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

compressed韓寒手稿 韓寒背後的團隊

韓寒背後的團隊

團隊式寫作在「純真」的中國人心中,仍然是非常骯髒的,在香港則見怪不怪,因為香港報刊上的所謂「專欄作家」不少都是團隊運作。

連想都不敢想

我不知啥是聯想,我發現這個雞走路特別幽默感,就連想都不敢想……(來源) 寫作課已經上了四課。第一課介紹課程,第二課分組報告李敖<紅玫瑰>一文如何運用意象,第三課分組報告<苦瓜>一詩如何運用聯想。第四課是每個人準備一份短文大綱上台講解,沒有題目沒有主題,任意發揮,不過要運用到前面學到的技巧。 老實說,可能是我比較愚鈍,過去的三堂寫作課我沒有學到任何東西。我只明白了一件事,原來寫作是這樣教的,原來教寫作是如此輕鬆的工作。 文章我寫過不少,但從未寫過大綱。中學的歷史老師曾建議寫論文要先勾勒大綱,但是無論平時做功課還是考試,我也從未寫過大綱。寫一份大綱不難,但這次我也沒寫。我隨手在blog上挑了幾篇短文,放在google doc,準備到時再挑一篇來講。但老師剛上課的一番話改變了我的主意,因為我挑選的文章中沒有一篇運用到了寫作課上學到的技巧。 第一位同學講的是塗改液。他也是臨時準備的。他說,塗改液很常見,但未有人將它聯想到人生,而他想到了人生。然後就是後面的內容,其中有一句是,塗改液奉獻了它的生命。當時我靈光一閃,我決定了,我要講蠟燭。 第二個便是我,我空手上去。老師問,你沒有大綱嗎?我回答,是的。他說,那要扣分。我說,好,扣吧。我明白了,原來這大綱還要打分。 我說的第一句是,蠟燭很常見,但未有人將它聯想到人生,而我想到了人生。我說的第二句是,蠟燭燃燒了自己,奉獻了生命。我說的第三句是,沒了。 期間由於我廣東話不標準,把「人生」說成了「人參」,我舌頭打結怎麼說也說不好,只好解釋是life。我猜,這次我的大綱應該和上學期的倉頡打字測試一樣是零分。而寫作課的老師正好是去年電腦課的那位老師。這是他的不幸。 接下來的大部分大綱都是關於人生的。於是,本來沒有主題任意發揮的短文突然有了個鮮明的主題,那就是人生。甚麼都可以聯想到人生,簡直放屁–放屁本身其實也可以聯想到人生。還不如寫愛迪生。 這是多年來機械化的寫作訓練的結果,而副學士的課程居然仍在延續這種模式。老師總結時說到一點,很多大綱很「屍變」性,缺少感性。光指出問題沒用,如何去感性不正是老師應該幫助學生去解決的嗎?如果這個課程的設計就是要學生自己去領悟,那開這個課程來幹嘛? 我感覺一年花四萬多元來讀這種東西是件極奢侈和荒謬的事,惠普說,連想到不敢想。然而,如果聯想到花這些錢就有機會獲得degree學位,就好像很值得了。我仍記得我說過的話,這一年我不能再任性。這次,有一半是我的任性,另一半則的確是我不懂寫作,更不懂聯想和無病呻吟。在那間教室裡,各位同學不斷地將各種事物聯想到人生,而我則將我這樣的人生聯想到了一坨臭烘烘的屎。 [tags]寫作,聯想[/tags] Technorati : 寫作, 聯想

文如其人 文如其人

文如其人

文如其人是中國文學的傳統觀念,如今顯得愈加迂腐。據說西方文學卻並非如此,而是將文與人割裂來看。

春風吹又生

我曾經是教城創作天地比較活躍的一員,也有數次的獲獎記錄。去年,據說是資源緊張的緣故,創作天地進行了一次改革,從一個面向公眾的平臺變成一個主要開放給學生的平臺(其實它原本就是開放給學生的)。不說那次改革的是非恩怨,但這基本上已經決定了我不會再有可能獲得創作天地的獎,甚至連投稿的資格也不再有了。因為改革後的創作天地只接受學生帳號投稿,而我又懶得向學校申請,可能連學校也懶得搞這事。但是後來事情發展到,我的帳號居然得以升級至「星級校友」,意味著我還可以繼續向創作天地投稿。 我向創作天地投稿不是為了物質獎勵。我胃口大得很,那點小獎賞滿足不了我。所以我向創作天地投稿漸少,與那次改革關系不大。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更依賴blog了。或許教城真的是資源緊缺吧,改革之後的創作天地更新得很慢。 這次要說的是,我又獲得創作天地的獎了,感受主要是驚,喜的成分居少。獲獎的是「寫給童年的信」,去年8月份在blog上寫的文章,直到11月份尾才登在創作天地上,至今都半年了,居然還有獎。何況我是「星級校友」,按遊戲規則是不會獲獎的,怎麼突然又有獎了? 來信說是獎品一份,不知究竟是啥。以前是100元書券,至今都還沒派上用場。我很少在香港買書,因為香港的書太貴。每年開學前買教科書,那張書券又會不翼而飛,直到某一天不需要買書了又會突然出現在我眼前,詭異得很。 如果終我一生,我的寫作能力僅僅能為我帶來100元的書券,那就顯得很沒有意義。我時常懷疑自己究竟到了甚麼水平。但目前至少我很清楚,我不可靠此維生。又回到那個問題,如果我這次高考真的一敗涂地,那以後的生活怎麼繼續?你看,文學青年王貽興的主要工作已經轉成主持人了。 [tags]教城,創作天地,寫作[/tags] Technorati : 創作天地, 寫作, 教城

學生迷網

(應學校以文會友寫作擂臺第一題) 以前學生不愛寫,大家都希望學生能夠多動筆。當學生開始寫甚至開始熱愛寫的時候,大家又開始擔心了:學生製造的垃圾會不會太多?會不會造成文字污染? 在網誌出現之前,寫,這項再簡單不過的活動,從未在學生之中如此流行。中國曾長期被形容為是一個不善書寫的國度,意思不是說中國人不會書寫,或者中國人的字寫得很難看,而是說中國人習慣沉默。中國歷史上沒完沒了的各種焚書坑儒、文字獄,讓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永遠閉上了嘴巴,像釘死了的棺材板一樣,撬也撬不開。在中國人的記憶裏,文字包含了太多的悲痛和血,沉重得讓人呼吸困難。網誌終于讓中國人找回了對文字的快感,已有比較可靠的調查顯示,它讓大量的中國人包括青年學生開始提起自己的筆,可謂貢獻很大。如果能够展望得更遠一點,或許你也會同意,網誌的出現將會帶來人類社會的一次革命。我們不如先回望歷史。春秋時代,貴族對教育的壟斷被打破,促成中國出現了輝煌的百家爭鳴。網誌同樣打破了從前少數人對文字的壟斷,也就有可能造就另一個”春秋時代”,最壞的情況也應該有不少的可成一家之言的人物會陸續冒出來。 有一句話説”真正的思想家、文學家在民間。”之所以有這句話,是因爲許多被國家養著的”家”已經思想枯竭、文字貧乏,他們幾乎沒有了成一家之言的勇氣。現在,網誌給那些民間的思想家、文學家提供了機會。也許這些人就在我們學生中間,就算不是現在,但至少會在將來。關鍵在於要寫,要思考,莫停止。 教育界反應遲鈍,幷未充分認識到網誌對于教育的正面義意。教育工作者不僅不能充分利用或者引導青少年的網誌寫作,反而過份擔心網誌”入侵”青少年所可能帶來的負面效果,其中包括所謂的文字污染。文字污染不是網誌寫作造成的問題,而是一直就存在。寫了,就有機會發現學生寫作的問題所在,然後加以引導改善;不寫,就可能永遠發現不了他們有什麽問題–而這幷不代表問題不存在。文字固然神聖,但若害怕被污染,那對於大衆就永遠只會是高不可攀的雲。 對於學生而言,如果你當自己是只會亂飛的臭蟲,那麽網就是你的陷阱;如果你視自己為懂得吐絲織網的蜘蛛,那麽網就是你的家,用現代詩人愛用的話説就是”你的港灣”。關鍵不在于迷不迷,而在於你拿它來幹什麽。一個人清楚自己在做什麽,那就不會是什麽大不了的問題。問題的出現甚至惡化,通常都是因爲人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麽。 在前面我說網誌會帶來革命,但一個學生或者一個人的寫作水平能否提高,決不能僅僅依靠寫網誌。網誌是書寫工具、表現形式,在某種意義上提供了更多的書寫機會。但多寫只是提高寫作能力的其中一個方法,除此之外還要多看多思,因爲寫而不思則罔。顯然,閲讀優秀的網誌就是提高寫作能力的另一種方法。 學校以此為題,引導學生去思考網誌,是一個好的開始。 [tags]blog,寫作,教育[/tags] Technorati : blog, 寫作, 教育 Ice Rocket : blog, 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