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欠我的

一,忘記,是為了尋找

忘記一個人並不算困難,因為沒什麼刻骨銘心的故事--許多故事充其量只是個誤會。在每個人的人生中,不斷有人出現,也不斷有人消失,花每年都開,人卻一個接連一個地忘記。

他是一個販賣記憶的人。終有一天,他會忘記所有人--當然也包括他自己。忘記所有人,然後上路,據說這樣就能找到精神家園--然而,他卻意識到了此種人生的可悲,而且那樣真的就能到達目的地嗎?

far away from home

他決定要記住一個人,在此之前,他先要去尋找這個人。許多人像他一樣,決定記住一個人,結果記住的是他們自己。那個人什麼時候出現,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個人叫做無雙。

一年前,有個人出現了,他感覺那個人就是無雙。這種感覺,他通過滴蠟、撞牆、倒立行走等方式令自己相信了一年。他其實還可以再多相信一年或者兩三年,這無礙他的尋找,畢竟離他徹底忘記所有人的那一刻還很遙遠。他決定去求證,終於他知道了那只是一個誤會--幸好,是一個誤會沒什麼可悲。唐三藏師徒四人幾經波折到了雷音寺,最初取到的也只是一箱箱的白紙。他畢竟從未見過無雙,也不知無雙家住何處在哪出沒,偶爾認錯了人又有何奇?

二,far away from home

還要去繼續尋找,不能停止,他應該先抹去那個誤認的無雙。顯然,這和他的過去無異:不斷的把人忘記。這只是他生命的一個環節。

也許,他永遠也不會找到無雙,要知道唐朝時就有個王二跑去長安尋找無雙,就沒能找到,甚至被告知從沒有過無雙。事實上,世上是否真的有無雙,還是個問題;世上很多人宣稱自己正在尋找無雙,但誰找到了?這個販賣記憶的人,最終他會忘記自己,忘記所有人,他憑甚麼就能找到無雙。長安的無雙是王二記憶裡的無雙,已沒有人記得她的存在;而販賣記憶的人,他的無雙卻不曾在他生命裡存在過。對於尋找無雙,他毫無線索。他只能繼續販賣他的記憶。

在嘗試記住一個人的一年裡,他卻忘記了自己。

三,Carried away by a moonlight shadow

說好要借我看的《兄弟》沒借,要一起去的山頂也沒去成。至今,我一直沒看《兄弟》,也沒上去山頂。她欠我的。

然而,這只是一個誤會。我情願我有欠她的,但事實卻是誰也不欠誰的。「你欠我的」這句話我沒有說出口,也不會再說出口,因為她是用google也找不到的不曾存在的人。王二沒有找著無雙,但最後他得到了無雙的下落--她進了宮--她永遠出不了宮,而王二也永遠進不去。我還不知道無雙的下落,我只知道她大概被月光帶走了。

in dream not so far away from home

(本文共被 275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