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玲和陶傑齊起錨,2012政改方案開始被合理化

李慧玲在8月30日的AM730專欄作如是說

如果人民力量不滿民主黨當日步入中聯辦,促成政改方案,我想提醒一句,這個政改方案有兩部分,除了新增五個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亦新增五個地區直選議席,後者有助少數派在今屆地區直選更易取得議席。
如果人民力量不接受政改方案,除了杯葛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亦應該同樣不屑新增五個地區直選議席。人民力量何不乾脆宣布,如果候選人得票只能取得末席當選,就放棄議席,因為他們不希罕這些民主黨步入中聯辦談判取得的議席?捨得嗎?

表面上李慧玲針對的是人民力量,事實上李慧玲卻是在為2012年政改方案背書,認同了政府2010年推銷這份政改方案時所說的「增加了民主成分」。

我也想提醒李慧玲,2010年立法會審議這份政改方案時,表示不接受的議員並不只是人民力量的黃毓民和陳偉業(事實上那時還未有「人民力量」),還包括公民黨余若薇、陳淑莊、梁家傑、湯家驊、吳靄儀,工黨的李卓人、何秀蘭、張國柱(當時未有工黨),當時剛退出民主黨的鄭家富,街工的梁耀忠,以及投票前被驅趕出議事廳的社民聯梁國雄,然而李慧玲的文字演繹,卻好像只有人民力量是不接受政改方案的。按照李慧玲的邏輯,當時表示反對和投下反對票的議員,如今若是以末席當選,都應該放棄席位。但是,現在除了沒有報名參選的鄭家富和吳靄儀,當年反對政改方案的其他議員全都參選了新一屆立法會,也都可能受益於2012年政改方案,是否表示他們現在都已經接受了政改方案?

照此說來,曾反對領匯的人都不可以使用屬於領匯旗下的所有設施;有朝一日機場興建了第三條跑道,曾反對興建的人坐的飛機要是剛好需要使用第三條跑道,他就必須馬上跳機。如果李慧玲是一個公道的人,她的看法應該恰恰相反:投票支持領匯上市的政黨或議員不得購買領匯股票,直接或間接從中獲利;支持興建高鐵的政黨或議員不得參與高鐵工程,直接或間接從中獲利。同樣的,投票支持2012政改方案的政黨或議員是否應該不競選新增的相關議席,以避開謀求私利的嫌疑呢?民主黨派出兩張名單出選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因此而受到的質疑是否很合理呢?所以,如果人民力量的候選人最後受惠於他們反對的2012年政改方案,是一個需要受到痛斥的道德問題,那麼民主黨的候選人要是受惠於他們所贊成的政改方案,其道德問題豈不是更加嚴重?

李慧玲甚至將新增的五個地區直選議席,歸功於民主黨和中聯辦的談判,按照我上面的說法,由於有利益嫌疑,當年投下贊成票的民主黨是比投下反對票的議員更不應該在地區直選上以末席當選的。但把五個新增的地區直選議席歸功於民主黨,這樣的說法本身已有違事實,政府一開始提出的政改方案本就包括新增十個議席,其中五個由地區直選產生,和民主黨曾經投下反對票的2007政改方案是一樣的。這裡必須重申,對於2007年和2012年兩個相似度極高的政改方案,之所以必須反對,是因為它們不僅沒有逐步取消功能組別,朝普選的方向邁進,反而還新增了五個,增加了將其取消的難度,甚至民主黨走進去和中聯辦密室談判,也沒能爭取到徹底廢除功能組別的承諾(民主黨是一個多蠢的政黨)。評論兩個政改方案,如果只提新增的地區直選議席,或者以增加直選議席的所謂「民主成分」來蓋過增加功能組別的「不民主成分」,都是有失公允的,都是在合理化政改方案。

李慧玲寫出這樣沒水準的文章,乃是預料之中,她在不久前的選舉論壇中,不斷質問區議會功能組別候選人之一的白韻琴:如果得票不夠3%,白韻琴是否浪費公帑?無論是對誰,就算是對白韻琴這樣的人,以「浪費公帑」為藉口去打壓他們這些少數派,都是違反民主精神的。然而,我想不到的是連陶傑也跟李慧玲之流一般見識,他在8月31日的爽論中說:「有人呼籲投超級區議員部份白票,實屬多餘。政改方案已經通過,反對已成歷史,叫市民杯葛選票,不如叫喊杯葛的人自己杯葛競選。」

選舉時的世界和平時的世界,真的不是同一個世界,一到選舉,保皇黨也會說「監督政府」,也要擁抱民主,而平時擁抱民主的陶才子如今卻擁抱起建制來了。這種「已成歷史」論,從建制派口中說出來的,倒是聽得多了,如今連香江才子也學了建制派的一套,叫人向前看,真是稀奇得很。

超級區議會那一票,對著那樣的候選人,實在投不下,目的並不在於杯葛它。我接受政改方案通過已經兩年的事實,也接受超級區議會已經存在的事實,但我仍然無法給當年給爛政改方案投下贊成票的政黨投下我的信任票。兩年前,民主黨在政改方案一役出賣盟友和背叛選民,這是嚴重的道德問題;如今,民主黨仍然沒有為自己的過去贖罪,懲罰是必須的。其實,贖罪的方法很簡單,這一屆立法會選舉全面放棄在地區直選與民主派盟友競爭,並全力幫助盟友候選人當選,這樣一來,沒人能再在背叛盟友上攻擊民主黨,而且也能贏得選民的同情,或許下屆還能捲土重來;不願作出如此大的犧牲去贖罪,至少也不應該參選超級區議會吧。

民主黨候選人全面告急,是前所未有的事,人民力量曾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嘗試狙擊民主黨,但失敗了,說明民主黨今天所面對的局面,並不是一個黨所能造成的,想要懲罰民主黨的,是選民。民主黨,不要再告急裝委屈了,沒人欠民主黨的,反而民主黨欠選民的都還沒還。也請意見領袖不要再為了反「人民力量」,而放過民主黨,甚至合理化2012年政改方案,不如說說,除了票債票償,還可以怎樣懲罰墮落的民主黨?

這張宣傳單張足見民主黨眼中只有自己,沒有盟友。一直以來究竟誰在製造泛民分裂?如今又是誰在促成建制派在超級區議會獲得第三席?當初和民主黨一起為政改方案投下贊成票的馮檢基,也許會成為民主黨告急下的另一個犧牲者。

(本文共被 1,117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