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張志剛眼中,法律是何物?

上星期的城市論壇,討論國慶日學民思潮遭逐場一事,張志剛言論的可圈可點之處,除了那個「球賽黑名單」的比喻,其實還有在四分零三秒說的一句話。他說:「法律是靜態的,現在不合法,可以令它以後合法。」

8

哦,你是香港人,對不起,我也是

在中國文化大革命年代,如果你或你的祖宗十八代曾經做過地主、富農、反革命份子、流氓或者右派,那你叫出身不好;在今天的香港,好一點,沒有黑五類,只有黑二類。

13

錯屎

堂主鴻文《錯史》,其全文的核心是香港人應該多認識自己本地的歷史,我當然認同的,但堂主行文一如寄往,為了證明他心中的某個想法,不惜提出一些他自己想當然實則近乎可笑的看法來充撐場面。

2

梁振英呈獻:用兩天時間準備的鼻涕

對於外界質疑為何港府把全港悼念日安排在海難發生後的第四天,梁振英的回應是需要時間準備。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哀悼日有甚麼如此難準備,需要兩天多的時間呢?

4

為甚麼死了人總是要化悲痛為力量?

如果出一本《領袖的說話藝術》,一定要談談領袖面對災難時該說些甚麼話。每當遇到災難,大人物會說甚麼話都是很容易想像得到的,其中頻率最高的一句肯定是:化悲痛為力量。這句話似乎充滿鼓勵,然而力量為何所用卻是個問題。

4

宅男夜生活:卡斯楚的奇遇

卡斯楚,曾經是西半球一個國家的元首,那個國家盛產革命和雪茄,同時,這個名字目前也是香港尖沙咀亞士厘道一家酒吧的名字,那家酒吧的服務員都穿著一樣的T恤,T恤上的男人自小患有哮喘,在大學期間騎著一輛電單車環遊了整個南美洲。2012年9月29日,我們原本有四人在這家酒吧喝酒,後來變成了五人,然後又變成了六人。問題不在於人多了,而在於多了的兩個人,我們都不認識。

6

福佳幫第二把膠椅:廉署有時候是好的

「你可以想像,古惑仔面對各個機構的監察管制,例如警署、入境處,它們並不壞,有時候是好的,但當這些機構成為幫會的主要障礙,由於古惑仔不懂得怎樣應付,那麼最終受損的會是幫會的執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