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牛的照片如何變成黃大土的照片

這張照片其實沒甚麼特別,只是我剛好碰上了而已;而我在拍的時候也有其他人在拍,只是沒人像我這麼快分享到網上而已。

然而,現在最多人在傳的,卻是加上了「黃大土」名字的版本,當中不乏在twitter上有follow我(如流雲),或在facebook有結交的朋友(如林忌),奇怪的是,作為這張照片的真正經手人--我發的時候,他們沒有看到,而變成「黃大土」的照片之後,他們就都看到了,我這位「新晉公知」也做得實在太窩囊了,還是我得改名「黃大土」遷就一下大家?

我很歡迎各位分享我的照片,我拍這些照片發上網,目的也正在於把訊息傳遞出去,然而,我和所有人一樣,我並不喜歡自己的照片是打上別人的名字傳出去的。於是我找到微博上的「黃大土」,他最先發出去的那條微博據他說已經被新浪刪掉,而第二次發出去的已是轉手再轉手。黃大土告訴我,他也是從google+上看到的,不知作者是誰,於是我向他要了google+的link,轉發那人不僅沒有引用來源,甚至把這兩位印度裔(巴基斯坦裔?)少女當成是留學生。我原貼是怎麼說的?我說「她們也是香港人」!

最為搞笑的是,我在陽光時務facebook page說,照片是我拍的,得到一個on9仔的回應是:「上位位人兄是咪click錯新聞留錯言呢?冇五毛收架喎……..」連這也可以和五毛連繫在一起,你說服不服?我感覺自己好像成了那位去警署報案卻反被警察強姦的少女了。

729反國民教育遊行相簿

(本文共被 477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