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62013
 

圖片擷取自《讀書好》

梁文道寫了篇文《國師》,文章寫誰,光看這題目就已經呼之欲出。剛好最近陳雲facebook出了一條post,說他的勇武終於換來了與中共的隔空對話,兩者真是相映成趣。梁文道其實把這種「國師」的心態是寫得非常到位的,自以為國師的心態也不是只有「國師」才有,但他在某些人眼中早成了「文妖」、「媚共賣港賊」,無論他寫甚麼,那些人都會罵。

罵也就罵了,但求各位大爺,能不能罵得有水平一點;就算沒有水平,能不能也罵得有趣一點;就算不能有趣,能不能有風度一點?結果竟然有人說梁文道寫《國師》,充滿了酸葡萄勁,是眼紅國師。這些人除了說人葡萄心態之外,就沒別的好說了嗎?自己罵人就是正義,別人明嘲暗諷兩句,就說人家是眼紅,這是風度嗎?想護主也要護得好看點,別反丟了主人的臉。

我批朗思、無待堂,他們和他們的粉絲說我葡萄。好,我無名小卒一個,我沒有他們那麼多粉絲,我羨慕人家名氣,這還有丁點說得通。你說梁文道葡萄陳雲,這會不會太好笑點?這樣的無賴招,不是用在誰身上都有用。

第一,梁文道成名早於陳雲,無論名氣還是影響力都早已遍及中港台,陳雲名氣大,也就局限於香港,甚至只局限於互聯網,有甚麼值得梁文道葡萄的?

第二,梁文道是佛教徒,我不能說他完全淡泊名利--相信梁文道自己也不會這樣說,但意見領袖都一個個跑到社交網站撈名氣的時代,此人除了開過一個幾百年不上一次的twitter,不見他有任何在社交網站譁眾取寵的行為,甚至別人罵他,他都甚少還擊。對於這樣的梁文道,陳雲究竟有甚麼值得他心酸葡萄的?其實陳雲也是佛教徒,他要是見到有人批評另一個佛教徒眼紅他,不知他作何感想?

「每個文人都有一項弱點,就是在下筆時,透露了他的慾望。」按照「漂流製作」的這種邏輯,它自己的文章又究竟透露了甚麼慾望?每一個人的每一篇罵梁文道的文章裡又透露了甚麼的慾望?別把自己的一套狹隘的世界觀推己及人,你是那樣的人,不代表別人也必定跟你一樣。

我和梁文道素不相識,但看到這樣的文章,我很生氣,我生氣的是,這些人好像看透了世界,看透了一切,但說來說去就是「慾望」,在這些人眼中,這世界就只有追名逐利的事嗎?

相關閱讀:《也談國師病

 

話題: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