踫碰車。從童年至今,踫碰車都是我的最愛。但是不管是在鄉下,還是在這個嘉年華,坐一次碰碰車的時間都僅僅一分鐘而已,快得要死。本來要去鬼屋,但是隊伍太長,怕看完了鬼屋就沒時間玩攤位遊戲,每人手上的40個代筆就浪費了。然而,玩完了攤位遊戲,也沒時間進鬼屋了。不過大家都有收穫,我的是一只呲牙咧嘴的小狗。

11點,散場,回家。我沒有再想值不值得的問題。

[tags]嘉年華,感覺[/tags]


Technorati : ,

(本文共被 42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