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流社會之墮入凡間的才子

生活逼人,我們已經習慣了才子有時候也需要出來賣賣燕窩,或者在安信兄弟的廣告上chok一chok。然後社交網站出現了,才子加速墮入凡間。

喧囂的人群本來不是才子應該出現的地方,那樣的地方更適合藝人和政客,畢竟才子不懂翻跟斗,也不懂得吆喝,然而到了今天,報紙賣不動了,電台沒人聽了,年輕人整天抓著手機,泡在網上,才子意識到已經到了一個燃眉時刻:要麼留在原來的地方,和紙質媒體一起葬身火海,要麼衝出正在彤塌的屋子,到社交網站上登記一個帳號。死與活,看似是簡單的選擇,對於才子來說卻可能是巨大的掙扎。

社交網站不僅喧囂,而且碎片化,難免讓一個人變得絮絮叨叨:昨天和誰見了面,今天去靈堂和誰告別;社交網站時代,才子的影響力開始被量化,並且一目了然地呈現在凡人的眼前:這位才子獲得了多少人的關注,那位才子又得到了多少的轉發。為了壯大影響力,就算才子,也不再特立獨行,而必須拉幫結派,受人攻擊時才可群起反擊,兩位才子一旦吵起架來,比的不再是筆力,而是誰有更多朋友,誰有更多粉絲。這是互聯網時代的圈地運動,每個行業的菁英都上來爭搶地盤,宣示在某個領域我擁有話語權,警告世人別忽視我的存在。

比起蔡瀾、倪匡,陶傑還算是比較遲進去社交網站的,但陶傑現在比兩位前輩走得更前,還開了 Instagram 。在微博、Facebook上,雖然圖片、多媒體更吸引眼球,但語言至少還有些份量,然而到了 Instagram,則完全是搔首弄姿的天下了,露露事業線,拋個媚眼,或者只是拍拍貓兒,也總比你議論「小農DNA」或「僕人的國家」要來得吸引。簡單來說,女人在Instagram比才子更有優勢。

你的照片顯示你出席上流社會的各種場合,你和大美女林青霞合照你和老前輩金庸合照,全都上載到社交網站,雖然相中人都是上等人物,但你分享的對象,即是那些將會對你和你的朋友品頭論足的人,卻都是些下流社會的成員。以前你不幹這些,無論你的私生活多麼優越多麼精彩,你都不分享也不炫耀,那曾經是作為才子必須有的姿態;原本下等人只能想像你的私生活,沒辦法議論,如今一切已不一樣。

有了社交網站,八卦狗仔隊開始面臨嚴重的生計問題,因為名人自己便做了狗仔,主動把私生活公告天下。如今才子都已墮入人間,社會怎能不下流?我在想,會否有一天,陶傑去九龍塘開房也會拍照check in?主動公報的他,從此再也不會在走出「理想酒店」的門口時,因為突然而來的閃光燈,而要用Made in China的衛生紙套在頭上,狼狽地逃走。

對了,陶傑,你在 Instagram 填上wikipedia 的網址,好土。要玩,就玩得專業點。

(本文共被 957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