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型在變

很多人能說得上自己喜歡甚麼類型的人,比如長頭髮的喜歡,短髮的不喜歡,雙眼皮的喜歡,單眼的不喜歡,大胸的喜歡,沒胸的不喜歡,嘴角有顆痣的喜歡,沒有的不喜歡,腳底刺著反清復明的喜歡,沒刺的不喜歡。我覺得這事情有點不可思議,因為我就說不上自己究竟喜歡長髮的還是短髮的,長髮有長髮的秀麗,短髮也有短髮的可愛,我唯一能夠確定的答案是:我喜歡女的。

不知道從何時起,我看到滿大街的電髮女郎,隨之而來的是嚴重的審美疲勞。如果說一個直髮的美女我會望兩眼,那麼,電髮的美女我頂多只會看一眼。我確實就快分不出她們還有甚麼不同。在個性解放的時代,人卻變得愈加雷同。

大概兩年前,豆腐也去電了頭髮,在那群朋友的女孩子當中她算是最後一個電頭髮的。我不能昧著良心說曲髮不好看,其實是好看得很,而且這種髮型幾乎適合任何一種類型的女性甚至男性--事實上電髮的問題也就在於此。

到了今年,豆腐總算「改邪歸正」,重新拉直了頭髮。然而我卻發現另一個人居然也去電了,而且好像還染了點顏色。曾經有人在我面前說這人不化妝的,我說是啊,她天生麗質。人上到大學,學校不再管學生的外表,別說奇裝異服,就算把自己變成奇珍異獸也可以,但她不化妝,不電髮,一派自然。這人曾經問我,我到底喜歡她甚麼。最簡單的答案當然是「你真好看」,但這是說她只是一個花瓶,買回家擺在大廳最好,所以我沒有這樣回答。我一直想告訴她:你很獨特,你不隨大流‥‥

從頭髮能看出一個人的性格,髮在變,人也在變。在狂風肆虐的時光裡,最重要的不是保持體態或保持通話,而是保持髮型。

(本文共被 410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