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口

青年關愛法輪功

問林超榮:出了甚麼問題

林超榮對林慧思事件有他的看法:「普通的街頭謾罵,大部分人用政治包裝,轉移問題,真的出了問題。」我其實沒看明白林超榮說甚麼,但「我支持香港警察」群組似乎看明白了,說他講得中肯。

調理農務

如你所知,「屌你老母」這句話有多種用途,可插入任何一句話而不影響表達。比如,雞巴服務,屌你老母;屌你老母,日日進步;屌你老母,住深水步…… 為了表現我們的文明,「屌你老母」就省去了。你實在壓抑不住內心的興奮時,就說:「你住深水步架?」 我們的目標是:只有蛀牙,沒有髒話。 [tag]粗口[/tag] Technorati : 粗口

詭異的留言

在cocomment上發現《方言課:趕羚羊啊草枝擺》一文有新的留言,但是這個留言既沒有在本blog的前台出現,也沒有在後台的被殺留言堆中出現。真是大白天見鬼了。 我把這個見鬼的留言一字不動從cocomment上複製過來: 草枝擺和趕羚羊根本就是閩南話的粗口..沒錯閩南話罵人諧音( 枝擺 )g mai…為女生生殖器草(諧音)操 …閩南話臭的諧音翻譯北京話意思 臭女生生殖器….(草枝擺=操g mai) (趕羚羊)閩南話的粗口北京話翻譯就是 男性生殖器 幹 別人媽媽閩南話的粗口 問候別人媽媽….以生殖器問候閩南話發音 幹 你 娘 諧音(趕羚羊) 老實說,作為客家人,作為目睹客家話逐漸沒落的客家人,我對客家話特別敏感。我之所以將「草枝擺」判斷為客家話粗口,除了因為客家話真有這粗口之外,還因為我一直以為客家話在台灣有地位──我那個自稱「世界客都」的鄉下,客家話電視節目越來越少,我反而看到台灣有更多的客家節目,他們甚至把韓劇都配成客家話播出。更影響我判斷的是,在吳宗憲那個節目,最先笑出來的是那個叫小鍾的藝人。多年前看憲哥的我猜,記住了小鍾是一個客家人。 我一直知道趕羚羊是閩南話粗口演變而來,還知道國民黨曾開過享譽國際的「趕羚羊之聲」,但是一個懂北方方言的人一定也聽得出其中之意味,因為「趕羚羊」和「幹你娘」的音實在太似。所以不必強調這是閩南話粗口。…

方言課:趕羚羊啊草枝擺

各位同學,先來一段視頻: 視頻裡那些人為什麼笑呢? 台灣的同學肯定知道原因,也不排除部分香港的同學知道趕羚羊,但草枝擺的玄機又何在?相信香港的同學甚至大陸講普通話的同學也一樣會摸不着頭腦。因為草枝擺與客家話有關,重點在枝擺兩字。 方言很多都是會說不會寫的。我鄉下的那些鄉親父老說了幾十年的「枝擺」,就算讀過書,可能也不知道這個詞的正確寫法。我們一般將這個詞寫成「之北」,當然這是錯的,而且我們一直以為這個詞是寫不出來的,所以也不在乎怎麼寫。 後來讀書漸多,難免遇到一些生僻字要查字典。有一次看到「膣」字,傻了眼,趕緊查字典。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我們經常掛在嘴邊的「之」就是這個「膣」字。當時我讀初中,喜歡尋根究底。既然「之」原來是「膣」,那麼「北」應該也能寫出來才對。但這麼找如同大海撈針,自然是以「枝擺」告終。 再後來又碰到一個字,「屄」。又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屄」就是「北」。那時我已上高中了,所以認識這個詞我就花了幾年時間。我這種做學問的態度,能學不好中文嗎。 看到上面提到的那個節目,我在想,如果這樣的節目出現在香港,那很多人都會傻了眼兒(「眼」和「眼兒」意思不同,注意區別),主持人也會死得很慘。另外我沒有想到的是,「膣屄」的說法在台灣竟然如此流行。 送上MV:��個應該是原裝正版的。) 這堂課就上到這裡。記住我們的口號:學曉客家話,走遍美國都不怕。 [tags]趕羚羊,草枝擺,粗口,方言,客家話[/tags] Technorati : 客家話, 方言, 粗口, 草枝擺, 趕羚羊

逼沒有高低之分

無無聊聊,就一個人進城大的商務書店看書。有一本書書名很特別,翻開來看其解釋,原來是幾個粗口字的變音。不過到底我還是把這個書名給忘了。 粗口是每個地方的文化中最生動的部分之一,看上去好像不同地方的粗口都大同小異,但研究一個地方的文化不能不研究當地的粗口,而且粗口背後可能還有一些有趣的故事。從蟑螂可以得到的啟示,最底層的往往是生命力最強的,所以別看粗口很俗,但它們卻可能是源遠流長的。不需要書的記錄,粗口自然會流傳下去。只是粗口的含義可能逐漸被淡忘,只剩下滿足一時快感的功能–當然這也是它最重要的功能,而且常常正是此功能太過強大而使其含義給淡化的。那本書做的,就是解釋各個粗口的含義。看這本書的過程,各位可能會不斷地恍然大悟:啊,原來是這樣的。那種感覺,猶如第一次看毛片。 我隨便看了幾篇,關於「低B」的解釋我並不太認同。作者的看法是,B應該是「屄」。眾所周知,京罵的「傻B」之B的確指的是「屄」,但「屄」似乎不是南方地區流行的字眼。客家話說的是「膣」,廣東話說的是「西」,雖然與「屄」乃同一物,但不同字不同音。而且「屄」的粵語讀音也應該不是B。何況屄哪有高低之分?難道高屄就是所謂的「天國的西西」?如果說「低B」指的是低智商的屄,那麼作為粗口,未免又太累贅了,不如傻字來得簡潔。有個傻字不用,反而將「低智商」省略成「低」,我認為創造者本人就夠低B的。 我從所看的幾篇發現該書的特點就是盡量將粗口和生殖器扯上關系,比如作者認為「頂你個肺」的「肺」與「西」音似,故「肺」其實也是「西」。生殖器可以獲得快感,用生殖器的粗口也能獲得快感,但粗口未必總是和生殖器掛勾,比如「仆街」的「街」就和「西」完全無關,雖然它們的音也很相似–當然你非要解成仆在「西」上,也不是解不通。所以我認為「低B」未必與生殖器有關,甚至可能根本不是粗口。 作者幾乎在每一篇都會提到一個意思:你看吧,這個粗口其實是與生殖器有關的,不要亂用啊。「低B」那篇,他就是講到一對情侶,女的說男朋友「低B」。作者大有點譏笑該女性亂用粗口的意思。但從語言學來看,一個符號是什麼含義主要看發送者和接收者的共同理解。說一個極端的例子,兩個香港人溝通,在他們的系統,「屌」一般都是粗口,但是換成周董就變成褒獎的意思了。你能譏笑周董的無知嗎?你能譏笑臺灣人無知嗎? 順帶說一件事。我2005年曾寫一文《屌》,最近多了一個留言,說我打粗口既無聊又不好,還叫我反省一下。如果此人未滿十八歲或已過八十歲,我倒可以表示理解;但是如果此人年齡介於十八和八十歲之間,我就懷疑此人有點發育不良。 [tags]粗口,語言[/tags] Technorati : 粗口, 語言

  毫無疑問,這個字很粗--如果你對此存疑,那你可能是一個台灣人。大凡有「尸」字頭的漢字,往往都與生殖器有關,比如「屄」字就形象得無須多作解釋,下面一個穴字總該知道是甚麼吧。   「屌」字近幾年成為了台灣人口中的褒義詞。周杰倫周董可算是當中的表表者,他稱自己的音樂「很屌」,意思是說「很強」或「很牛」,後一種乃是大陸的說法。大陸的說法也斯文不到哪裏去,因為「牛」後面還有一個「屄」字。當然,現在一般都省略了「屄」,或者轉化為同音的「逼」。   一個有趣的結論便誕生了:大家雖隔著一個海峽,卻都喜歡用生殖器來表揚人,以誇大效果。這算不算是生殖器崇拜的一種呢?   說到粗口文化,自然不可忘了香港,這個地方的粗口文化絕對是國際水平。香港的粗口呈現出一種「斯文化」的方向,就是把粗話的原音變成另外一個音。比如「撲街」變成「赴街」。作為粵語初學者,我也一直懷疑「妖」就是「屌」的變音。這與大陸的粗口斯文化方式不同, 大陸是變字不變音,比如把「傻屄」變成「傻逼」,都是”bi”第一聲。兩地之所以有這種分別,大概是因爲粵語重口語,普通話重書面語。粵語重視說出來好聽一點,普通話則重視寫出來好看一點。   無論如何,粗口始終是粗口,本質不會改變。本人在這方面比較開放,不反對任何人用粗口罵我,只有一條不能接受,就是問侯我家人的那種。做任何事情最好都不要傷及無辜。同時要注意的是,講粗話是有代價的,講粗話首先受傷害的其實是自己,因為會讓自己的形象隨之變得粗俗。   先來聽一首歌,黃立成的《屌》 YA 這個節奏很屌 讓我感覺很屌 把麻吉手勢丟起來 跟著節奏 我從小學就常常作弊 還是沒得過A頂多B掉到C摔到D 直接跳過F爛到爸的G 現在混到好幾個千個兄弟 財產好幾億 讓台灣更國際 我的LG跟LP很有力 很大像內地 我是十四億的第一 所以我最有資格教妳 什麼是屌 巴黎鐵塔屌 台北101更屌 魚子鵝肝屌 滷肉飯更屌 Remy Nartin屌 金門高梁更屌 Bathing ape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