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麥田的癡漢

是他想得太簡單

抑或本是場虛幻

陰霾了很久的天

被誰塗刷了深邃的藍

這夢結束得有點突然

守望麥田的癡漢

從憂鬱走向慵懶

懶得再與霧糾纏

懶得再和風車作戰

懶得再為那場夢唉嘆

他還忘了回家的時間

當晚霞稱讚

天幕上的那一場表演

他才發覺臨終前

依然是一個謊言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are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