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同 0

道不同

  今天中史堂,駱老師已經講到了道家的莊子。   但是美微同學仍然不明白什麼是道。於是駱老師給我們表演了一套可以感覺到道的招式。經過一番招式之後,他說他已經找到了道,他的手在不自覺地打開、合上,因為中間有一個無形的球,那就是道。   最後他的結論就是:經過他多次親自實驗,證明道是存在的,而且是可以感覺得到的。   我卻覺得這是一次成功的行為藝術實驗。於是我為之大笑。其實,笑的不止我一個,因為駱老師的「實驗」太成功了。   過了一會兒,駱老師說:陳奉京,你出去。   我問:為什麼要出去。   他說,你出去,三分鐘後我會叫你進來。   於是,我出去。我看著車在奔跑。我想跟它們一起跑。也許跑著跑著,我就可以感受到道在我後面推著我前進。   幾分鐘過後,班長出來叫我回去。   於是,我回去,坐下。   駱老師問我:你沒有不高興吧。   我答:我不高興。   駱老師經常挖苦我,以為可以讓我不高興,但是無論他說我烏鴉嘴,還是說我必下地獄,我都沒有不高興,我也不介意。但是這次我真的不高興,雖然我不想這麼容易被別人搞到不高興。如果說這是一次玩笑,那我實在看不出來。   隨後,駱老師說:學識是有層次的。   我聽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說,我還沒到達他那種層次,所以他能感受到道,而我只會傻傻地笑。   如果我學識不夠,那似乎更不應該趕我出去。 [tags]中史,道教[/tags] Technorati : 中史, 道教

阿旺不白痴,編劇就白癡 0

阿旺不白痴,編劇就白癡

  第一輯阿旺的一大敗筆是,最後阿旺變回正常人。阿旺雖然好玩,但是編劇似乎以為觀眾仍然不能接受一個白痴和一個美女的愛情。   但是事實上,把阿旺變回正常人後,這戲也變回普通電視劇了。如果《天下無賊》的最後也讓傻根變成聰明人,那肯定大打折扣。希望新阿旺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讓阿旺一直傻下去才是革命事業正確的方向。 [tags]阿旺,電視劇[/tags] Technorati : 阿旺, 電視劇

不同見解 0

不同見解

  任sir說中六的課程和之前的課程會有很大的區別。但是我一直覺得只是稍微深了一點而已,總體概念不變,大同小異。意思是說秦國能統一中國的原因還是那麼幾個,不會因為我上了中六就變成外星人幫了嬴政的忙;當然,我也清楚只用過去的知識量來回答是遠遠不夠的。到了今天,我認識到一個很重要的區別就是,我和老師的觀點有不小的出入。   1,前後內容回應的問題。我寫作向來很注重前後承接回應。寫歷史的論述題,也很注重回應,以前的miss歐就很注重這方面的訓練。我以為在大點上的回應我已做得不錯,比如,”1800後幕府面臨哪些問題?門戶開放如何讓這些問題惡化?”這樣一道題目,我會在先寫幕府所面臨的政治、社會等問題,然後回應門戶開放如何將這些政治、社會等問題惡化,一種大方向的回應。   那天,黃sir問同學,我的那篇論述題有沒有回應。yammi說沒有,我反對。黃sir的結論是:回應是有,但不夠,所以分數不高。後來黃sir解釋了需要細節上的回應,比如前面寫幕府面臨哪些具體的問題,就要一一回應門戶開放如何讓這些具體問題惡化。說得好,我確實做得還不夠。但我覺得如果能作出如此具體的回應固然很好,但是有些問題是難以回應的,甚至無法回應的,如何做?   2,平衡問題。這幾乎是每個文科老師必講的。我對所謂”平衡”是有所懷疑的。以前的老師教的是,寫文章要詳略得當。我覺得真正的平衡就應該是詳略得當,而不是每一個point都有差不多的字數。事實上,如果不吹水,也實在不能做到每個point都有差不多的字數。比如中國的洋務運動和日本的天保改革都是經濟改革遠多於政治改革的,請問如何讓它們達到差不多字數的”平衡”?只能用暴力。就好比女人的胸部本來就是比男人多一點肉的,但是中國古代某段時期有裹胸的習俗,是要讓女人的胸和男人的胸達致”平衡”,其實這種心態本身就很不平衡。必須承認,我答題確實很少注意平衡的問題,我只是根據題目要求,把能運用出來的知識都儘可能運用出來,並讓文字通順。   3,中史問題。中六第一次中史測驗,駱sir出了這麼一道題:有人認為平王東遷是周室由盛轉衰的轉折點,是否恰當。我的答案是:並不恰當。我提出的觀點:周室衰弱的根本在於封建制度的崩潰。封建制度在西周末期已開始式微,而申侯弒殺周幽王則開了篡弒郡主、以下犯上的先例,表示封建制度的徹底崩潰。而平王是否東遷並不重要,已不能左右局勢發展。可以說,平王其實也就是因為周室衰弱才東遷,周室的衰弱不振並不是出現在平王東遷之後。駱sir認為,我這樣區分是沒有意義的。那我想問,用平王東遷來區分由盛轉衰又有什麼意義?   上個星期,駱sir播六四的VCD給我們看,播完後他說共產黨說沒有在天安門殺人是騙人的。我反駁他,說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好像是劉曉波寫的,提到說天安門廣場確實沒有殺人,因為都是在天安門四周殺的。駱sir說,這並不重要。而我沒有再反駁他。關於這個問題,我想說,如果你要控訴一個殺人犯,而你卻說出一個錯誤的殺人現場,法官會不會相信你所說?我還從一些民運網站下載過一些六四的視頻來看。視頻顯示清場前,大部分人已經撤離天安門廣場,只有一部分人留在廣場,包括劉曉波、王丹等人。有一個人(不記得是誰)在後來的採訪中說,他們也沒想到風暴的中心反而是最安全的。   這兩件事情是相同的:駱sir認為我區分封建制度的崩潰(申侯弒君、平王弒父)和平王東遷,是沒有意義的,但我卻覺得這是很關鍵的問題;駱sir覺得六四的殺人地點是不是天安門也不是重要的,但我卻覺得相當重要。   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在鑽牛角尖?   那次的測驗我得了有史以來最差的分數。總分是25分,我只有8分。 [tags]歷史,中史[/tags] Technorati : 中史, 歷史

聰聰的故事 0

聰聰的故事

  1,聰聰是地理學會主席。最近地理學會在籌備一項活動,名為"匆蔥闖地理"。地理學會幹事今早宣傳的時候,忍不住在笑。全校學生可作證!   2,今天中文科,要看圖說話,內容為:你作為圖中一個在地震後的廢墟上的婦女,將作出什麼祝願。聰聰被我們推舉上去完成這個表演。其表演相當好笑,眾人笑成一片。其中一句經典是:老天啊,你為什麼搞得我妻離子散!

香蕉不能承受之凍 0

香蕉不能承受之凍

  我的家鄉曾生長著不少的蕉樹。那些蕉樹無人料理,天生天養,自行開花結果。   家鄉將蕉分成兩類:一種是市場上常見的香蕉;另一種是土蕉,就是沒有香味的蕉。家鄉的蕉樹長出的都是土蕉。等土蕉長大,我們就把它們摘下來。你可以說我們是偷,但是這些蕉屬於谁,沒有人知道。我想,不會是屬於玉皇大帝、齊天大聖的吧?事實上,我們偷過很多東西,比如李子、桃子等等,全都長在野外的樹上。這些都是春天的故事。桃李熟的時候,已大約可以下河游泳了。   要補充說明的是,本人從未偷過別人的雞蛋。我小時候也沒幹過偷別人女人的勾當。   我們把土蕉摘下來之後,就把它們放上閣樓。事實上,土蕉摘下來的時候還不夠熟,涩味很重,把它們擺在暗閣幾天才可以拿出來吃。在這幾天時間裡,土蕉皮會由青變黃,進而由黃變黑(部分黑),顏色漸暗,不過請放心享用,不會吃出病來。我們不會像現在的那些商人,為保持水果顏色,而往水果裡面注射化學物。   昨天,母親從超市買回來兩把香蕉,色彩漂亮。然後把它們放在冰箱裡。今天,沒有用袋子封住的一條香蕉,其皮膚已老化變黑,而用袋子裝著的香蕉則安然無恙,青春仍在。我想,你絕對不會向一條香蕉推銷SK II吧。   想起兩個星期前和功榮一起去看的電影<童夢奇緣>,劉德華瞬間衰老,正如冰箱裡沒有被封住的香蕉。   這世界就是一個大冰箱。人們以爲寒冷可以保持任何事物處於新鮮狀態。但是寒冷不能凍僵時間。   我的童夢呢?我總是夢見自己脫光衣服,跳進河里游泳……那些春天的故事,與顏色有漠大的關係,但一點也色情。 [tags]香蕉,春天[/tags] Technorati : 春天, 香蕉

0

學生會,及其他

  9月29號下午四點多鐘,圓玄一中新一屆的學生會正式誕生了。   事實上,這個叫focus的學生會是隨隨便便開始的。那時,數位原校生在一起吃飯,然後就說到,搞個學生會吧。因為搞學生會似乎很好玩。對於我來說,一切好玩的,只要機會來了,就不應錯過。這種性格讓我看起來像個花花公子,實際上,如果你有機會見到我的外表,你會覺得我這個人很有安全感–憨厚老實像阿旺,很適合各位女性朋友託付終生。   然後一連幾天都在考慮內閣人選。基本人員定下來了,就開始討論政綱。我一開始就覺得搞學生會競選關鍵在於玩,輸了贏了都無所謂,但是其他朋友都很認真,他們說,既然搞了,那就要贏。我相信,那時候大家心裡都沒底,因為沒有經驗,而且每個人看起來都傻呼呼的,不像做官的,尤其是”老婆”,”無腦”一詞最適合形容她了。一堆臭皮匠在一起,就連內閣起什麼名字都花了不少時間。最初,自稱”軍師”的我想了兩個名字,一雅一俗。雅的叫”O2″,就是氧氣的意思,涵義在於我們的內閣將會像氧氣一樣,在同學們的校園生活中無處不在,並且將帶給大家清新的感覺;俗的叫”頭文字C”,這個俗的我都不太好意思說出來,C是指clear(後經內閣的朋友指出正確的應該是clever)、close、cool,意思就是說我們內閣成員都很clever,我們願意與同學們保持close,而我們舉辦的活動將會非常cool。其實c開頭的字還有很多,比如creactive等等。   一開始提出的幾個名字還包括"牛頭閣"、"勵之閣"、"三尖八閣",但是這些名字包括軍事的那兩個,都被否定掉了。眾所周知,最後定下來的名字是”focus”,是”老婆”想出來的,這件事證明"老婆"並非完全無腦的,真讓我欣慰。   Focus這個名字就像”老婆”她本人一樣,簡單而不失精采,越看越有味道。   隨後,我們的”名譽成員”偉豪同學設計了非常棒的logo。Focus的成功,有偉號同學的一份功勞。   一開始說搞學生會,我們就不懷好意地把”老婆”推上主席的位置,等著她出丑,然後抓住機會笑死她,讓她沒有面目在圓玄混下去。這是我們的”陰謀”,但是後來”老婆”把主席之位讓給了康仔。我們只好宣告,陷害雞仔的陰謀失敗。這讓我覺得很沒勁。   實際上,在整個籌備、拉票的過程中,有很多很無勁的事。比如我們並不團結,分工不佳,辦事效率不高,對手parnerz開始派傳單宣傳的時候,我們的傳單都還沒印好,然後看到人家開始宣傳了,才決定下午去印傳單。還有很多同志幹事不夠積極(包括我自己),有個別同志會開沒一半就說有事走了,原來是出去拍拖。我覺得這樣一盤散沙的focus沒有多大希望了。”老婆”雖然無腦,卻是個堅強的人,能在主席偷懶的時候做好該要做的事,focus最終能夠撐下來,不得不說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老婆”在堅持不懈地做著主席該要做的事情。”老婆”是這次學生會選舉最辛苦的人(做到生病),但也是成長最多的人。應有不少老師感到驚訝,這樣一個傻呼呼的女孩子帶著一隊人馬幹了這麼多事情,最終居然戰勝了對手成功當選學生會。我也很驚訝。其實,應該有很多人低估了”老婆”的能力,比如會考,沒有人想到這個連一加一都掰腳趾算的數學白痴會考到15分。   在學生會籌備的過程中,我有一段時間很不爽。很多次留下來,卻沒什麼事情讓我干,然後又說我偷懶,這是不爽之一。不爽之二是,我的意見越來越不被重視,似乎在這個團隊裡,我是可有可無的人物,所以有兩天我也不主動問”老婆”今天要不要留下來干活,背上書包就回家去了。如果”老婆”要做領袖,那她有兩個很大的缺點:腦袋轉得太慢,常常丟三落四。腦袋轉得慢應該跟她數學差有不小關係。   有老師劝我不要參加學生會,因為太花時間。我一直不太相信我的成績會因為搞學生會而退步甚至不及格,如果我真的退步,那必定是因為我個人的懶,而與其他事情沒有多大關係。從三月份到六月份,有人花超過一半的時間在溫習功課準備會考,而我只花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時間–另外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在打遊戲上面。所以我不覺得我會因為參加學生會而沒有時間學習,事實上我的時間太多了,我不知道怎麼打發時間,有時候我乾脆就是打飛機來消磨時間–有谁會無聊到這地步?最起碼,學生會比打飛機健康多了。   但是最後我決定退出內閣,轉為助選團成員,因為我對focus不是很滿意,對自己也不滿意,有點不爽。投票那天,我也和內閣正式成員一起站在台上,因為”老婆”說人多勢眾。 我覺得”老婆”這個思維有點接近黑社會–事實是,她的確是班上最黑的女孩,比我還黑,我是說皮膚。   後來我們以700多票戰勝對方的200多票,看到這個結果,我很欣慰,很有成就感。在此,我得感謝對方的副主席Jason,因為他的高高在上正好讓我們以草根的姿態獲得支持。parnerz的能力並不輸於我們,輸在姿態上了。也可以說,focus能贏,一定程度上得益於”老婆”的無腦。無腦的人,態度會更真誠一點,更讓人容易接受一點。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很多人無法接受我,因為我太聰明了。   第二天,我們去唱k慶功,可隊員嚴重不齊,一點也不像慶功。不過,我發現”老婆”唱歌很好聽。在更早之前我還發現她會彈鋼琴,值得表揚。我對所有會玩樂器的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尤其是自己的”老婆”。太不可思議了,一個要掰著手指算一加一的笨孩子正用她的難看的手指彈奏著鋼琴,而且聲音並不難聽。不瞞各位,我驚呆了。當時,我很難得地表揚了她一次。   最後要說的是,看到一些原本助選團的成員最後也正式加入了學生會,我不知道”老婆”是如何說服他們的。這時候我有點心酸了。我現在是思健學會的主席,在思健學會里,除了我,其他全部都是女生,全部都是中四及中四以下年級的,你們說我有多孤獨啊,當然我不能否定我可以從思健學會學到很多東西,但最重要的是我自己的思想就很不健康–可以說是極度骯髒。然後,我還是文化藝術興趣小組的主席,但是其實這裡面的成員沒幾個對這個小組真正感興趣。然後,我還是歷史學會的娛樂大臣,簡單說就是有空就扮小丑博人一笑的職位,但是很多同學都說我說的笑話太冷……   有谁能明白我為什麼心酸嗎? [tags]學生會,圓玄一中[/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學生會

達文雞密碼 0

達文雞密碼

我說:水桶妹。 她答:shit。 我說:老婆。 她答:shit。 這讓我一直不明白shit是什麼意思。今天終於弄明白了。shit就是「是的」。 所以: 水桶妹–是的。 老婆–是的。

幻想小劇場 0

幻想小劇場

作者:楊功榮. 作者簡介:楊功榮,我國著名作家,曾參與神豬一號的研製,更因此獲得陳奉京和平獎,現為芒果日報資深記者兼專欄作家,其見解非常獨到,廣受市民喜愛,因此又被評為2005年師奶殺手。功榮是迄今為止唯一獲得此稱號的女人,可以說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她曾經在「香台」主持「尿壺裡的風波」,由於處處針對民煮黨,遭到恐嚇而封咪,在社會上引起極大的反响…… 下面是經功榮授權在此刊登的文章: 醫生=D 護士=N 警察=SD:咩 k士N:病人男性 在學校暈倒 身上有多處傷痕 懷疑比人打至重傷昏迷 同出左好血多D︰即刻同佢止血 準備消毒N:Dr Yang 病人血壓下降 心跳停左D:同佢打10cc強心針啦N︰冇反應D︰準備做纖X器 150 讓開N︰150冇反應D:200 讓開N:200冇反應D:300 讓開N:有返心跳D:送個病人上心切治療部 通知骨科 睇下佢有冇骨折S:醫生 個病點D:佢身上有多處傷痕同失血過多 未死 不過 未過危險期 送左佢去心切治療部佢點解搞成咁S:佢姓陳的 21歲左右 讀緊中6 初部懷疑佢得罪左同班另一位姓陳的女同學 比人地捏成咁D:現在的學生.唉…真是(完) 此文保持作者獨特的風格,令人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