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要負最大的責任

馬尼拉慘劇中,共有23人的康泰旅行團8死7傷,生還者成了媒體追訪的對象。其中有一對獲釋的李氏夫婦,接受了蘋果日報的訪問。他們能逃過一劫,本是幸事,該獲得所有人的祝福,然而他們在訪問中說的話,我又實在無法明白。

李太對自己和丈夫得以獲釋並從慘劇中毫髮無傷地倖存下來,形容為是一個「神蹟」,根據蘋果日報的報導(不知蘋果有無搧風點火的意思),她甚至說祈禱了20分鐘後就開始肚子痛,並稱這是神在祝福她。過去我聽過很多人宣稱自己看到了神蹟,但是讓人肚子痛的神蹟我真的還是第一次聽。當然,我最不明白的是,如果這是神蹟,為何沒有發生在同團其他團友身上?就因為她從劫匪一上車就開始祈禱嗎?基督教不是宣揚愛嗎,究竟是李太所信奉的上帝偏心,還是李太自私沒有為同團的團友祈禱讓他們一起肚子痛?如果我是那些死傷者的親屬,我聽到這種說法,不免痛心:你們得到上帝的祝福,我的親人沒有,難道是他們罪惡深重因而不值得被上帝拯救?

根據李太的說法,我覺得所有為菲律賓警察開脫的說法都是對的,因為無能的不是菲警,而是上帝!上帝竟然只能讓李太肚子痛,而沒能讓更多的人肚子痛,這不是無能又是甚麼!很多人大概又要搬出「信者得救」那一套,先別說「信者得救」一說並不針對具體的事件,就看看那傳教節目《恩雨之聲》,很多信教的人不都是在跌倒之後突然看到了上帝現身,才開始信教的嗎?也就是說一個人不被得救,通常也就沒有了信的機會,那麼為甚麼不去拯救他們!這樣一個眼睜睜看著十五個人留在槍手槍下的上帝,這樣一個冷漠涼薄的上帝,叫人如何去信?

一個人信教竟然就是為了保住生命,這是一種多麼勢利的信仰!

李先生還向記者表示槍手可以說是一個「仁慈的人」(我開始不明白他們獲釋究竟是因為上帝仁慈還是槍手仁慈),是菲律賓政府沒有給槍手一線希望才讓他萌生殺機,因此菲律賓政府要負上最大的責任。我同意菲律賓政府須為其處理方法負上責任,但我從他們夫婦的訪問中得出了一個更重要的結論:上帝才要負上最大的責任!給人一線希望,不是上帝的本職嗎?

(有位朋友說,每次發生災難,他都要聽聽陶喆的這首《Dear God》)

(本文共被 502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