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反六四」是一個百搭key

 

民建聯平反六四

在滿眼都是「六四」的今天,我卻相信沉默的力量更大。我是盡量讓自己在這些日子少說一些有關六四的話,該說的很多人已經說了,想說的也以前說過了。對於那些不了解六四的人,信息轟炸是沒有用的。

是的,幾天前我才發表了一篇《六四,未成歷史》,那其實在5月份就寫好了,為朋友的六四特刊寫的--後來他告訴我,他們決定以相集的形式出特刊,我說好啊,文字已經太多了--所以我那篇文字也不知道會否登出來。甚至我現在寫的又是一篇有關六四的文章,我這不是矛盾嗎?不矛盾,說明我還是有一些話要說。

寫《六四,未成歷史》,我主要不在於抨擊宣揚「向前看」的人--那只是一個引子--如果只是抨擊那些人,我可以不寫了,因為有很多人已經抨擊過了。那篇文字,主要想說的其實很簡單:六四還沒完!

司徒華死後的這一次六四,似乎多了人開始覺得爭取「平反六四」是錯的,因為「平反」這個詞本身就有錯。我認為,「平反」這個詞有沒有錯,關鍵在於主體是誰。如果「平反」的主體是中共,那當然是錯的,而且天真得可笑。別說六四了,連文革也只是平反了一部分人士,中共把所有責任推到四人幫身上,真正的罪魁禍首今天還躺在水晶棺裡受人瞻仰呢,而這個黨也始終未承認自己的錯誤。對於這個黨做過的任何錯事,要他們親自承認錯誤承擔責任,都是與虎謀皮。不過與虎謀皮這種事,司徒華晚年還幹過一次。司徒華是一個很固執的人,你要是跟他爭論「平反六四」是錯的,他肯定臉紅脖子粗跟你爭論到底。你要是認為六四絕對是一場屠殺,但是「屠城」的說法可以商酌,他老人家也當然會罵你一頓。

「平反六四」是一個爛口號,但是這樣一個爛口號你卻可以在大大小小各種遊行示威聽到,因為這是百搭key。「釋放程翔」,後面可以加「平反六四」,那麼「釋放劉曉波」當然也可以而且必須要加上「平反六四」。

但是,我其實很支持網友們通過各種方式在新浪微博表達「平反六四」。這是一場戰爭,一場封鎖與反封鎖的戰爭。這當然無助於讓大陸民眾認識六四,但這些行動更重要的意義是衝擊審查制度。我最希望看到的防火長城的倒掉。許多人可憐新浪的員工甚至可憐新浪,但他們不是全無選擇的,他們選擇站在審查的一邊,那他們就選擇了接受這場砲火的洗禮。

我是新浪微博的用戶,但我最希望看到的新浪微博因為上頭的壓力而關站--不過新浪的審查過濾實在太強大了。

感謝陌生人製作了這個MV:

感謝五師兄收集了當年的報紙:《廿二年前的舊報紙

而我,已經說太多。

(本文共被 405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