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葉劉淑儀:議員辭職有何問題?

曾在2010年辭職推動五區公投的議員,在選舉時常遭到建制派質疑:這次選你進去,你是否還要辭職?

葉劉淑儀是建制派中的八婆,這樣的問題她絕不放過,而她在港島區的其中一名對手--公民黨陳淑莊,正好也是2010年辭職公投的一名議員。葉劉淑儀身為美國名校史丹福大學碩士畢業生,期間修讀過政治學,沒理由和不學無術的民建聯一樣水準,將「五區公投」簡化成「辭職」;雖然她反對公投,但以她的學識,她應該能理解五區公投不是辭職「玩玩下」,而是有政治理念的--而選民當年投陳淑莊,就是基於同樣的政治理念,怎能說是欺騙選民?

五區變相公投,是香港沒有公投法之下的無奈之舉,一旦失敗,辭職議員需要付出的最基本代價,就是本來可以安安穩穩做完的任期要提前結束,而在香港這樣的政治環境下,還有附帶的政治代價,就是會被建制派攻擊「浪費公帑」--而香港又真的有很多市民關心公帑多於關心自己的政治權利,而事實上這群人往往平時連監察政府善用公帑的權力都放棄的。

基於變相公投是被迫的,與其問曾經辭職推動變相公投的議員,是否還要再辭職,不如問之後的政府是否繼續忽視民意、玩弄民意?

回答議員是否可以辭職的問題,首先要搞清楚議員的角色。議員絕不僅僅是一份四年期的普通工作,而是選民在立法會的代議人,得到選民的授權,代為處理公共事務。選民投票給某個人讓他當選為議員,可以說是立了一條合約,這條合約最重要的部分是議員需要站在選民的立場處理公共事務,而不是一定要做完四年,葉劉淑儀過去四年雖然沒有辭職,但有100多次缺席投票,據說比大懶蛇霍震霆還要多。

當某個重大的議題在立法會上出現嚴重分歧而無法解決時,議員把決定的權力交回給選民,是理所當然的做法,而香港沒有公投法(而且沒有公投法是因為政府害怕市民掌握了自決的權力),議員只能選擇通過辭職來推動變相公投。而且不要忘了現在的立法會構成並不能體現真實的民意,其中有一半的功能組別議員是非直選的,且多數是在毫無競爭下直接當選。五區公投的議員基於公義而辭職,何錯之有?不僅沒有錯,而且是真正的尊重選民。

如果新一屆立法會組成後,遇到重大議題出現嚴重分歧時,議員還是只能通過辭職去推動變相公投,只是說明香港多麼迫切需要公投法。這是誰的責任?這是不願就公投立法,不願將議政權交回給市民的政府和保皇議員有錯,而不是公投議員有錯。聰明的香港人,千萬不要受了葉劉淑儀這種無恥政棍的誤導。選民不應該擔心議員會否為了推動公投而辭職,而應該擔心議員會否被判選民,作出違背民意的決定。

葉劉淑儀在某個論壇上也作過保證,說如果她當選,未來四年決不會為了一官半職而辭職。葉劉淑儀為何要作出這樣的保證?因為她一直被人懷疑有做官的癮,而她做官是屬於個人權力慾望的問題,與公投議員辭職為公義是完全不同的。當然她要是為了做官而辭去議員職務,我們也沒權阻止,其實少她一個最好,但這種為追求個人權力而放棄議員的行為,政治代價是一定免不了的,就算她在選舉時沒做過任何保證。

也只有無任何政治抱負的政客,才會把不辭職當作一種選舉承諾。

相關短片:葉劉淑儀在選舉論壇質問公民黨會否再辭職,陳家洛答得其實挺好的

(本文共被 752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