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醉客的固執

 

醉客

我的腦海裡不斷出現這個人的樣子,他穿著西裝,提著公事包,形象不算高大,也沒什麼特別之處,不過他做了一件與眾不同的事,他在向後的電梯上不停地走著,路人告訴他「你走錯方向了」,甚至拉他回來,他也無動於衷,依然堅持在那個不能把他帶到目的地的電梯上走著。我們不禁要問:是甚麼使他如此執著於做一件沒有成效的事?

我想起了那位遭受眾神懲罰的「可憐蟲」西西弗斯,他同樣是在做一件重複而無功的事,而且是每天都在做,但法國哲學家加謬認為,西西弗斯應該是幸福的,理由是諸神的懲罰雖然帶給西西弗斯痛苦,卻沒能改變西西弗斯的意志,西西弗斯從意志的自由中獲得幸福感。但我看不出,那位醉酒的日本人,在英國地鐵站的電梯上行走時,或者說在與逆向的電梯對抗中,獲得了怎樣的幸福,促成他持續地在做這件事,而且沒人能夠阻止--我以為,連希特拉也阻止不了的。他和西西弗斯是顯然不同的,他有家要回,而西西弗斯沒有。

把電梯當成跑步機來的用人不是沒有,但以他搖晃不穩的醉狀來看,不大可能;他也知道自己醉了,正是如此,他才覺得向後的電梯只是酒後的錯覺,他既醉又醒,他「清醒」得以為酒醉後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象,他以為事實應該剛剛相反--他每一次抬起腿向前走動,都令他更靠近他的目標,而且他還有參照物,就是那些迎面而來,從他身邊走過的人。在我們這些看客看來,他永遠到達不了他的目標,永遠坐不上地鐵,也永遠回不了家,除非有一天地球停轉,電梯停了下來,或者他從酒醉的狀態下清醒過來--要地球停轉有點難,但喝醉的人卻總會醒的。

唯一可以用來解釋的理由就是酒精了,酒精的作用讓人擺脫理性的枷鎖,進入浪漫主義的世界。在浪漫主義的世界,所有具有目的的行為都是功利主義的,他在電梯上走著,純粹就為keep walking,他甚麼也沒想,是看客們想得太多而已。那麼,我們不要叫醒他,leave him alone,讓他一直走到中共倒台,走到地球停轉……

(本文共被 21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