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的反抗和幸福

加繆(Albert Camus)說:應該認為,西西弗是幸福的。

在開始這個話題之前,你不必知道加謬是誰,但必須知道西西弗是誰。西西弗是希臘神話裡的一個人物,他受諸神的懲罰,必須在地獄中不停地把巨石推向山頂,而石頭又不斷地從山頂滾回山腳。

西西弗被人類視為英雄,只因為他在受罰之前的藐視諸神,而他的結局則只被當成一種悲劇:他勞作不止,卻又永無實效。諸神認為,沒有比這種懲罰更為嚴厲的了。人們也只看到西西弗最終的「屈從」和「不幸」,而加謬卻看到他的反抗和幸福。

西西弗的反抗在於,在那重複而無任何得益的勞動中,他的意識不曾泯滅。痛苦是無庸置疑的,但痛苦屬於心靈之上,其實也就是一種意識,是他對自己的命運思索得出的結果。加謬說,那是「意識的時刻」,「造成西西弗痛苦的清醒意識同時也就造就了他的勝利」。

既然西西弗是痛苦的,那麼,他又何來的幸福?因為他超越了諸神強賦予他的命運,他通過痛苦的掙扎,使自己的意識保持清醒,從而成為自己命運的主人,他把石頭當成自己的事,而不是別人強加給他的。

常人所認為的反抗,是當有人強姦妳,你必須奮力抵抗,甚至付出生命。那麼,西西弗所為是否正如那句名言所言,生活就像強姦,當你無法反抗時,便享受它?我並不這樣認為,強姦者的願望就是要你享受他強行施加給你的,所以當你享受強姦時,強姦者獲得了勝利。而西西弗的處境所不同的是,諸神給他施加懲罰所期望的正是他的痛苦,最終目的是西西弗喪失清醒的意識,無法再藐視神明,而命運由神安排也將得到證明。

所以當西西弗在那無效無止的懲罰中依然緊握自己的命運,並由此感到幸福,就算他的肉體依然要在山頂和山腳間奔波,他仍然獲得了勝利。他再一次藐視了神明。

離開神話,回到我們的現實。公民抗命正是這種精神的體現,你可以用荒謬來懲罰我,但你無法改變我的意志。你也許會說,這不就是阿Q精神勝利法嗎?沒錯,西西弗的反抗和幸福都來自於精神上的,但這與阿Q精神勝利法實在有本質之別。阿Q精神勝利法貪圖的只是口舌之快,而西西弗從不試圖把他的反抗訴諸口頭。阿Q在「精神勝利」的時候從未給自己帶來精神上的解放。

其實,西西弗是否幸福並不取決於我們的態度--即我們認為西西弗是否幸福。他的幸福是屬於他一個人的。

(本文共被 202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