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諾貝爾文學獎

9

人格,才是作家需一生經營的作品

古代文人讀聖賢書,深知做人比做學問重要,人可以無知,不能無品,直到民國,政治雖然一度黑暗,但文人依然高風亮節,以「不為五斗米折腰」為志。可是毛賊立國後,讀書人成了臭老九,文學成了政治宣傳工具,郭沫若之流自己也不爭氣,還主動為政治偶像提鞋舔菊,甚為難看。

8

莫言得諾獎,大國的一粒偉哥

天朝近年儼然已是經濟大國的模樣,奧運會和世博會的舉辦也顯示了它的硬實力,然而它當然不會止步於「經濟大國」便滿足,天朝更渴求的,是文化上的軟實力也能得到世界的認同。如今的中國就像是一個練了六塊腹肌但心理脆弱,因心理殘缺而造成勃起障礙的壯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